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通史讲稿12:讨论课

0

这周是酝酿已久的讨论课,所以没有讲稿~

这门课的选课人数是15人,但是基本上只能来一半,这次也是如此,总共到了7位同学,实际参与讨论的仅6人。不过讨论的效果还是不错的,至少大家都有话可说,时间也用满了。

有些遗憾的是,感觉我的课程对同学们的影响很小,比如有同学问为什么同样源于偏向理论的古希腊科学,为什么现代科学走向实验。而我课程中讲希腊化时期、基督教文化、印刷术、炼金术等等,都是在讲近代科学的要素不止来自于古希腊,实验传统有其它多种源头,同学的这个问题让我感觉我这些题目都是白讲了似的……

期中作业的话,目前为止我收到了三篇,其中两篇是读书笔记,一篇是随笔。交作业的同学也都参与了讨论课。

我的意思是,这门课是有平时成绩的,基本的要求就是期中一篇读书报告,期末一篇小论文。不过我又表示期中的读书报告是可以商量的,写成论文也可以,甚至不写也可以,但这就意味着孤注一掷只按照最后的论文来给分了,如果最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讲稿11:炼金术与科学革命【下周课堂讨论】

1

上次课我们讲完了到牛顿为止的力学革命。哥白尼的天文学革命所引发的物理学问题最终由牛顿力学来解决,但牛顿力学本身暗含着某种偷梁换柱的概念变革,自然与人工的区分、内在性与外在性的区分、物理学与机械学的界限,最终被打通了,“力”的概念的引入最终偷换了人们对“原因”的寻求。我们说到牛顿力学在名称上是偶然的,我们完全也可以有恩培爱学、张三逗学之类的任何东西,F=ma可以换成L=mb等任何符号,在计算和预测方面牛顿力学与“力”这个词汇无关。但在科学史的发展上,“力”这个概念扮演了这一角色并不是完全偶然的,这是因为力这个概念所蕴含的拟人化意象和与原因概念的联系。

原因概念的变迁以及机械自然观的兴起对于理解科学革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可惜上次课来的同学太少了,希望没来的同学在课后也能补一下,这部分内容可能相对比较难理解,有什么困惑或疑问我们可以讨论。下次课我就准备安排一次专门的讨论课,讨论的主题不妨是古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讲稿10:力学革命【下下周课堂讨论】

1

今天天文学系有个重要讲座,天文学系的同学集体请假,以至于上课人数创了新低,第二节课只剩3个人……虽然我不要求每次出勤,但如此低迷的出席率还是挺让人郁闷的,看来需要想想办法。

以前上吴老师的课也有类似的现象,到后半学期开始进入科学革命阶段了,出席率反而减少了很多,可能是上了半学期课大家都疲惫了,不过把最高潮的时期错过还是挺可惜的。当然我每次都把全文讲稿贴出来,缺课的同学都能弥补,但我觉得这不是出席人数偏低的主要原因,我猜测偶尔几次不来的同学可能会来博客阅读讲稿,甚至认真听课的同学也可能课后再读一遍讲稿来回顾,但几乎每次都不来的同学我不太相信他们会每次都读讲稿。

虽然我不要求出勤,但这门课还是有平时成绩的,我们期中要求一篇读书报告或论文,这几周就差不多该交了(昨天已经收到一篇)。我提到这项作业是可以商量的,如果你自信期末论文能写得很好,或者不在乎分数一定要偷懒的话,期中作业是可以略掉的,如果平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讲稿9:哥白尼革命

0

上次我们讲到印刷术作为科学革命的技术环境,从这节课开始,我们正式进入科学革命时期。

上次我们提到,我们讲科学革命至少要分三条线索,一是天文学,二是物理学,这两条线索到牛顿那里汇聚在一起,可以统称为数理科学传统,这也构成了我们一般谈论的所谓科学革命的“主线”。第三条是炼金术和魔法,这条线索的跨度比哥白尼到牛顿更长,虽然其标志性的结果是化学的兴起,但意义远不限于化学。

还有一条线索是培根科学的线索,亦即从自然史到归纳—实验方法的建立,这方面我们上次课已经提到了,等到之后讲完电磁学乃至生物学之后,我们可能还要回过头来谈。

还有数学的线索,这条线索我准备作为一个专题来讲,所以暂时不在科学革命时期来讲。

最后,在社会环境方面也是一条线索,从中世纪的大学,到科学革命后的学会、期刊等科学建制的兴起、现代大学制度的改革等等,这条线索显然也很重要,但我们要放到启蒙运动之后再总的来讲。

 

 

说那么多条线索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讲稿8:印刷术与科学革命

0

上次课讲了中世纪科学,我们谈了“大学”的出现,以及基督教神学可能为现代科学提供的概念前提。但我们尚未具体介绍中世纪经院哲学家的理论创造。

本来考虑这节课再全面地介绍一下中世纪科学的具体内容,但斟酌下来,还是决定不单讲一次课了,因为中世纪科学的主要贡献集中在自然哲学和一些概念的辨析方面,思辨性比较强,如果专门讲一节课似乎会显得比较繁琐。正如弗朗西斯·培根有一句格言,说:“缺乏分析判断力的人,他可以研习经院哲学,因为这门学问最讲究繁琐辩证。”

所以我准备在后面讲科学革命的时候,再适当插入中世纪科学的内容。后几节课讲科学革命主要分为几条线索,第一条是天文学,第二条是物理学,第三条是炼金术,可能还会额外讲一条数学线索。具体讲这几条线索时都会涉及中世纪,到那时候我再分别介绍。

在这里可以略微提示一下,在天文学方面,中世纪的贡献主要是在宇宙论方面的想象,主要包括几个问题:宇宙是永恒的还是被造的;宇宙是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讲稿7:中世纪与基督教科学

