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性骚扰

Me too运动 最近Me too运动席卷到国内,这是一件令人鼓舞的事情,但愿它不要夭折。 关于Me too,我在微博里提过一嘴,但微博的限制很难让观点充分表述,希望我的说法不要被轻易解读为否定Me too。事实上我对Me too当然是双手欢迎,哪怕我提出要警惕中国特色的滑坡,但事实上,即便真的发展到某种“过度”的状态,也比没有这一运动来得好。矫枉难免过正,…

阅读全文

反歧视必须讲科学吗?——关于《谷歌的意识形态回音室》事件

最近,一份在谷歌内部流传的备忘录被曝光出来,作者认为,谷歌公司存在的性别比例失衡问题压根不是问题,因为女性天生就不适合当程序员,如果真要促进多样性的话,应该促进“意识形态多样性”而不是性别或族群多样性,因为偏向保守的意识形态目前备受歧视。 备忘录曝光之后舆论哗然,对该员工群起讨伐,谷歌也果断将之开除。 我本来倒没觉得什么,我当然不赞同这位男员工的言论,谷歌开…

阅读全文

关于女哲学家和攻受论

以下是我在“我不会在咖啡馆约会”后的评论中我被逼出来的一些说法,既然写出来了,就是白纸黑字,没办法了。鉴于这是一个不小的话题,因此专门开辟新文存档。 后来比我还邪恶的Chern同学说我这个是“女哲学家养成计划”,此题有趣,但太易引起误解。我的阴谋非常复杂,既不是要诱拐mm,也不是要培养女哲学家,更不是要找一个成为女哲学家的mm。但确实和各方面欲求都有联系,而…

阅读全文

哲学家的“显”与“隐”

在“置顶2”的贴出后不久收到的评论中,一mm提到说我是“显派”而非“隐派”等等,具体情况可直接看那个帖子,在这里不转述了。 典型的女性式的评论是让人头疼的,因为它难以招架。正如该mm所说,“……比较有直觉”,一旦一个评论是出自“直觉”,那么就很难批评了。只有当一个理论是建立在“理由”之上时,才可能对之进行审查和批评,因为“理由”是公共性的,而“直觉”总是私人…

阅读全文

关于女性主义

好一段时间没有怎么动笔了,看完的两本书也都懒得写摘记,似乎是状态又陷入低迷期……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就写一些想法吧。 我曾说过,我是某种“大男子主义的女性主义”,要拿出我所谓女性主义的一些具体见解来看,可能在一般女性眼里仍是彻头彻尾的男性主义,但我却认为:男性主义仍是这个时代的“缺省配置”,女性在自然情况下也往往都是不自觉的男性主义者,无论是男性或女性,若不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