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与自由(一)

在“读书作为一种思考方式”一文中我大概说:光是一个人在那儿拼命思考、使劲琢磨,往往适得其反,苦恼越陷越深但问题也未见得能明朗多少。借助阅读,则既可以把思考变为一桩乐事,又可以在书籍的帮助下展开更广泛、更清晰和更深入的思考。 然而不但光是闷头空想未必是好事,闷头读书也未必总能取得良好效果。特别是当一个人带着过深的成见以及不恰当的思考方式去阅读,那么海量的阅读量…

阅读全文

选择北大,承担自由

原定的“燕园——四院”写作计划,由于闭关锁博,停滞了许久,眼看就真要毕业了,是时候重启这一任务了。 正好学生会要搞一个“我的燕园记忆——北京大学2008届优秀毕业生毕业纪念文集”,要各院系选派写手,尽管我并不喜欢参加征文活动,特别是这类由官方牵头的征文。不过横竖本来就要写。就顺便参加一下吧。另外还有《共青苑》的征稿,或许可以一块儿对付了。 鉴于此,这一篇文章…

阅读全文

“责任感”

记得在初中刚上预备班(小学六年级)时,在班主任(政治老师)布置的第一篇“周记”(亦即“打小报告”的途径,不过我总是只谈“问题”,不谈具体的人)中,我强调了两个概念“是非心”与“责任感”,我认为老师应该着重培养同学们的这两点。一贯以来,我对同龄人的愤愤不平都远远超过我对老师的,我认为同学们只知道嘲弄和抵制老师的管束,自以为是,却从来都缺乏责任感,从而不能够自己…

阅读全文

“可能性”的寻求

以下说法可视作对海德格尔的某种“翻译”,当然,这不可能符合海德格尔的原意。 传统西方哲学,或者说整个西方思想史,以“确定性的寻求”为主线,围绕着着对确定性的渴求而开展出的,有追求“本体”的哲学,追求普遍规律的科学,追求明确法则的伦理学,追求不朽极乐的宗教等等。一切学问都在追求确定性,追求固定不变。 本来,确定性的寻求未必与可能性的寻求相矛盾,然而,确定性的寻…

阅读全文

略谈安乐死问题

一篇顶两篇……虽然这是不对的,不过实在赶不及……  略谈安乐死问题 对安乐死的基本界定 安乐死指:“出于仁慈,用一种相对无痛的方法杀死那些没有希望救治的患者或受伤者,或听任其死亡的行动或做法”[①] 以上只是一个词典定义,在学术讨论中自然可能有许多不严格的地方,不过笔者并不打算提供一个新的定义,在后文,笔者将主要围绕安乐死与生死问题作一些讨论。 “…

阅读全文

可选择的第三条道路——解读芬伯格的技术哲学

可选择的第三条道路——解读芬伯格的技术哲学 引言 美国技术哲学家安德鲁·芬伯格是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技术哲学的代表,他的技术批判理论试图开辟技术哲学中的“第三条道路”——芬伯格希望在传统的技术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之间开辟新的出路,既继承法兰克福学派、海德格尔、埃吕尔等悲观主义者对现代技术的批判和反思,同时也保留在马克思以及技术工具论者那里的某种乌托邦理想。芬伯格…

阅读全文

自己选择,死不认错

真正的勇者对于自己独立做出的选择才不会后悔;而懦弱的人则恰好相反:别人帮他做的选择才不容易后悔,因为最后总可以把责任推卸到别人头上。 自己权衡,自己选择,自己决定,自己担负。 适当听取他人的意见,但永远不向他人“求助”,更不要依赖他人的意见。 如果最后的结果如愿,去感谢那些曾无私地向自己提供建议的人;如果最后的结果不如人意,一切责任由自己——做出选择的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