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通史讲稿(导论)

0
课程安排

2015年春季学期,周三晚18:00-19:40,生四教室

 

上课要求:不需要背记,不需要计算,对学生的知识储备也没有特定要求,只要求自由阅读和独立思考。

 

考核要求:

课堂出勤及讨论表现:20%;(基本白送,积极提问和参与讨论有加分)

读书报告:30%;(在推荐的阅读书目中自选,也可以选择其他自己喜欢的相关书籍,选到好书加分,烂书扣分。)

期末小论文:50%(题目自拟,也可以在读书报告的基础上完成)

 

 

课程大纲

(一)    导论(2学时)

为什么要学习科学史/科学编史学概述(思想史、社会史)

(二)    科学前史(2学时)

史前文明的知识传统,巴比伦、埃及等古代文明,科学与技艺的关系,中国古代科学

(三)    希腊古典科学(2学时)

自然哲学家、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数理天文学

(四)    阅读更多>

本学期课程安排

0

这学期我在北京师范大学开两门课,这也是我第一次正式教课(如果课程顺利开出来的话),我已经在博客中开辟“课程”专栏,相关的信息、资料和讲义都会在这里更新。

第一门课是公选课“科学通史”,周三9-10节(18:00-19:40)在生四上课(大概是生地楼的某教室,待考察…)

第二门课是院系专业课“学术研究导引”,周四5-6节(13:30-15:10)在八教312上课。据说这门课的选课人数太少,很可能就面临开不成(其实科学通史也有危险)。师大似乎开不了十来人的小课,最低都得20人,而这门课据说之前才4个人选,所以很可能就要夭折了。

另外周二3-4节我会去旁听田老师的课“现代科学导论”。每周六下午仍旧是在北大继续组织吴门讨论班。由北大本科生冯同学牵头的读书会应该也会继续。这学期读书会读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讨论班读海德格尔后期作品。

 

关于转基因

4

归功于小崔的努力,转基因问题日益成为公众话题,相关的争议也日益摆上台面,例如最近凤凰大学问举办的讨论会,看起来还不错。

转基因和中医,基本上成了某种划分阵营的标准问题,似乎挺转基因反中医的是科学派,而反转基因或挺中医的就是“玄学派”了。我也被问过类似的问题来“表态”,不过我的回答比较暧昧,科学派的网友就没有进一步讨论的兴趣了。

十年的哲学训练至少能让我对任何判决性的问题保持怀疑,因为一个明确的答案往往是最不重要的,表达一个简单的挺或反的立场并没有多大意义,所以我仍不想表达一个鲜明的立场。

包括吴老师、田老师等我熟悉的老师们基本上也都偏向反转的一边,这并非偶然。经过科学哲学、科学史、科学社会学、科学传播等领域的学习,我们这行对科学的复杂性往往有较多感受,能够理解所谓科学问题往往都夹缠着各种政治、经济、文化因素,科学家这个群体也并不特别清高。而我们所以为的“这是科学的”,往往无非是“这是科学家 阅读更多>

为什么我们不需要BitCNY

1
1、是革命不是升级

BTS是所谓“二代币”(全称第二代山寨币)中圈钱最多(目前来说)、名声最响(主要在中国)的项目之一,我在微博上偶尔黑它两句,总会有许多热心网友前来“指教”,谆谆教导我需要与时俱进,需要开放包容,需要不断学习……所以我一般也懒得多说什么,这次巴比特约稿,我不妨再集中吐吐嘈,但不负责接受BTS粉丝的教学。

有一些善意的网友总觉得我不待见BTS是因为学习不够、了解不足,认为帮我补补课我就能接受了,奈何我观念陈旧、思想封闭,不愿意学新知识,让那些网友扼腕叹息,颇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但这种“意见不合是因为学习不够”的心态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讨论态度,这有点像教徒传教时的心态:你不信是因为你不愿意学习。但事实上,人与人之间的观点分歧,往往都不是缘于知识上的差别,比如我不待见跳大神,并不是说我学习了跳大神的各种跳法以及背后的各种神秘理论之后,就能够认同它了,当然我肯定对学习这些玩意 阅读更多>

哥白尼与中本聪——科技革命的范式转换

2

这篇文章是去年给巴比特投稿,可能会刊在巴比特出版的新书中的文章,不过现在也没见出版,最近写文章时正好联系到相关的内容,想起来这篇文章还没公开,先发布出来再说吧~

之前的南都比特币采访问卷,我在巴比特和比特人转载时,都加上了一个标题“比特币作为范式革命”,毕竟有一个标题看起来传播效果会好一些,但其实作为范式革命也只是采访问卷中最后一个问题时捎带提了一下。现在不如专门把这一问题展开一下。

范式革命是科学史和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提出的概念,这个概念有着丰富的内涵,也有许多歧义和争议,因此我在这里先要花一些篇幅解释这一概念。

库恩的洞见始于一次对亚里士多德物理学的体验,当时作为物理学家的库恩因为一次机会需要对物理学史中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理论做一番介绍,库恩发现,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理论看起来荒唐透顶,不可理喻。但库恩没有像许多自大的现代人那样满足于时代的优越感,他清醒地认识到亚里士多德是那个时代中 阅读更多>

