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与郁金香狂热

本文由《中国经营报》约稿,见 http://www.cb.com.cn/index/show/zl/cv/cv13456431853 NFT全称Non-Fungible Token,直译是“非同质化通证”,所谓通证(Token),也译作“代币”,指的是某种权益凭证,比如代金券、兑奖券、游戏币等等都算Token,当然在区块链语境下一般指的是在数字账本中的一种记…

阅读全文

游戏及其使命

这篇是在《信睿周报》发表的封面文章,发表时稍有改动,此处贴原稿。这篇文章写于“鸦片论”之前,现在发出来倒也应景。但是在写作时我已经自觉收敛了许多讨论方向了,感觉写得不太畅快。本来准备再改一改放到现象学科技哲学会议用,结果会议因疫情延期了我就也没再改,先转载出来吧。 1.如何定义游戏?——含糊的词条 什么是“游戏”?“游戏”似乎是三岁小孩都能理解的东西,孩子不…

阅读全文

比特币:留给穷学生的时间不多了?

“比特币就是击鼓传花的传销游戏,国家早就禁了。这东西既没信用背书,也不是法定货币,央行严令禁止金融机构参与。我虽然以前买过一些,幸亏早就幡然醒悟全给卖了,不光没赚钱,还亏了点,你说气不气人。我劝你也别碰,别傻乎乎的给美国人接盘,那玩意儿都是他们设计出来坑中国人的。” ——以上是前几天流传的一条“当被问起你买的比特币怎样了该如何回答”的标准答案,我没看到原始出…

阅读全文

比特币新高纪念(二):离永恒牛市还有多久?

今天比特币美元价格突破历史新高,超过19800美元。不过人民币市场来说还没有超过历史新高,但这也关系不大,因为这几年的趋势正是人民币市场大举萎缩,美元市场重新引领比特币行业。 我上一次写“比特币新高纪念”是在2017年1月5日,当时我还是用人民币算的,突破了8000元,同时我正在谋求入职清华。 我第一篇比特币相关文章 2013年4月19日,当时比特币是719…

阅读全文

“区块链的技术史与技术哲学研究”获国家社科基金立项

常有币圈网友希望我再写点相关文章,这下好了,后两年我真要回来写区块链了。 我申报的社科基金荣幸中标,“区块链的技术史与技术哲学研究”,这是我学术方向和区块链领域的结合。 本来想把申报书的主体直接贴出来,不过有同事提醒,社科基金结项时需要查重,尽量不要在期刊和出版物之外发表太多相关内容,所以我先写了一个简短的提要,以后相关文章也会在发表之后再贴出。 这个课题我…

阅读全文

比特币减半简明问答

比特币即将迎来第三次“减半”,关于比特币减半的相关讨论太多了,我也谈不出多少新意,但正因为讨论太多,可能让外行眼花缭乱,我这里尝试以简明的方式解答一下关于比特币减半的若干基本问题。如果你对比特币毫无了解,不妨先读我的“比特币:通俗介绍”。 1.What——什么是减半? “减半”是比特币发行机制的基本环节。比特币每经过21万个区块,即大约4年,发生一次区块奖励…

阅读全文

从“讯息块”到“区块链”:区块链对互联网的补全

《界面》的蹭热点约稿。我正在合肥参加中国科技史年会,昨晚上开完一天会之后躺床上写的,有些仓促。 不过这算是我第一篇脱离比特币专谈区块链的文章。在我看来,区块链的核心应用无疑还是货币,脱离货币或广义货币(证券等)的区块链技术基本就只是个噱头。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确实可以在比特币之外,在互联网的发展史中,为区块链技术探寻一种定位。下面转帖全文:   195…

阅读全文

个性哲学vs.命题哲学:谈欧陆哲学衰落之必然及其意义的不朽

之前在微博上提过一嘴,因为文字量比较少,所以也没想往博客上放。昨天小读书会中又提到了这个问题,想想还是贴一下,毕竟是一个对哲学的基本定位问题。 拜占庭人应以罗马自居 师承吴老师,我的哲学立场当然是偏向于欧陆现象学的,不过其实我不太愿意以现象学或欧陆哲学自居。就好比说东西罗马帝国分裂之后,外人叫东罗马、西罗马,后来又管东罗马帝国叫拜占庭,但其实拜占庭人并不以拜…

阅读全文

谈背板——Beat Saber现象学

最近VR基本都在打Beat Saber,多少应该算是进入高手层次了?官方乐曲中除了标准模式全部A且Full Combo之外,最近开始攻克无方向模式和单手模式,两种模式下也各有3关FC了~ 最近技术哲学导论课刚讲完斯蒂格勒的第三滞留,其中一个环节就是对乐曲的现象学分析。把这套现象学分析用在这里,倒也有点意思。 刚接触到Beat Saber这款游戏时,很多人都会…

阅读全文

安吉会议选评

不写游记了 “现象学科技哲学会议”转眼已经是第12届了,今年由浙江大学承办,在安吉百草原举行。 去年在西安的会议我翘了没去,今年我也没有交论文,不过还是来了,承担了两场点评,也算有一些发言。 以往每届会议我大多会发表一篇非常“毒舌”的长篇综述,把所有人的报告挨个批评一通。这个传统大概是从2010年的海拉尔会议开始的。事实上,第一次写综述是应吴老师的要求,我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