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歧视必须讲科学吗?——关于《谷歌的意识形态回音室》事件

最近,一份在谷歌内部流传的备忘录被曝光出来,作者认为,谷歌公司存在的性别比例失衡问题压根不是问题,因为女性天生就不适合当程序员,如果真要促进多样性的话,应该促进“意识形态多样性”而不是性别或族群多样性,因为偏向保守的意识形态目前备受歧视。 备忘录曝光之后舆论哗然,对该员工群起讨伐,谷歌也果断将之开除。 我本来倒没觉得什么,我当然不赞同这位男员工的言论,谷歌开…

阅读全文

“人工智能”的现象学漫谈

这篇文章是为了今年的现象学科技哲学会议准备的,酝酿了几个月,最后也没写成完整的论文,把随笔形式的文字交了差,这次参会人数太多,吴老师不准备每个参会者都讲论文,有些论文收录会议文集但不安排报告,我就更乐意凑合一下了。 论文写不出来,主要原因自然是花的时间不够,文献读偏了,啃了写关于“意向性”的资料,最后发现“意向性”水太深,驾驭不了。 对于这一主题我绝非懈怠,…

阅读全文

为什么害怕人工智能?——关于AlphaGo的杂谈

AlphaGo与李世乭的围棋大战正在进行,人工智能以3:0获胜,还剩两把荣誉之战,但结局基本没什么悬念了。 无论最终的比分如何,这场比赛的历史意义是毋庸置疑的了。 这场比赛的的意义主要是象征性的,事实上,既然AlphaGo在去年已经打败了围棋欧洲冠军,证明了其棋力达到了职业围棋选手的水准,那么它全面战胜人类也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当然,或许我们也可以说,从当…

阅读全文

比特币:货币的本质

最近比特币大起大落,大量的讨论也冒了出来,当然有人力挺有人唱衰,无论如何,这一奇异的电子货币正式进入公众视野了。 其实我在几年前就听说了这个物事,当时也曾想过加入“矿工”行列,可惜还是怕麻烦没有深究下去,更关键的是当时我的媒介哲学的洞见还不够成熟,没能把握先机。 而这几天我咬牙跺脚,在汇率大落之际,携数千资金杀入,买得几个币。除了留一些零头做做短线之外,其余…

阅读全文

网络时代的写作——浅谈电子媒介的意向结构

新博客折腾了那么久,总算告一段落了,也该写一些正经的文章交待一下了。 但所谓正经的文章,却还不是那篇一拖再拖的论文,那篇论文过完年后会好好处理,现在么,顺着打理博客的语境,谈一谈关于“网络时代”的一些看法。 上学期最后一堂吴门讨论课正好涉及网络时代的交流,我也正好顺着这个话头说起。 网络时代的交流方式问题大致可以分两个方面,一是电子媒介的操作方式对于表达和读…

阅读全文

图灵机的机要

《科学是什么》的第二个讲座是姚期智来讲图灵的生平。在课前,我作为助教与他的女秘书的打交道就留下了非常糟糕的印象,没想到讲座本身也是令人失望的。在讲座后我已写过一些感想,先贴在下面: 坦白说,今天姚老师的讲座是令人失望的。对图灵的介绍太水,对于图灵的巨大贡献到底是什么也几乎没有介绍。只是说设计出“图灵机”,图灵机是通用计算机,就是现代的电脑。但究竟图灵机是个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