关于方咬韩

本来早就懒得关心方舟子的事情了,不过这次借着韩寒的光,不得不又捎带看了看方舟子同学的丑态,罪过罪过…… 既然围观了就顺手写点东西吧~ 当然了,我不需要表态站队,相信我博客的读者绝无可能以为我会支持方舟子。在我看来韩寒和方舟子压根就没有对等的“vs”的关系,方舟子就是只疯狗,给韩寒舔鞋都不配。 一不小心说了些粗俗的话,不好意思啊。当然,文人学者偶尔进行一些讥讽…

阅读全文

从技术代码到德性伦理学:Table或Div?——从铁道部订票网站说起

铁道部终于推出了网上订票系统,就这一点还是值得鼓励的。当然把网上订票的预售期提前两天这一做法值得商榷,这对于农民工等缺乏上网条件的弱势群体来说不太公平。 我已经在这个网站订了三次车票了(前两次是去冬至会议的来回),每次订票都遇到过这样那样的问题,在冬至会议完全还在车票淡季的时候也碰到了数次网络故障,显然这种故障并不完全是访客太多的缘故,网站本身的设计可能也存…

阅读全文

政治即争执——从无烟校园谈起

北大的门口不知何时起挂起了“本校园是无烟学校”的告示,我曾经还见到保安当真地劝阻叼着烟进门的人。在毒雾弥漫的今天(11月1日)我又注意到了这个告示,顺手写一写观点吧~ 我不吸烟,也不喜欢别人在我身边吸烟。不过我并不支持“无烟校园”。特别是“无烟北大”就更糟了。因为禁烟是与自由相悖的。 吸烟有害,而且会影响他人的身心健康?这也许没错。但关键问题在于:首先,衡量…

阅读全文

红十字会是做啥的?公益组织是做啥的的?

郭美美事件已经热闹了好一阵了,我也应该写一两篇文章来谈谈吧。不过么,就郭美美其人其事而言,其实我没啥可多谈的,郭美美的意义在于把这个话题捅了出来,让人们来关注红十字会等公益组织,但中国的公益组织的问题是根深蒂固的,和有没有包养一个郭美美没有关系,甚至和有没有挪用和腐败现象也没有关系。 红十字会的问题就是挪用善款或者滥用职权或者贪污腐败吗?不是的。事实上,即便…

阅读全文

高速是好事吗?

坐动车回上海了,和以前一样的D31。但时间已经改了,从中午11点多出发变成早上8点多出发,速度也提高了一些,每站停留的时间多了不少,到达的站点也都改变了,基本上都改到高铁的新站点去了。要不是昨天某人想起来检查一下,我还没有发现这些变化,差点就错过火车了。 关于动车追尾事件,我不想多说什么。当然,如果说因为这件事情就对这个国家绝望了,那么早就该绝望了。在我看来…

阅读全文

我不反对“真维斯楼”

最近隔壁的“真维斯楼”闹得沸沸扬扬,反对和嘲讽的声音比较多,不过我基本上反感不大。北大的三教早就冠名成“刘卿楼”了,但我们仍然管它叫“三教”,学校的课程表和通知也管它叫三教,无非是墙上多挂个名牌而已。清华的真维斯楼也完全可以继续叫做四教,对平常的教学和生活是没有妨碍的,问题只是有些人会觉…

阅读全文

SCI与学术公平

去年中国SCI论文数跃居世界第二,EI论文早就是世界第一了。这当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且不说论文的平均质量,就算这些论文都货真价实,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本来用英文发表的科研论文就是“为全人类(特别是美国人)做贡献”,而唯独对中国自己最没有好处。因为中国的科研政策和环境一直都把最大的精力放在这些原创性活动上,至于那些在他人的原创成…

阅读全文

关于谣盐说两句

地震之后各种大小谣言满天飞,网络的存在似乎是大大地加强了谣言的传播,虽然说我们也可以通过网络方便地搜索更多的信息从而破除一些肤浅的谣言,但是大部分人恐怕并不这样使用网络。 相比于BBS和搜索引擎,现在的SNS和微博似乎更利于谣言的流传,因为BBS和搜索引擎更要求某种主动的参与,在BBS上的帖子虽然可以被无节制地转载,不过要去浏览BBS毕竟是一个主动的行为,而…

阅读全文

关于高考保送制度改革和胶州路大火

中国的教育制度似乎越来越向糟糕的方向改革,奥赛保送的取消令人惋惜。 当然,奥赛体制的确出了问题,本来只适合于极少部分数理尖子参与的竞赛,挤入了太多的人,这是糟糕的。至于奥赛造成的普遍性偏科现象是另一个问题,稍后再论。 禁止小学奥赛和初中竞赛班等措施似乎并不足以取消奥数热,取消高考保送也许是一劳永逸的手段。但这些手段即便能够消解全民奥数的困境,也始终是因噎废食…

阅读全文

从汪晖事件看中国学界的风气

看到南方周末再次刊载王彬彬批评汪晖的文章,http://www.infzm.com/content/44402 这次是读了汪晖成熟时期的最著名巨作《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也发现明显的抄袭。指出的抄袭章节抄的是柯林伍德的《自然的观念》,这是咱们最熟的书了,我手头当然有,于是亲自对了一下,肯定了王彬彬并非诽谤,抄袭的确是白纸黑字,明显无比。即便这不是一个学术道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