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格史的合理性与反辉格的可能性

第一周吴门讨论班是新锐小师弟刘任翔同学自告奋勇讲“反辉格编史学的贫困”,当时课堂上有许多讨论,我还上台画了个图,不过后来我就一直在写庐山游记和准备自己的讨论班报告,没来得及写点啥,但这个主题挺重要的,现在抽空补写一些想法。 从刘任翔文章的标题就看得出小师弟霸气十足,当然这标题也成为其文章的最大漏洞,就文章实际想要表达的一些历史观来说问题不大,但把矛头指向“反…

阅读全文

“王道”——至善之路

这篇文章可以接着稍早的这篇来看:自由vs平等——我是一个右派的社会主义者 那篇文章中我表达了对“平等”的某种抵制,作为自由的条件意义上的平等,或者作为争胜的游戏得以展开所必须遵循的平等的规则,这些意义上的平等我当然支持。但仅仅为了平等而平等,把平等作为一个原则,这是我不认同的。 那么既然不拥护平等,就势必要容忍“不平等”咯。不过也未必如此,反对“平等”的一个…

阅读全文

自由vs平等——我是一个右派的社会主义者

上个月发了篇文章谈到两吴聚会的感想,结果招来了一个指责吴彤老师的评论者,在下面交流了若干回合。我倒不是非得给吴彤老师作辩护,毕竟我与他也只有台面上的而没有多少私下的交往,他个人是不是一定无可指摘,我并不敢拍胸脯担保。不过就事论事,只是根据指责者提供的情况来看,我还是忍不住要进行辩护:不只是为吴彤老师,也是为我心目中的研究生导师作某种辩护。 虽然在当时的辩护中…

阅读全文

大学是公共领域吗——再谈公开成绩和公开评点作业

又到了科学通史改作业的时间了。这门课历来有公布成绩的传统,这次应该也不例外。当然,我似乎越来越心软了,对于糟糕作业的严厉吐槽,可能更多转入私下而未必实名公布吧,但是优秀的同学一定还是要公开表扬的。 去年我解释过:为什么要张贴成绩?最近读完阿伦特后,不妨对当时的说法做一些进一步的诠释了。 据说美国的大学非常讲究“隐私”,个人的学习成绩之类的信息是千万不能泄露的…

阅读全文

阿伦特读书笔记

终于读完了阿伦特的《人的境况》,如释重负。。。做一个笔记吧。。 《人的境况》这本王寅丽的中译本基本来说大概还是不错的,虽然没有照着英文原著比过,不过大致上能够读通意思了,应该不至于有重大的误解。不过问题是她的翻译还是比较生涩的,她在译后记里也写了按“直译”的原则,说“直译已经成为学术著作翻译的一个共识”,因此她也尽量不改变原文语序来表达。这个“共识”我感觉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