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普及应该站在“创新”的对立面

0

此文发表于今天的《中国科技报》,是约稿后半天就写好的即兴随笔。原题为“如何理解科学普及与科技创新的关系“,发表时改了标题并删了两段,删的还不错,所以我这里也就直接贴转载了: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7/5/323655.shtm

自2001年起,每年的五月第三周被定为全国科技活动周,今年已经是第17届了。

科技周定位于“群众性科学技术活动”,旨在提高全民科学意识和科学素养,在形式上基本上是一系列科普活动的集合。每一年的科技周都会有一句主题,今年的主题是“科技强国,创新圆梦”。前几年的主题分别是“创新引领,共享发展”(2016),“创新创业,科技惠民”(2015),“科学生活,创新圆梦”(2014),“科技创新,美好生活”(2013)。从2006年至2012年,连续7年沿用了“携手建设创新型国家”这个主题。2004年到2005年是“科技 阅读更多>

胡翌霖的招生启事

5

追随吴国盛老师,我非常幸运地进入清华大学任教,上个月刚刚成为人文学院的助理教授。

目前我还隶属于哲学系,等吴老师筹建的科学史系正式挂牌之后,便也属于科学史系(其实我很希望仍然和哲学系保持联系)。

清华引入美国的tenure 阅读更多>

读李约瑟莫要“买椟还珠”——《文明的滴定》书评

0

文明的滴定:东西方的科学与社会

 

这篇书评是去年11月写的,是约稿,但交稿后没有回音,最近问了才知道没被采用,于是先贴出来,再找地方投稿吧~

在卜天师兄把《大滴定》译过来之前,对这本书早有耳闻,也读过一些介绍,但一直没太搞清楚究竟是怎么个滴定法,亲自读过之后才算明白一些,感觉值得把它讲清楚。投稿时原题为“李约瑟解答‘李约瑟问题’”,现在觉得这个标题太平凡,发博客时改了标题。

 

1.李约瑟问题:一个伪问题?

李约瑟主持编纂的《中国的科学与文明》(中译本叫做《中国科学技术史》),从1954年出版的第一卷到2004年的第七卷第二分册,已经出了7卷27册,乃是西方学者了解中国科学史的出发点,即便是中国科学史家也深受其影响。李约瑟的宏伟工程留给科学史界的,不仅是对大量历史材料的挖掘和整理,更在于他在文明比较的视野下对中国古代科学的独特理解。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李约瑟之后关于中国科学史的各种研 阅读更多>

“学会”比特币的门槛更高吗?——兼谈技术知识的不同层面

0
最近在微博上又提到比特币的学习门槛问题:

老有人说比特币门槛高不好学,包括一些比特币拥趸也这么说,我觉得是极大的误导。其实不是比特币门槛高,而是旧知识门槛高,以至于那些懂很多旧知识的人不愿意放低身段自认无知来学习新知。如果都是从零学起,了解比特币原理就真比学习什么M1M2降息降准逆回购QE/LTRO/PSL/MLF/SLF等等等等的更难么?

 

​​​假设一个用金银或用贝壳当货币的古人穿越过来,要给他讲解新货币的原理,我猜想他更容易理解比特币,事实上比特币返璞归真,更接近货币本源,而去除了由央行给法币系统添加的许多其实是不可理喻的特性,我们见怪不怪的东西未必是理所当然的。

比如说学习如何防伪币,似乎比特币很难,要懂密码学区块链等等,但这都是防伪技术而非辩伪技巧,实际上你看得懂比特币钱包给你显示出的确认提示就行。人民币辨伪呢,你要学印刷术造纸术?要学油墨的成分?水印制作?拿比特币的防伪技术 阅读更多>

谈政治正确(一):政治正确与上帝视角

0

川普从竞选到上任,一直是中国文化界热议的主题,引发了无数论战和分裂,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立场上,我倒是挺欢迎川普上台的,这不,他上任没几天就放了好几把火,好不热闹。当然,我只想看看热闹,并不想站什么队。

非要说的话,从个人角度我当然是很鄙视川普这个人的,重点倒不至于他反政治正确,而是在于他的反智倾向。但是从做美国总统而言,川普的当选未必更糟。需要注意的是,川普并不是美国社会诸多矛盾与分裂的起因,而是其后果,这些矛盾并不会因为希拉里上台就会自动消失,而希拉里的政策也很难让人看到逐渐弥合矛盾的趋势。既然冲突总是难以轻易化解,那就不如早一点暴露它们,把分歧放在明处。

民主制度的最大的优越之处恰恰在于对分歧的暴露,民主的精髓不在于一人一票,而在于广泛的辩论。没有自由辩论的环境而让民众拥有投票权,这种选票注定是虚伪的,无论是选举区域代表还是直选最高领导,都不会有什么差别。

中国人喜欢“和谐”,觉得争 阅读更多>

现代垃圾的形而上学基础(博士后出站报告)之讲稿

0

这是我跟田松老师做的博士后出站报告,说实话做得有些用力不足,很多有意思的环节都没能深入展开,但问题本身应该还是不错的。

首先来解释一下这个题目,我在文章中并没有明确点明这一标题的意思,而且一些行文或许会引起误解,我在看到吴彤老师的评审意见之后才注意到这一缺失,所以我的现场报告就从补救性的解释开始。

