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垃圾的形而上学基础

2

 

导论 技术哲学到垃圾哲学

1.垃圾哲学的历史性缺席

2.垃圾何以可能?

3.垃圾古已有之

4.垃圾的现代性

一 排斥朽坏的理念世界

1.世界图象的时代

2.世界图象的片面性

3.柏拉图的理念世界

4.厌弃有朽性

二 排斥模糊的思想洁癖

1.二元对立

2.是与应该

3.同一与垃圾

4.康德的“丢弃法”

三 排斥回收的基础主义

1.三重综合

2.记忆及其“回收”

3.学习与技术

4.历史的循环

四 排斥晦暗的全盘控制

1.目的与“出场”

2.清扫场地

3.垃圾与晦暗

4.无缝的集置

结语 排斥废物的工具理性

1.废弃到废物

2.无家可归

3.垃圾场与集中营

4.无人负责

参考文献

 

导论 技术哲学到垃圾哲学 1.垃圾哲学的历史性缺席

 

从哲学方面讨论垃圾问题的,在国内主要是田松教授的一些杂文,在西方比较独到的有斯坎伦的《论垃圾》[ 阅读更多>

技术与钻空子——评阿里“抢月饼事件”

4

阿里因为“抢月饼”而开除5名员工的事件引起了许多讨论,我也说两句。

首先我认为这件事情阿里的做法匪夷所思。

程序员所做的是编写了一个脚本来代替手动点击动作,一不小心点多了,在没有实际完成订单亦即没有造成任何实际损失的情况下主动汇报此事,然后在几小时内被火速开除。

当然也有许多人站在阿里一边,认为开除得好。但他们往往是搞错了基本的情况。

对程序员的最基本的指责是“作弊”,阿里最初的公告也是这么强调的,即“安全部小二作为平台规则的捍卫者,使用工具作弊触及了诚信红线”。

但所谓作弊,总是破坏一定的规则才谈得上,而用脚本抢月饼的行为是否违反规则呢?事实上,想必阿里公司并不会事先颁布明晰的抢月饼活动规则,并且在其中写明不得使用脚本。因此,所谓违反规则,只能是指违反了不成文的潜规则。那么,运用脚本是被IT行业默认为违规的吗?显然不是。

利用脚本,并非利用漏洞,一般的脚本无非是把人们在浏览器上可以做出的 阅读更多>

悼念叶秀山老师

2

叶秀山老师去世了,在教师节之际,写一点文字以作纪念。

叶老师与我有两层关系,首先他是吴老师的导师,也就是我的师公,另一层关系是,叶老师是我大学第一门哲学课即哲学导论课的老师。辈分上的关系并没有多少直接的感受,叶老师在我记忆中的形象主要还是哲学导论课建立起来的,听到噩耗后我满脑子浮现的都是他掐着兰花指念Da~sein的画面。

当年的哲学导论课我公然在网上论坛与叶老师叫板,相关的内容我早前在博客贴过,这两天我又回去看了一遍,感觉我某些方面真是没变啊。我的第一篇帖子写于2004年9月10日,到今天正好12年,这12年里,我对哲学有了太多新的理解,但关于怎么做哲学的一些基本的态度,在当时就已经形成了。

叶老师的上课方式是非常吓人的,要知道当年我们只是刚从高中的应试教育脱离出来的大一新生,很多还是不情不愿地调剂到哲学系的,对哲学的概念可能还停留于中学教科书。而叶老师上来的架势基本上是一个针对研究生的 阅读更多>

2016年9月10日

由于垃圾用户太多,我暂时关闭了注册功能,并且清理了大批注册用户,只保留最早的一些注册者。难免有误伤的。不过现在我没有开启论坛功能,注册用户的唯一用处就是订阅邮件,而这一功能不需要注册用户也照常用Subscriber2达成。如果有被误删的朋友,可以在右侧填写Email重新订阅。

等我忙完这阵定下教职之后,我会把博客做一个全面改版,从网页布局到栏目分类全都大改,到时候应该也会重新开放用户注册的(应该是启用社交媒体登录)。

 

造超大对撞机值得吗?

0

最近杨振宁先生发文反对中国建造超大对撞机,让此事成为热门话题,高能物理所所长王贻芳已经逐条反驳杨先生的论点,我就对他俩的说法,随便评论几句。

杨振宁先生是明白人,而且向来都颇从底层人民角度考虑问题。记得他在北大演讲时,说到中国教育和美国教育的比较,他认为一般人所谓美国教育激励创造性,中国应试教育如何呆板之类,是站在精英教育的角度上看的,但从一般底层民众的知识普及方面,结合中国的国情,中国的教育可谓的成功的。虽然我不同意杨先生的观点,但对他的立场表示尊重。

这次关于对撞机的观点,我也是不同意杨先生的,但他确实有他的道理。另一方面王所长的反驳我也不完全赞同。

杨先生的第一条理由是对撞机花费太大,至少要200亿美元,且可能是无底洞,王所长指出花费可以控制,不考虑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大约总共就1000亿人民币。其实换算过来,这两个数字也差不到多少,杨先生觉得1300亿太多,你告诉他能控制在1000亿, 阅读更多>

