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垃圾的形而上学基础(博士后出站报告)之讲稿

0

这是我跟田松老师做的博士后出站报告,说实话做得有些用力不足,很多有意思的环节都没能深入展开,但问题本身应该还是不错的。

首先来解释一下这个题目,我在文章中并没有明确点明这一标题的意思,而且一些行文或许会引起误解,我在看到吴彤老师的评审意见之后才注意到这一缺失,所以我的现场报告就从补救性的解释开始。

我这个“现代垃圾的形而上学基础”,显然是模仿了伯特的著作《近代物理科学的形而上学基础》,这是我科学思想史方面的启蒙书。让伯特不满意的情况是,传统的哲学史叙事遗漏了牛顿,而传统的科学史叙事又不重视哲学,而伯特认为近代物理学革命和近代哲学的认识论转向必须联系到一起来考察,所以他试图追究物理学的形而上学基础。

而我的这个题目,也就是表达形似伯特的意思:哲学史传统上忽视垃圾问题,而关心垃圾问题的人又对哲学史缺乏追究,而我要把哲学史和垃圾联系在一起。

但读者可能有疑问了,伯特说的是“物理科学”本身是观念性 阅读更多>

比特币新高纪念

3

比特币刚刚度过8周年生日,行情也终于一举突破历史新高(8000元人民币),发一微博聊作纪念吧。

今天去清华试讲,明天北师大做博士后出站报告,我的出站和入职手续终于也接近尾声了,在此时看到比特币新高的消息,也算是应景。虽然从喜庆的角度是这么说,但其实我还是挺惆怅的,因为从整个2016年,我对比特币行情的判断都是“买买买”,甚至在这一两周我甚至憋不住说出过“倾家荡产买入的时机”这样的话,在面对“比特币怎么样了”之类的老问题时也忍不住鼓吹一下。

但其实我自己并没有倾家荡产加码买入,这就是因为工作还没有定好,经济不独立的情况下,我仍然只能贯彻自己的小额定投原则,而拒绝透支。这是原则问题,哪怕我相信买入比特币至少在几个月内有99%可能性稳赚不赔,但只要还剩1%的不可预知的风险,而这风险是我不可接受的,那么我就不会去冒险。

比特币的逻辑本身也是反透支、重储蓄,作为比特币的真诚拥趸,我恪守自己极端保守的 阅读更多>

谈现象学(一)

0

最近看到祥龙大师的文章“什么是现象学?”,感觉大赞。他的这篇文章特别适合有一定西方哲学史背景知识,但又不了解现象学的人。张老师讲清楚了一些基本概念,也在字里行间体现了一些他个人对现象学的独到体验,可谓深入浅出的典范。

看过张老师的文章之后,我也忍不住想写写自己对现象学的理解,当然我的文章不可能和张老师相比,主要是为了厘清自己的概念。另外我争取写得更“肤浅”一些,完全不谈胡塞尔或海德格尔的专业术语。

汉语喜欢讲究“顾名思义”,现象学顾名思义就是以“现象”为焦点的学问了。什么是现象呢?网上随手搜出的含义是“事物表现出来的,能被人感觉到的一切情况。”

现象的日常含义就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表现出来”——现象从事物的“内部”“出来”而到了“表面”。与“本质”相对,“现象”是某种在事物外部流露出来的东西,“现象”是本质的外显。第二层意思是现象是被人“感觉”到的东西,是能够被眼耳鼻舌身触及的东西。在这 阅读更多>

我的科学史系课程计划

4

吴老师的建系大计进行顺利,正式挂牌大概快了,已经开始谋划下一阶段的课程设计等问题了。我自己对开课也有许多想法,这也是我希望入职大学而不是研究所的本意。

我更乐意开设本科生课程,特别是在北大清华等本科生源最为优秀的顶级院校。本科生可塑性更强,对新知识更加开放,教起来更有成就感。而科史哲专业的研究生大多也是半路出家,论专业基础并不比一般本科生高多少,所以我一般基础课程都将是以本科生为对象设计的。事实上,我设想的大多数课程原则上都是可以本研合上的,同一门课程,可以对本科生和研究生有不同要求,例如本科生以听讲为主,只要求读节选版的阅读材料,而研究生要求更加主动学习,阅读材料更多,论文要求更高。如果开成“大课讲座+小班讨论”的模式,那么研究生可以同时选课和当助教,主持小班讨论。如果没有小班设计,本科生可以只听讲座,而研究生在课外仍须有额外的讨论任务。

我首先希望开设的是一门“技术通史”,配合《技术通 阅读更多>

技术的起源

0

这篇文章的缘起是我试图为即将写作的《技术通史》勾勒线索,而试图应用“意向历史”的策略。在讨论班上交流之后,我发现在4因果性之后还有许多逻辑缺环,本想补完再贴,然而现在感觉很难补充,恐怕需要整个重新整理才行,于是先把未完成的文章贴出来吧。

 

0.意向性

技术的起源是一个历史学和考古学的问题,但首先是一个哲学或现象学的问题。

当考古学家努力在原始人的遗迹中寻找技术起源的线索时,他们早已对何谓技术胸有成竹,当历史学家从石器时代开始撰写技术史时,他们也早已把石斧与蒸汽机归入同类。

那么哲学家的问题就是:作为观念的“技术”是从哪里“起源”的?

