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取代了“自由”是现代科学与现代民主之困境的共同症结

这段随笔是在评论吴老师新近的一篇博文时手痒写下的,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fdc0620100bi39.html#cmt_1382340
由于相关的问题比较重要,这段文字不以“转贴——存档”方式记录,而是试探着在这里重复贴一遍。由于这段文字既粗略又粗糙,可追问的余地很大。
————————

科学和民主可谓同源同流,其根都在古希腊,其现代版本都在启蒙时代,而其当代的形态则都以美国为样板。而它们二者的当代形态都与古希腊有显著不同。吴老师经常谈古希腊科学与现代科学的异同,但古今民主的异同也同样重要,现代科学出了问题,但现代民主也同样出了问题,正如现代科学不能解决现代民主的困境,引入现代的民主恐怕也不能解决现代科学的困境。更关键的是,我认为,现代科学与现代民主的困境是同源的。

把民主和科学放在一块考虑,我们看到古希腊的民主和科学两者有一个最重要的理念作为共同的根基,那就是“自由”的理念。然而再看现代民主,这个核心理念已然发生了偷换,也就是“平等”取代了“自由”的地位,成为现代民主的核心理念。

正如吴老师经常说的,相比古希腊科学,现代科学失去了“自由”的理念。然而除了因为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盛行这一因素之外(这一因素也是现代科学和民主共同的),我认为同时恰恰也是与这个“平等”对“自由”的取代有关。现代科学不是不讲“平等”,恰恰相反,与现代民主如出一辙,它正是高扬这个“平等”(当然,与现代民主一样,追求的是形式上的平等、是天赋权利的平等而不是由理性的自由而导出的平等。)为什么要“一元”?因为一元的标准之下才可能达到形式平等,多种标准并存就实现不了形式平等;为什么追求普遍性而拒斥地方性,还是要保证平等;无论如何,“标准化”、“形式化”、“程序化”、“一元化”、才能保证平等,

“自由”的理念是反权威、反功利的——我自说自话,你也自说自话,这就都算自由了,不需要有另一个权威或者用某些实际的东西来赋予我们自由,如果那样做,我们就都不自由了。但“平等”或“平权”就不一样,我和你两个人的“权利”或“权力”是否平等,总需要援引某个公共的权威或标准来裁定,至少“平等”不会排斥第三方。如果我和你都依赖了某个他者作为权威,即便我们依赖的是同一个权威,我们也都是“不自由的”;然而如果我们依赖的是同一个权威,我们就可以说我们是“平等的”了。这就是“自由”与“平等”两者最重要的区别。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