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会议游记

0

一年一度的现象学科技哲学会议又召开了,这次是在西昌举办,8月8号到13号,连头带尾开了五天,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的操办下,玩得不错,吃得更好~

这次住的酒店在邛海边上,绝对是历届会议中最好的环境,自助早餐和自助午餐也确实是五星级水准的。可惜几天开会和游玩都很紧凑,没有找出一段白天的时间在湖边逛逛,返程时总觉得没住够。

这次的参会人数据说最多,出去玩时开了两辆大巴车。不过实际上参与的学者似乎也不算多哦,倒是带家属的有不少,井琪、刘任翔等同学都带上了家属,另外不讲论文来旁听的也不少。

这次收录会议文集的共有34篇论文,实际报告的是26人,其余的论文印出来了但不安排报告,这是这届会议的创新,这样可以让会议进程更加精炼紧凑。实际的效果也是不错的,这届会议安排的所有报告都是给足了40分钟,20分钟主讲、10分钟点评和10分钟自由讨论,参会体验非常好。

在组织方面的另一个创新是微信群的建立,但这里头也 阅读更多>

刀真的要飞起来切人了:人工智能与技术意向性问题

1

这是接着上一篇文章的补充。我本想把“技术意向性“作为这篇文章的核心概念,最后知难而退地放弃了,但毕竟酝酿了许久,总还是想说上几句想法。

7年前在南宁我第一次参加现象学科技哲学会议,当时有一个环节印象很深,我在当年的记录里也写到了:

吴老师谈论“技术中的意向性结构”,而靳老师不同意这样使用术语,他认为只有人才有意向性,而一把刀不会“自己飞起来切人”,因此只能说它体现了人的意向性,而不能说它本身拥有意向性结构。在这里,我本人虽然并不喜欢使用“意向性”这个术语,不过还是愿意替吴老师做些辩护。靳老师的思路似乎尚未摆脱人类中心的定势,而当我们拿人性与技术相同构时,“人”的地位就不能再保持这样的一种天然的优越性了。在这里,一把刀固然不能“自己”飞起来切人,但是一个人,如果没有刀或者任何可以切的工具,那也同样不能“自己”来切人。一个人需要借助某把刀才能去“切”,同样地,一把刀也需要借助某个人才能去“切” 阅读更多>

“人工智能”的现象学漫谈

4

这篇文章是为了今年的现象学科技哲学会议准备的,酝酿了几个月,最后也没写成完整的论文,把随笔形式的文字交了差,这次参会人数太多,吴老师不准备每个参会者都讲论文,有些论文收录会议文集但不安排报告,我就更乐意凑合一下了。

论文写不出来,主要原因自然是花的时间不够,文献读偏了,啃了写关于“意向性”的资料,最后发现“意向性”水太深,驾驭不了。

对于这一主题我绝非懈怠,相反,这个主题非常重要,以至于我不愿意轻易去旁征博引,因为这很容易被他们的思路拐跑,尤其是伊德以降的“后现象学家”,已然提供了太多可用的概念,然而这些概念恰恰是太好用了,所以更需要谨慎对待。比如“技术意向性”,我很想用这个概念,但是牵涉得太多,让我顾虑重重。(稍后我马上会写一篇文章粗略谈一下关于“技术意向性”的思考,这个概念我究竟要不要用,我至今还未决定)

这篇漫谈虽然敷衍,但其中应该还是埋下了许多我将要围绕其展开的关键点。把握到“学习 阅读更多>

“过渡”之作——《过时的智慧》(后记、目录及部分图片)

3
后记

我的第二本书即将出版了,《过时的智慧——科学通史十五讲》。这本书就是由我在北师大开的“科学通史”课程的讲稿整理改写而成。

这本书的出版有一些偶然性,最初准备在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的其实是另两本书,《人的延伸——技术通史导论》和《科学可学吗——科学的教育史》,当时编辑说不如做一套丛书,希望再多加一本,我想到有现成的课程讲稿在这儿,于是便也把这本书提了上去,现在另两本书还没着落,首先推出的倒是这一本赠品了。

只开了一轮课程,而且课堂效果也未见得怎么好,就形成一本书,这确实是有些仓促,自然不可能是千锤百炼、精雕细琢的产物,大大小小的毛病总是难免,整体的布局和思路也难免粗糙。

但我仍然愿意出版这样一本书,因为这本书的定位显然不是经典之作,而只是过渡之作,在各种意义上过渡。

首先是就我个人的学术生涯而言,目前正好处于博士后阶段,这就是一个学生到老师的过渡阶段,现在我处于学生和老师皆是或皆不是的尴尬 阅读更多>

世界的“图层”——说说Pokemon GO与AR

0

最近Pokemon GO这一款手机游戏风靡全球(中国一般不包括在全球之内),值得注意,这应该是一款标志性的游戏,是AR(增强现实、混合现实)技术的一次经典的应用,从这个游戏里可以看到未来世界的可能形象。虽然现在来说游戏的效果很粗糙,但随着相关技术的发展,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不难想象(想象力匮乏的人可以随便找一下Pokemon 阅读更多>

“我们”的杂志,“共同”的青春——《共青苑》纪念稿

0

本科的时候我曾经担当北大哲学系《共青苑》杂志的主编,出的是第40期,那时候正好是《共青苑》第15年。

后来20周年的时候据说要做纪念刊,邀请我写了一点文字。今年是25周年,又要做纪念刊了,我这位老师兄又被挖出来做了采访,也请我随便写些文字。面对师弟师妹们的请求,我一般都是来者不拒的,这次也不例外。