雅各布·克莱因诠释了胡塞尔的《几何学的起源》,他认为“胡塞尔的思想终身都导向起源问题”。胡塞尔“现象学还原”的方法就是悬搁某一对象之客观性,然后追究“意向起源”,即再现其“构成”的“沉淀历史”,这一沉淀历史并非在客观时间中发生,而是在内时间意识中构成。

这一 阅读更多>

现代垃圾的形而上学基础

3

 

导论 技术哲学到垃圾哲学

1.垃圾哲学的历史性缺席

2.垃圾何以可能?

3.垃圾古已有之

4.垃圾的现代性

一 排斥朽坏的理念世界

1.世界图象的时代

2.世界图象的片面性

3.柏拉图的理念世界

4.厌弃有朽性

二 排斥模糊的思想洁癖

1.二元对立

2.是与应该

3.同一与垃圾

4.康德的“丢弃法”

三 排斥回收的基础主义

1.三重综合

2.记忆及其“回收”

3.学习与技术

4.历史的循环

四 排斥晦暗的全盘控制

1.目的与“出场”

2.清扫场地

3.垃圾与晦暗

4.无缝的集置

结语 排斥废物的工具理性

1.废弃到废物

2.无家可归

3.垃圾场与集中营

4.无人负责

参考文献

 

导论 技术哲学到垃圾哲学 1.垃圾哲学的历史性缺席

 

从哲学方面讨论垃圾问题的,在国内主要是田松教授的一些杂文,在西方比较独到的有斯坎伦的《论垃圾》[ 阅读更多>

技术与钻空子——评阿里“抢月饼事件”

4

阿里因为“抢月饼”而开除5名员工的事件引起了许多讨论,我也说两句。

首先我认为这件事情阿里的做法匪夷所思。

程序员所做的是编写了一个脚本来代替手动点击动作,一不小心点多了,在没有实际完成订单亦即没有造成任何实际损失的情况下主动汇报此事,然后在几小时内被火速开除。

当然也有许多人站在阿里一边,认为开除得好。但他们往往是搞错了基本的情况。

对程序员的最基本的指责是“作弊”,阿里最初的公告也是这么强调的,即“安全部小二作为平台规则的捍卫者,使用工具作弊触及了诚信红线”。

但所谓作弊,总是破坏一定的规则才谈得上,而用脚本抢月饼的行为是否违反规则呢?事实上,想必阿里公司并不会事先颁布明晰的抢月饼活动规则,并且在其中写明不得使用脚本。因此,所谓违反规则,只能是指违反了不成文的潜规则。那么,运用脚本是被IT行业默认为违规的吗?显然不是。

利用脚本,并非利用漏洞,一般的脚本无非是把人们在浏览器上可以做出的 阅读更多>

悼念叶秀山老师

2

叶秀山老师去世了,在教师节之际,写一点文字以作纪念。

叶老师与我有两层关系,首先他是吴老师的导师,也就是我的师公,另一层关系是,叶老师是我大学第一门哲学课即哲学导论课的老师。辈分上的关系并没有多少直接的感受,叶老师在我记忆中的形象主要还是哲学导论课建立起来的,听到噩耗后我满脑子浮现的都是他掐着兰花指念Da~sein的画面。

当年的哲学导论课我公然在网上论坛与叶老师叫板,相关的内容我早前在博客贴过,这两天我又回去看了一遍,感觉我某些方面真是没变啊。我的第一篇帖子写于2004年9月10日,到今天正好12年,这12年里,我对哲学有了太多新的理解,但关于怎么做哲学的一些基本的态度,在当时就已经形成了。

叶老师的上课方式是非常吓人的,要知道当年我们只是刚从高中的应试教育脱离出来的大一新生,很多还是不情不愿地调剂到哲学系的,对哲学的概念可能还停留于中学教科书。而叶老师上来的架势基本上是一个针对研究生的 阅读更多>

2016年9月10日

由于垃圾用户太多,我暂时关闭了注册功能,并且清理了大批注册用户,只保留最早的一些注册者。难免有误伤的。不过现在我没有开启论坛功能,注册用户的唯一用处就是订阅邮件,而这一功能不需要注册用户也照常用Subscriber2达成。如果有被误删的朋友,可以在右侧填写Email重新订阅。

等我忙完这阵定下教职之后,我会把博客做一个全面改版,从网页布局到栏目分类全都大改,到时候应该也会重新开放用户注册的(应该是启用社交媒体登录)。

 

造超大对撞机值得吗?

0

最近杨振宁先生发文反对中国建造超大对撞机,让此事成为热门话题,高能物理所所长王贻芳已经逐条反驳杨先生的论点,我就对他俩的说法,随便评论几句。

杨振宁先生是明白人,而且向来都颇从底层人民角度考虑问题。记得他在北大演讲时,说到中国教育和美国教育的比较,他认为一般人所谓美国教育激励创造性,中国应试教育如何呆板之类,是站在精英教育的角度上看的,但从一般底层民众的知识普及方面,结合中国的国情,中国的教育可谓的成功的。虽然我不同意杨先生的观点,但对他的立场表示尊重。

这次关于对撞机的观点,我也是不同意杨先生的,但他确实有他的道理。另一方面王所长的反驳我也不完全赞同。

杨先生的第一条理由是对撞机花费太大,至少要200亿美元,且可能是无底洞,王所长指出花费可以控制,不考虑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大约总共就1000亿人民币。其实换算过来,这两个数字也差不到多少,杨先生觉得1300亿太多,你告诉他能控制在1000亿, 阅读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