内身体意识

6

具身性是由现象学带来的一个重要概念,但它在分析哲学家或认知科学家那里往往变得现成化,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具身性这个概念的术语化造成的(我不喜欢这个术语,特别是它的中译),另一方面是一些学者对“身体”作了现成化的理解,注目于那副现实摆在那里的肉体,把具身性问题变成了“关于身体”的问题。

联想到胡塞尔、海德格尔等现象学家对时间的分析,必须把现象学所谈论的时间与客观度量的时间区别开来,“内时间意识”并不是“关于时间的意识”,“时间”在成为一个可以用分秒来度量的客观对象之前,作为原生于意识之内的某种结构,恰恰是度量时间等各种客观认识得以可能的先验条件。

和时间性一样,现象学的“身体”也是类似的道理,作为一个具有客观位置和现成边界的肉身固然是值得关注的东西,但更重要的还是更源始意义上的身体性,这种身体性大致相当于时间性之于意识的地位。延续斯蒂格勒的思路,我们试图把“技术”放在某种比“时间”更基本的位置 阅读更多>

导师作为学位论文的假想敌——学术论文杂谈

1

在北师大度过了博士后的第一个学期,除了田老师每周的写作课外基本没有参与什么活动,存在感为零,想想确实不太像话,于是在田老师提示下,前两周参与了教研室硕士开题和博士预答辩等活动,刷了刷存在感,同时也了解了一下北师大科哲专业的风格和路数。

听着各种答辩报告,越来越觉得吴老师的教导很重要,特别是对“二手文献”之重要性的强调。很多同学(当然这不只是北师大学生的问题,北大的同学也不免俗)都只注重对一手文献的掌握,而忽略二手文献。

所谓“二手文献”,田老师说应当表述为“二阶文献”更加准确,以免与原始文献的翻译版本相混淆,我同意这个概念。不过我感觉“二手文献”这个词仍然是可用的,一方面它更平易通俗,一方面它更突出一个“二传手”的形象。原著的翻译版本也可以算是一种二手文献,一般的研究文献都算得上二手文献。反倒是“二阶文献”会有歧义,例如科学家在研究力学问题,而科学社会学家在研究科学家的研究,这种研究可以称 阅读更多>

《科学革命的结构》读书会小结

6

这学期在几位本科同学的发起下,由我领读,组织了一个库恩《结构》的读书会。到上周,终于把《结构》读完了(跳过了后记),这周起读书会开始读《存在与时间》。

这次带读《结构》还是挺巧合的,正好吴老师出国,咱们系科史哲项目的本科生没人管,这两个同学又特别好学,自发要搞读书会,请吴老师找助教带,吴老师知道我向来乐于拐带后学,就很自然地把他们推给我了。

读《结构》也正合我意,我向来认为《结构》一书是科史哲外行到入门比较适合的一本读物,当然如果自己一个人阅读的话,查尔默斯的《科学究竟是什么》或陈嘉映的《哲学科学常识》等书也许更好一些,但如果是读书会的形式,《结构》是最合适的。因此当年我搞新岛沙龙的时候,也曾设想过拉人来读《结构》,可惜最后沙龙的参与者越来越少,也没有稳固的成员,也就没有组织了。

之所以说《结构》合适读书会,首先当然是它值得读,而且既不是太艰涩,也不是太简单,也就是说没啥基础的人努努力也 阅读更多>

谈CC协议

1

//这篇是巴比特的约稿,比特币圈天然地偏爱自由软件的精神,因此对CC协议理应是更容易接受的,但毕竟版权意识在中国普遍比较淡漠,CC协议更是陌生,因此抄袭现象频发,如巴比特之类的提了CC协议,在圈内也缺乏尊重。因此一些科普确实是有必要的。目前而言很难指望CC协议发挥法律效力,但从长远来看,它对于业界形成相互尊重和协作的风气,以及行业规范的自发形成,还是有益的。

我的博客采用CC协议(BY-SA),现在有越来越多新派的博客或资讯站使用CC协议,例如巴比特就用了BY-NC-SA)的CC协议,但无论如何,CC协议(特别是在中国)的知名度还不太高,我们习惯在网页底部看到的还是Copyright – All Rights 阅读更多>

谈公务员

2

说好的每周2时评+2书评被例行拖延症拖了一周,从今天开始正式发力。时评和书评可能篇幅很短,主要是为了保持写作状态,搁置已久的会议游记也将在这几天内搞出来。

今天是公务员国考的日子,据说今年的报考人数达到5年来最低,这或许是因为公务员待遇的下降,也可能是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有想法,或者现在的家长们越来越开通,总之这是件好事情。当然,实际的情况也许不容乐观,所谓报考人数下降,其实也并不特别显著,公务员仍被广大学子及其家长们视为毕业出路的首选,报考公务员仍然有百万以上,与应届毕业生保持在一个数量级内。

这是一件“细思恐极”的事情,在这个应试教育主宰的国度里,那么多年轻人把自己全部的激情投入且只投入到一个又一个考试当中,这一系列的考试的最终成果是一个稳定的金饭碗,也就是说,很多人最后追求的是所谓“稳定”,换句话说,考完这一系列试后,一个年轻人的火热激情就算是燃烧完毕了。

所谓应试,意味着这么多的努力 阅读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