关于我主编《共青苑》的经历,在采访时已经说过一些,也没多少可多说的,既然有这个自由撰文的机会,我不妨还是多谈一些看法和思考吧。

话说10周年、20周年之类的纪念一番,那是必要的,然而25周年的纪念,感觉就有些微妙了。《共青苑》最初作为团日活动的宣传手册,出的频率比较高,但至少在我接手的前后,基本上就变成一年一期了,顶多可能是一年两期,5年时间也没过几期,再出纪念刊恐怕是有些频繁了。

年轻人一切向前看,就不怎么看重纪念,20岁、30岁一般都稀里糊涂过去了。只有迟暮的人才钟爱纪念,70岁办一场大寿, 阅读更多>

结果遮蔽过程——《科学素质基准》与三聚氰胺

0

最近参与了《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的评论,应邀给中国科学报写了一篇文字,和诸多老师的采访放在了一起,见这里

因为字数限制,我不小心写多了,文章发表时经过编辑删改,其实删改得挺好,重点都保留了,而且减少了攻击性。不过我在这里还是把未经编辑的原文贴出来以供参考~

 

新近发布的《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引起了许多争论,除了看笑话挑毛病之外,也逐渐有一些科学家和科学史、科学社会学等相关领域的学者们认真参与讨论,甚至也有学者指出了,这部《基准》的推出也有许多积极意义。

积极意义当然是有的,无论如何,争议本身有利于增加关注并激发讨论。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但就事论事的话,不能以失马后反而获益的结果,来开脱造成失马的原因(如疏忽或偷窃)。就基准发布这件事本身而言,我认为总是糟糕的。歪打正着是运气,但更重要的仍然是反思和检讨究竟为何会打歪。

这部《基准》的推行本身就有“结果遮蔽过程”的特征。有些学者看到 阅读更多>

我也来吐嘈《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

3

最近科技部和中宣部发布了最新的《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引来大量吐嘈,我也好奇找来看看,看过以后也忍不住想吐嘈,然后就动笔写了(最近在刺激自己的行动力),本来只是想找几条网上吐嘈少的条目讲讲,写了之后才发现嘈点比想象得多,一不小心写多了,浪费了不少时间……不过写都写了,贴出来玩玩吧。

原始条目从官方文件中复制出来,我的吐嘈以“//”开头。

 

4/25补充评论:

 

这份文件传了几天,现在能够看到不少“洗地”的说法了,一些人显然是出于善意,想突出其中的进步之处,比如说加入了对科学史关注等等,另一些人则强调它面向普通人,普及常识,很多中国公众连初中文化都没有,我们在专业层面苛刻要求是不必要的。

这两种洗法都是一厢情愿的。首先关于这份基准是否有进步之处,我觉得这只是错觉,实质是退步。所谓的加入了“科学史”,“阴阳五行”之类,实质上不是作为科学史知识,而是作为“系统方法”而加入的,相关的说法基本 阅读更多>

“必也正名乎”——政治、历史与科学

0

最近中国的房产续期问题暴露出来,许多人这才发现原本理解的物权法中所谓“自动续期”只是误会,“自动”竟然并不包含“免费”的含义,而且究竟要续多少费也没个准数,温州说要交三成房价续费,然后又辟谣说还在研究。但问题是,如果规则早就订立了,为什么需要等到应用规则的时候,再去研究规则呢?订立规则的时候都做什么去了呢?

很显然,按照常识理解,“自动续期”应该包含“免费续期”,如果只说免费,那可能是还需要你做一些手续,自动的话理应是什么都不用做就续好了。除非再有一套“自动扣费”制度,才可以像买手机流量套餐那样,“自动扣费续期”,如果要手动交钱才能续期,那么又何谈“自动”呢?

但事实证明这种显而易见的常识理解是无效的,这是因为对法律概念的解释权并不在我们这里。好比说我们还有法律保障的“四大自由”,然而怎么才叫“自由”也需要你服从领导的安排,经过层层审批之后,你才可以“自由”结社之类的。

这种法律语言与日常 阅读更多>

技术的自我实现(提纲)

1

今年现象学科技哲学会议我肯定还是要参加的,这次我准备赶个时髦,写一篇关于人工智能的文章,题目没太想好,要不就叫”技术的自我实现——人工智能的现象学反思“? 技术的“自我实现”有点儿呼应KK的“技术想要什么”的意思,人想要自我实现,技术亦然。而“人工智能”就是这一实现的过程与结果。

我关注人工智能,显然和一般分析哲学家所讨论的人工智能哲学视角不同(我也会尝试稍微涉及一些他们的问题),我的思考完全不是从认知哲学方面展开的,也不关注心灵或意识问题。而是从技术史和技术哲学角度进入,用重新诠释的“人工—智能”概念捋一遍技术史,然后揭示为什么“人工智能”是技术的自我实现。

论文的一些想法在我谈AlphaGo的文章里涉及了,论文肯定是要更系统地阐发。我的思路大致如下,全部充实完大概能写出一本小书,我看情况是先写部分章节还是先做一个简略提纲去参会。

一、“智能”的本质。“智慧”是一种德性,它不是人类专属的 阅读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