我这个“现代垃圾的形而上学基础”,显然是模仿了伯特的著作《近代物理科学的形而上学基础》,这是我科学思想史方面的启蒙书。让伯特不满意的情况是,传统的哲学史叙事遗漏了牛顿,而传统的科学史叙事又不重视哲学,而伯特认为近代物理学革命和近代哲学的认识论转向必须联系到一起来考察,所以他试图追究物理学的形而上学基础。

而我的这个题目,也就是表达形似伯特的意思:哲学史传统上忽视垃圾问题,而关心垃圾问题的人又对哲学史缺乏追究,而我要把哲学史和垃圾联系在一起。

但读者可能有疑问了,伯特说的是“物理科学”本身是观念性 阅读更多>

比特币新高纪念

2

比特币刚刚度过8周年生日,行情也终于一举突破历史新高(8000元人民币),发一微博聊作纪念吧。

今天去清华试讲,明天北师大做博士后出站报告,我的出站和入职手续终于也接近尾声了,在此时看到比特币新高的消息,也算是应景。虽然从喜庆的角度是这么说,但其实我还是挺惆怅的,因为从整个2016年,我对比特币行情的判断都是“买买买”,甚至在这一两周我甚至憋不住说出过“倾家荡产买入的时机”这样的话,在面对“比特币怎么样了”之类的老问题时也忍不住鼓吹一下。

但其实我自己并没有倾家荡产加码买入,这就是因为工作还没有定好,经济不独立的情况下,我仍然只能贯彻自己的小额定投原则,而拒绝透支。这是原则问题,哪怕我相信买入比特币至少在几个月内有99%可能性稳赚不赔,但只要还剩1%的不可预知的风险,而这风险是我不可接受的,那么我就不会去冒险。

比特币的逻辑本身也是反透支、重储蓄,作为比特币的真诚拥趸,我恪守自己极端保守的 阅读更多>

谈现象学(一)

3

最近看到祥龙大师的文章“什么是现象学?”,感觉大赞。他的这篇文章特别适合有一定西方哲学史背景知识,但又不了解现象学的人。张老师讲清楚了一些基本概念,也在字里行间体现了一些他个人对现象学的独到体验,可谓深入浅出的典范。

看过张老师的文章之后,我也忍不住想写写自己对现象学的理解,当然我的文章不可能和张老师相比,主要是为了厘清自己的概念。另外我争取写得更“肤浅”一些,完全不谈胡塞尔或海德格尔的专业术语。

汉语喜欢讲究“顾名思义”,现象学顾名思义就是以“现象”为焦点的学问了。什么是现象呢?网上随手搜出的含义是“事物表现出来的,能被人感觉到的一切情况。”

现象的日常含义就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表现出来”——现象从事物的“内部”“出来”而到了“表面”。与“本质”相对,“现象”是某种在事物外部流露出来的东西,“现象”是本质的外显。第二层意思是现象是被人“感觉”到的东西,是能够被眼耳鼻舌身触及的东西。在这 阅读更多>

我的科学史系课程计划

5

吴老师的建系大计进行顺利,正式挂牌大概快了,已经开始谋划下一阶段的课程设计等问题了。我自己对开课也有许多想法,这也是我希望入职大学而不是研究所的本意。

我更乐意开设本科生课程,特别是在北大清华等本科生源最为优秀的顶级院校。本科生可塑性更强,对新知识更加开放,教起来更有成就感。而科史哲专业的研究生大多也是半路出家,论专业基础并不比一般本科生高多少,所以我一般基础课程都将是以本科生为对象设计的。事实上,我设想的大多数课程原则上都是可以本研合上的,同一门课程,可以对本科生和研究生有不同要求,例如本科生以听讲为主,只要求读节选版的阅读材料,而研究生要求更加主动学习,阅读材料更多,论文要求更高。如果开成“大课讲座+小班讨论”的模式,那么研究生可以同时选课和当助教,主持小班讨论。如果没有小班设计,本科生可以只听讲座,而研究生在课外仍须有额外的讨论任务。

我首先希望开设的是一门“技术通史”,配合《技术通 阅读更多>

技术的起源

0

这篇文章的缘起是我试图为即将写作的《技术通史》勾勒线索,而试图应用“意向历史”的策略。在讨论班上交流之后,我发现在4因果性之后还有许多逻辑缺环,本想补完再贴,然而现在感觉很难补充,恐怕需要整个重新整理才行,于是先把未完成的文章贴出来吧。

 

0.意向性

技术的起源是一个历史学和考古学的问题,但首先是一个哲学或现象学的问题。

当考古学家努力在原始人的遗迹中寻找技术起源的线索时,他们早已对何谓技术胸有成竹,当历史学家从石器时代开始撰写技术史时,他们也早已把石斧与蒸汽机归入同类。

那么哲学家的问题就是:作为观念的“技术”是从哪里“起源”的?

雅各布·克莱因诠释了胡塞尔的《几何学的起源》,他认为“胡塞尔的思想终身都导向起源问题”。胡塞尔“现象学还原”的方法就是悬搁某一对象之客观性,然后追究“意向起源”,即再现其“构成”的“沉淀历史”,这一沉淀历史并非在客观时间中发生,而是在内时间意识中构成。

这一 阅读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