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的定义——合目的的手段or可以学会的东西

0

最近正在准备一篇关于技术通史编史纲领的文章参加今年的现象学科技哲学会议,文章有些难产,事实上我试图通过这个课题重新去审视“技术”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在这里先偏离论文的主题,来写一下我最近的想法。

按照海德格尔的路数,我们总是要先找到一个日常的定义,肯定它的合理性,但质疑它的透彻性,然后顺藤摸瓜,梳理出它更本源的含义。

海德格尔追问“技术”,就是从技术的日常定义出发,他指出一般人对技术的理解有两条:合目的的手段(工具);人的行为。他认为这两个定义是一体的,“因为设定目的,创造和利用合目的的手段,就是人的行为。”(《演讲与论文集》)

海德格尔认为这个日常定义“正确但不真”,他从“目的”追溯到“原因”概念,最后得出技术即解蔽的结论。

海德格尔的运思当然是非常精彩的。然而我一直以来都还感觉不太满意,首先,这个定义似乎不够日常,特别是和21世纪的日常概念有一些偏离;其次,我感觉还可以从别的角度继续阐发 阅读更多>

哲学评弹【第二话】“天气真好”(上)真即着重

1

上一话的行文似乎还是有些学术化,这次争取讲得更随意一些,只提供启发,不负责深挖。

今天从一句日常话语出发:“天气真好”。本来我是想写“美女,今天天气真好”,讨论一下真、善、美、天、地、人,不过感觉牵扯太多了,于是收缩成这一句,只谈“真”与“善”。

“真善美”似乎是最严肃最神圣的“大词”,似乎是哲学家追寻的终极目标,一些人谈起它们来恨不得斋戒焚香、沐浴更衣,以示庄重。

但再傲慢的哲学家也难以把这些概念视为哲学的专利,因为这些概念太过日常了,每个人都会谈论,也会追求真善美。

为了体现优越感,有些人会作出区分,认为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追求的是一般的真善美,而咱们追求的是终极的真善美——至真、至善、至美。原则上这没错,但这里也容易遇到概念名词化的误导,仿佛我们要追求的是纯粹的“真”这样一个东西,而这个东西超越于生活世界之外,悬浮在理念空间中等待我们摘取。但求真并不是去摘取某一个东西。真善美从来都不能 阅读更多>

哲学评弹【第一话】自由就像请客吃饭

0

既然想开”哲学评弹“这个栏目,我早已憋了许多题目想写,不过临到写时又不知道从哪里写起了。

还是先写一个老话题吧:“自由”。关于自由,我早已有很多文章在讨论,该说的其实都说的差不多了,但相关的讨论往往牵涉到自由与平等的异同,以及言论自由等具体问题上面,而且写得也不够通俗。在这里,我想仅就“自由”这个概念,做一个通俗的评说。

前一阵我接手参与编写一部文明史教材的两个章节,谈起关于希腊科学的写法,我被告知应慎谈“自由”,说自由是一个现代概念,很复杂,要讲清楚古代自由的意思很麻烦,等等。总之我能够理解“自由”这个词所包含的政治敏感性,因此一些人不希望在官方教科书中太多出现这个词也并不奇怪,因此我最终是能够妥协的。但我并不接受“因为这个概念很复杂,所以不适合讲”的这套逻辑。事实上很多概念在古代和现代都有非常不同的意思,要分辨清楚的确是“很麻烦”的事情,“自由”在诸多“复杂”的概念中还算是相对简单的, 阅读更多>

哲学评弹【栏目说明】哲学与生活

2

一直用“思史诗”的分类系统,对应于思考、记录、抒情三种文本形态。这个分类系统在逻辑上是合理的,但对于我个人来说并不太实用,有一些类别里文章特别多,另一些类别则常年处于废弃状态。

我最近在考虑建设一个以“栏目”为主的分类系统,不再具体细分目录,需要检索的话用关键词就好了。但可以再设立一些“栏目”,并不是每篇文章都包含在某一栏目下,栏目旗下的文章是有特定主题的精选文章或系列文章。比如“科学通史”的系列讲稿就可以设一个专栏,“比特币”也可以是一个专栏,书评和时评也可以设成专栏。专栏可以分得更多一些,有些专栏就是一门课,有些就是一本书,有些是特定主题或风格的连载文章。

“哲学评弹”是我打算新开的一个栏目,这也应该是我这个“哲学茶馆”的招牌栏目之一了。

所谓“评弹”就是苏州的说书,我小时候跟着爷爷听了不少。我如果说“哲学评书”或“哲学说书”的话,就有点歧义了,似乎这个栏目是以评论书籍为主题了,但我想 阅读更多>

股市杂谈:自由与稳定

5

最近中国的股市跌宕起伏,经历了史无前例的“股灾”之后,中央又以史无前例的方式强力出手维稳。

之所以想到写这一篇文章,不是为了当神棍预测走势。一方面是把之前的一些说法和想法汇总一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股市的问题与政治哲学、自然哲学都有关系。另外,我相信这次股灾将会有非常深远的历史意义,无论如何,它都会成为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虽然我一直都在鼓吹比特币,也一向反对投资中国的股市,但我不想以任何方式预测行情走向,除了偶尔劝自己爸妈两句(也基本没什么用)之外,给别人投资建议是一件非常不讨好的事情,特别是在股市正在发疯的时节,劝别人退出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如果他真退出了,那也几乎不可能是踩着高点退的,他退出了股市多半还会继续涨,他也多半会不高兴。即便再过十天半月股市暴跌了,那么他多半也只会记得因为听我话而错过的那些盈利,而不会感激我帮他躲过了暴跌,因为在他的想象中原本他是能够在高点退出的。