0

讲完阿拉伯和中国,我们再回到西方,谈一谈中世纪科学。

关于中世纪,我考虑是不是多讲一些花两次课来讲,因为在传统上对这一时段是较为忽视的,大家可能了解得很少,但这一阶段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要讨论现代科学为什么没有兴起于阿拉伯或中国,一方面我们要谈阿拉伯和中国缺了些什么,另一方面也必须搞清中世纪欧洲到底有些什么。

这次课我们主要讲中世纪的大学以及基督教对现代科学提供的某些概念前提,但没时间细讲中世纪经院哲学家的具体学说,特别是在力学和运动学方面的贡献,我可能在下次课再作补充,但那些内容相对专业化一些,也可能就略过不讲了,下次课再说吧。

“中世纪”这一概念本身是文艺复兴之后出现的概念,当时的欧洲人“重新发现”了伟大的古希腊、古罗马文化,然后对比下来罗马衰亡后的一千年以来,欧洲简直就是一片黑暗,直到文艺复兴之后才开始走进新时代,也就是“现代”。于是现代人以“现代”自居,以古典时代为理想,从而与两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讲稿6:中国科学史专题

4

我们这次以专题的形式讲中国科学史,这个主题不在西方科学史的脉络之内,因此是比较难讲的,因为中国科学史方面的内容很多,但本身就很零散,很难概括或筛选出哪些是核心内容。因此我们这节课可能也会相对散漫一些,主要选取的是一些与西方科学形成对比的内容讲一下。

我们知道中国古代有非常丰富的科学成就,我们的中小学教育和一般的科普宣传中也特别强调了中国古代科学的辉煌成就,而且介绍这些成就的时候往往要提一下它“比西方早N百年”。

笼统来讲这确实不错,中国历史源远流长,文化传统相对连续,在地理位置上相对隔绝,因此走出了一条相对独立的科技文明发展道路。

中国的汉朝大致对应于希腊化时期,在数理科学方面当然不如希腊人辉煌,但也有独到之处。而到了唐、宋时代,中国的科技文明达到高峰,而西方正好处于黑暗的中世纪,直到16、17世纪科学革命之后才爆发起来。因此许多中国古代科学成就都要比西方人早几百年,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讲稿5:罗马和阿拉伯科学

0

上节课我们讲到以托勒密天文学为代表的希腊化科学,西方古典科学在希腊化时期达到高峰。下一个高峰就要等16、17世纪哥白尼到牛顿的科学革命时期了。在这中间的时期相对没那么激动人心,但我们的通史课程也不好绕过不讲,这段时期也是我们相对陌生的。

在科学革命之前,我们至少要讲三条线索,第一是阿拉伯,第二是中国,第三是基督教欧洲。阿拉伯人接过了希腊科学的薪火,也增加了独特的贡献,为欧洲的复兴做好了铺垫。与此同时,中国以相对独立的方式发展出繁荣的科技文明,中国科技的鼎盛时期恰好在欧洲的黑暗时期,因此我们也不妨在这里插入一个专题。最后我们再讲一讲欧洲的中世纪,看看它是否完全黑暗,基督教对近代科学的兴起究竟是完全阻碍还是有积极作用……

 

 

在阿拉伯之前我们还需要补充提一下古罗马。传说中罗马人的祖先是埃涅阿斯,他的希腊女神阿芙洛狄忒(罗马人称作维纳斯)的儿子,埃涅阿斯在希腊人攻占特洛伊后逃了出来,最后带着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讲稿4:希腊化科学

0

上节课我们讲古希腊作为科学的发源,希腊学术的关键词是“自由”,这个自由有几层意思。就事物而言,自由的事物就是自然物,有别于人工物,自然物自己为自己提供原因,于是旨在从事物内部寻求原因的学问就是自然哲学。就人而言,自由与功利相对,自由人与奴隶相对,应该追求卓越而不是追逐现实的利益。就学术而言,自由的学术与模仿和权威相对,数学是自由学术的典范,知识自己显示自己,不依赖于权威的教条,也不是学舌、模仿而能获得的。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性格不好说是当时希腊人的主流,严格来说当时希腊人口的主流恐怕是奴隶,在知识阶层中更多的也是诡辩家而不是哲学家。但这样一小撮特立独行的哲学家,的确是希腊文化的特产,这一撮人在当时就受人尊敬,在现代更是被追溯为科学的源头,因此我们的“科学通史”势必要聚焦于此,所以我们会有意无意地忽略斯巴达等希腊文化中的其它面相。我们第一次课就说过,在历史研究中偏见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需要保持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讲稿3:希腊古典时期【下周起换教室】

0
 下周起《科学通史》课换到教八306上课

 

上节课我们从原始人讲到四大文明古国。我们提到,人类史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技术史,没有哪个人类文化是脱离技术的。有技术,也就有“知识”,每一种文化都在传承自己的知识。到古巴比伦、古埃及这些古老文明的时候,人们的知识和技能已经达到很高水平了。

但我还是把古希腊认定为“科学”的起源,这就是说,这里所谓的“科学”不同于一般的技术成就,也不仅是各种知识的总和。用比较俗的哲学术语来说,“科学”还意味着一套独特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当然,科学所谓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从未统一固定,所以更准确地说,“科学”意味着为人处世的某种风格或某种倾向。我们认为科学的“性格”最初形成于古希腊。

 

古希腊是一个次生文明,它并不像四大文明古国那样,是从最初的农业定居地区原生发展起来的,它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文明的辐射圈之内,从一开始就是在其它文明影响下发展起来的。

 

 

阅读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