西昌会议游记

1

一年一度的现象学科技哲学会议又召开了,这次是在西昌举办,8月8号到13号,连头带尾开了五天,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的操办下,玩得不错,吃得更好~

这次住的酒店在邛海边上,绝对是历届会议中最好的环境,自助早餐和自助午餐也确实是五星级水准的。可惜几天开会和游玩都很紧凑,没有找出一段白天的时间在湖边逛逛,返程时总觉得没住够。

这次的参会人数据说最多,出去玩时开了两辆大巴车。不过实际上参与的学者似乎也不算多哦,倒是带家属的有不少,井琪、刘任翔等同学都带上了家属,另外不讲论文来旁听的也不少。

这次收录会议文集的共有34篇论文,实际报告的是26人,其余的论文印出来了但不安排报告,这是这届会议的创新,这样可以让会议进程更加精炼紧凑。实际的效果也是不错的,这届会议安排的所有报告都是给足了40分钟,20分钟主讲、10分钟点评和10分钟自由讨论,参会体验非常好。

在组织方面的另一个创新是微信群的建立,但这里头也 阅读更多>

刀真的要飞起来切人了:人工智能与技术意向性问题

1

这是接着上一篇文章的补充。我本想把“技术意向性“作为这篇文章的核心概念,最后知难而退地放弃了,但毕竟酝酿了许久,总还是想说上几句想法。

7年前在南宁我第一次参加现象学科技哲学会议,当时有一个环节印象很深,我在当年的记录里也写到了:

吴老师谈论“技术中的意向性结构”,而靳老师不同意这样使用术语,他认为只有人才有意向性,而一把刀不会“自己飞起来切人”,因此只能说它体现了人的意向性,而不能说它本身拥有意向性结构。在这里,我本人虽然并不喜欢使用“意向性”这个术语,不过还是愿意替吴老师做些辩护。靳老师的思路似乎尚未摆脱人类中心的定势,而当我们拿人性与技术相同构时,“人”的地位就不能再保持这样的一种天然的优越性了。在这里,一把刀固然不能“自己”飞起来切人,但是一个人,如果没有刀或者任何可以切的工具,那也同样不能“自己”来切人。一个人需要借助某把刀才能去“切”,同样地,一把刀也需要借助某个人才能去“切” 阅读更多>

“人工智能”的现象学漫谈

4

这篇文章是为了今年的现象学科技哲学会议准备的,酝酿了几个月,最后也没写成完整的论文,把随笔形式的文字交了差,这次参会人数太多,吴老师不准备每个参会者都讲论文,有些论文收录会议文集但不安排报告,我就更乐意凑合一下了。

论文写不出来,主要原因自然是花的时间不够,文献读偏了,啃了写关于“意向性”的资料,最后发现“意向性”水太深,驾驭不了。

对于这一主题我绝非懈怠,相反,这个主题非常重要,以至于我不愿意轻易去旁征博引,因为这很容易被他们的思路拐跑,尤其是伊德以降的“后现象学家”,已然提供了太多可用的概念,然而这些概念恰恰是太好用了,所以更需要谨慎对待。比如“技术意向性”,我很想用这个概念,但是牵涉得太多,让我顾虑重重。(稍后我马上会写一篇文章粗略谈一下关于“技术意向性”的思考,这个概念我究竟要不要用,我至今还未决定)

这篇漫谈虽然敷衍,但其中应该还是埋下了许多我将要围绕其展开的关键点。把握到“学习 阅读更多>

“过渡”之作——《过时的智慧》(后记、目录及部分图片)

4

过时的智慧

后记

我的第二本书即将出版了,《过时的智慧——科学通史十五讲》。这本书就是由我在北师大开的“科学通史”课程的讲稿整理改写而成。

这本书的出版有一些偶然性,最初准备在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的其实是另两本书,《人的延伸——技术通史导论》和《科学可学吗——科学的教育史》,当时编辑说不如做一套丛书,希望再多加一本,我想到有现成的课程讲稿在这儿,于是便也把这本书提了上去,现在另两本书还没着落,首先推出的倒是这一本赠品了。

只开了一轮课程,而且课堂效果也未见得怎么好,就形成一本书,这确实是有些仓促,自然不可能是千锤百炼、精雕细琢的产物,大大小小的毛病总是难免,整体的布局和思路也难免粗糙。

但我仍然愿意出版这样一本书,因为这本书的定位显然不是经典之作,而只是过渡之作,在各种意义上过渡。

首先是就我个人的学术生涯而言,目前正好处于博士后阶段,这就是一个学生到老师的过渡阶段,现在我处于学生和老师皆是 阅读更多>

世界的“图层”——说说Pokemon GO与AR

0

最近Pokemon GO这一款手机游戏风靡全球(中国一般不包括在全球之内),值得注意,这应该是一款标志性的游戏,是AR(增强现实、混合现实)技术的一次经典的应用,从这个游戏里可以看到未来世界的可能形象。虽然现在来说游戏的效果很粗糙,但随着相关技术的发展,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不难想象(想象力匮乏的人可以随便找一下Pokemon 阅读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