同理,忽悠人来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怎么讲——“科学通史”课程总结

6

除了哲学院专业课“学术研究导引”之外,这学期主要应付的就是这门全校公选课“科学通史”了。

评分

必须指出北师大的公选课制度也不怎么样,虽然开课很自由,似乎整个公选课的学分要求非常低,以至于同学们很多都是可上可不上的态度,不但有好几个同学从来不来上课,最后的论文也干脆不交,都是挂就挂了的态度。结果选课的15人中我给了3个不及格,3个零分。其中两个不及格是因为提交了与课程完全不搭界的论文而且平时也没有出席率,另一个不及格则是给我发了一封邮件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最后撂下一句“请挂了我,特谢本师”,根据我的诊断,这是一个严重的中二病患者,但我还是不太理解他的行为。

这门课我布置的任务是期中读书报告和期末论文,后来我表示如果对期末论文有信心的话,期中读书报告可以不交。后来我安排了一次讨论课,也可以抵期中成绩,最后期中作业只有4个人交,讨论课只有7个人参加(6个人发言)。最后既参加讨论课,又交了读书 阅读更多>

关于写论文——“学术研究导引”课程总结

10

这学期我在北师大开了两门课,一门是全校公选课“科学通史”,另一门是哲学系1分的专业课“学术研究导引”,这两门课都是恰好15个学生选课。

为什么开课

之所以要开这两门课,首先是出于田老师的建议,也算是为以后留校或者到其他地方找教职积累一点儿业绩,也算是一种实习经验吧。无论如何,我自己感觉这两门课确实没白开,虽然耽误了不少时间,但我自己也还是值得的,至少以后开课应该说有点底气了。

这几天正在汇总同学们的成绩,也就快真正结课了,于是写点总结吧。

先总结一下“学术研究导引”。北师大的开课制度似乎并不太好,在北大时感觉老师开课是很自由的,今年开一门叔本华,明年开一门尼采什么的,老师有很大的自主权。但在这里似乎必须在既有的课程大纲中选择确定的课程来讲,而且大多数课程都有相应的老师占好了,我不方便抢他们的课。一门长期没人开的“科学思想史”课也被新来的小王老师认领了,我也没心思和他争,于是就退而求其次,把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推荐书目汇总

11

在手边的部分推荐书目↑(缺少的都是不知被我塞哪儿一时半会没找到的……)

通史类总推荐:

吴国盛:《科学的历程》——把导师的书放在第一位,在国内作者的同类书籍中这本书仍然是最好的,但毕竟初版时间较早,现在看来缺陷也不少。

麦克莱伦,《世界科学技术通史》——中规中矩的一部科学通史,至少比丹皮尔好得多,亮点是工业革命前后的部分。

林德伯格:《西方科学的起源(第2版)》——只写到中世纪末,但就古代科学史而言,这本书是最佳的通史读物。

科恩:《世界的重新创造:近代科学是如何产生的》——问题导向反思性的科学史,讲到牛顿,篇幅不大。由于我开头时期待过高,当时看完后感觉有些失望,但总归还是值得一读。

 

第一讲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16:20世纪物理学革命

0

今天是最后一节课了,我们讲20世纪科学。

所谓20世纪,我们的重点主要是放在20世纪初的物理学革命,也就是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兴起上面,至于20世纪后半叶乃至21世纪的科学前沿,在我们这门课上就不再涉及了。

历史是讲不完的,任何一种叙事策略都是“挂一漏万”的,问题不在于怎样避免遗漏,而是在于以怎样的方式遗漏。这门课的取舍,一方面当然与我个人的能力有关,另一方面也是基于我自己对科学史及其意义的理解。

我从一开始就强调,我们的课侧重的是理解,而不是记忆。所谓的“科学史”并没有一些必须记住的“知识点”,然后由我这门课程负责灌输给大家。知识点方面,大家查一查参考书,搜一搜百度就差不多了,但我们寻求的是更深入的理解。不只是A、B、C等等历史事件,更要理解如何能够由A到B,为何又能由B到C等等。我们更希望以历史的视角,反过来追究我们现时代的处境,反省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世界观和思维定势,因为这些东西也都是 阅读更多>

科学通史讲稿15:数学史专题(数学革命)

1

今天是倒数第二次课,我先来讲一下课程作业方面的事情。

我们这门课要求期中读书报告(可选)+期末论文,期中读书报告我目前收到了四份,我应该都已经邮件回复了,如果给我发了但没有收到我的回复,请再发一次,或者换一个邮箱试试,正常情况我应该在两三天内先回复一个确认信,作业中的一些具体问题我也可能通过邮件与你交流。

我 布置读书报告的意思是,鼓励同学们在课后自主地阅读和思考。我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教师,上课的水平肯定是有限的,不过其实大学里上一门课程的收获三分靠 老师,七分靠自己,如果自己不阅读不思考,就像上茶馆听说书那样随便听一听,即便老师水平再高,你当时感觉再怎么好,回头很快也都忘光了。但如果你在课后 自主学习,即便老师讲的有很多不到位、不清楚的地方,你也可以自己去填补,去发散,老师只是起到一个引导和启发的作用,学习更多地还是学生自己的事情。

阅读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