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反对“真维斯楼”

最近隔壁的“真维斯楼”闹得沸沸扬扬,反对和嘲讽的声音比较多,不过我基本上反感不大。北大的三教早就冠名成“刘卿楼”了,但我们仍然管它叫“三教”,学校的课程表和通知也管它叫三教,无非是墙上多挂个名牌而已。清华的真维斯楼也完全可以继续叫做四教,对平常的教学和生活是没有妨碍的,问题只是有些人会觉…

阅读全文

SCI与学术公平

去年中国SCI论文数跃居世界第二,EI论文早就是世界第一了。这当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且不说论文的平均质量,就算这些论文都货真价实,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本来用英文发表的科研论文就是“为全人类(特别是美国人)做贡献”,而唯独对中国自己最没有好处。因为中国的科研政策和环境一直都把最大的精力放在这些原创性活动上,至于那些在他人的原创成…

阅读全文

关于谣盐说两句

地震之后各种大小谣言满天飞,网络的存在似乎是大大地加强了谣言的传播,虽然说我们也可以通过网络方便地搜索更多的信息从而破除一些肤浅的谣言,但是大部分人恐怕并不这样使用网络。 相比于BBS和搜索引擎,现在的SNS和微博似乎更利于谣言的流传,因为BBS和搜索引擎更要求某种主动的参与,在BBS上的帖子虽然可以被无节制地转载,不过要去浏览BBS毕竟是一个主动的行为,而…

阅读全文

关于高考保送制度改革和胶州路大火

中国的教育制度似乎越来越向糟糕的方向改革,奥赛保送的取消令人惋惜。 当然,奥赛体制的确出了问题,本来只适合于极少部分数理尖子参与的竞赛,挤入了太多的人,这是糟糕的。至于奥赛造成的普遍性偏科现象是另一个问题,稍后再论。 禁止小学奥赛和初中竞赛班等措施似乎并不足以取消奥数热,取消高考保送也许是一劳永逸的手段。但这些手段即便能够消解全民奥数的困境,也始终是因噎废食…

阅读全文

从汪晖事件看中国学界的风气

看到南方周末再次刊载王彬彬批评汪晖的文章,http://www.infzm.com/content/44402 这次是读了汪晖成熟时期的最著名巨作《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也发现明显的抄袭。指出的抄袭章节抄的是柯林伍德的《自然的观念》,这是咱们最熟的书了,我手头当然有,于是亲自对了一下,肯定了王彬彬并非诽谤,抄袭的确是白纸黑字,明显无比。即便这不是一个学术道德…

阅读全文

从新三国谈大众媒介时代的艺术作品

新三国演义电视剧我只是瞅过几段,也没有看过多少相关的评论,现在我也并不想对这部电视剧本身发表什么评论,这样的作品并不值得批评,我只是从新三国联想到这个时代影视作品的某些一般现象。 看着新三国时,以及早年看着各种翻拍的古装剧时,我常常禁不住要想:为什么你们不能好好拍呢?为什么编剧非得加入那么多狗血的创意呢?为什么不能更好地尊重原著或历史呢?是因为导演和编剧太没…

阅读全文

关于央视屏蔽英语缩略词问题

毕竟广电总局始终是一个只知道颁布禁令的机构。不过话说回来,并不是说只要是广电总局的禁令,我就会一概地反对乃至嘲笑,对于这次的这个禁令,总的来说我是肯定且支持的。 如果说把外语缩略语改成中文全称并没有多大困难,那么何不改改?如果说困难很大,很难切换适应,那么就更是有校改的必要了。 有一个理由是说大部分人其实听不懂NBA。的确如此,中文的好处在于其可感性,也就是…

阅读全文

谁把谷歌“政治化”了?

Google最终还是退出了中国市场,此事究竟是好是坏,是对是错,我并不想多做评论,我也并不想把google奉为英雄斗士,更不想把它视作自由民主的象征,但无论如何,google的退出必定要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至少我们可以预期若干年后当我们讨论网络时代中的政治、经济、道德、媒介、外交、人权等等问题的时候,总要援引这个案例。 这里我只想提一下我所注意到的一个有趣的…

阅读全文

关于齐步走杂谈

先说一个故事。情况是这样的:话说今天上午去学校囗观方阵训练,在一体围栏外观望,身边一位大概是来北大旅游地大叔拿起相机拍了两张照片,只见一流氓相的人物立刻从老远冲过来喊着让他删照片,那人老实招办后走了。见此情景,我随后也拿出相机拍摄,果然那位老兄马上又冲杀过来,嚷嚷着要我拿出相机删照片。我当然拒绝,于是流氓老兄冲上前来推搡之,好在我块头还算不小,他推不动,于是…

阅读全文

【存档】爱因斯坦评游行

引自 [美]沃尔特•艾萨克森:《爱因斯坦:生活和宇宙》,张卜天 译 在慕尼黑,虽然巴伐利亚精神在生活中的渗透还没有那么深,但那种对军队的普鲁士式的赞颂也已经甚嚣尘上。许多孩子都喜欢假扮士兵玩。当军队伴着笛声和鼓点经过时,孩子们涌到街上,加入游行的队列,亦步亦趋地前进。爱因斯坦可不是这样。他第一次看到这种表演就哭了起来。“我长大后可不愿意成为这样一个可怜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