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span>胡翌霖</span>

关于“如何引领十亿人进入Web3”的杂谈

昨天以华文道发起人的名义参加了题为“如何引领十亿人进入Web3”的圆桌对谈。最近凡是让我以华文道名义参与的节目我都愿意免费参加。 不过我其实不太喜欢所谓的圆桌形式,特别是对谈者不太熟悉且多于3人的情况,其实基本是各聊各的,而且聊的时间又很紧,话题不能充分展开。当然确实有时会有一些思想碰撞。 昨天我输出的一些观点记在这里,以后有机会再展开聊:

记忆取代计算——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书评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学报》 (2024-02-02 第3版 读书),改名为“记忆比功能更重要,丰富性比效率更重要” 贝尔纳·斯蒂格勒是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最重要的技术哲学家之一,在我看来甚至可以去掉“技术”与“之一”两个词。他的代表作是3卷本的《技术与时间》,这套书早已译介到中国了,译林出版社最近又出版了合订本。 合订本完善了老译本的翻译,特别是解决了个别术语译名不统一的情况,提供了统一的索引,更 …

华文道白皮书3.0(Q&A版本)

1.华文道是什么? 华文道是基于区块链上身份标识形成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旨在聚集勇敢探索Web3世界的华人开拓者,同时也吸引中华文化的爱好者,让中华文明在数字时代焕发新生。加入Web3大潮,我们不以华人身份和使用汉字为耻,不必伪装成外国人自我宣传,也不必追在西方人身后吃残羹剩饭。华人以及中华文化应该自信和主动地引领时代浪潮,成为丰富多彩的Web3新世界中不可轻视的组成部分。 2.华文道的共识基础和 …

汉字铭文即将启动

详见推特@epr510 让我们自豪地把华文铭写于区块链历史吧!(教程见后续推文https://twitter.com/epr510/status/1746151703915725284?s=19) 我们发起了两套汉字铭文,古典和现代: 古典版是《千字文》,包含一千个不重复的繁体字,构成优美的韵文——『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这是中国古代文人必读的蒙学经典,也是排序列数的主要方式。这套字定位于吸引一 …

三重伟大的加密文艺复兴

引子 0.1.信仰、思想与权力三重变革 文艺复兴时期,有一股新思潮在欧洲兴起,许多反对腐朽僵化的中世纪教条的思想家和行动者们凝聚在一起,试图复兴古老的、东方的智慧,他们祭出的一个新偶像,叫做“三重伟大的赫尔墨斯”(Hermes Trismegistus)。 哥白尼说道,太阳应该端坐于宇宙中心,正如“三重伟大的赫尔墨斯把太阳称为‘可见之神’”;布鲁诺因传播赫尔墨斯主义的异端而被烧死;波义耳和牛顿追随 …

加速主义vs对齐主义,社会主义(?)

OpenAI内斗大戏又把关于人工智能的“有效加速主义 vs. 超级”爱”对齐”争论突显出来了,我在微博上也发表了两段评论,记录在这里: 我两边都不支持。加速主义相信新技术颠覆社会结果总是好的,但问题是历史上好的结果也是社会积极变革的结果,如果社会只是被动接受新技术的推动未必会有好结果。对齐主义的问题是异想天开,人类的价值观都从未对齐过,何谈机器?我支持制衡技术,但不是通过改 …

营造追逐新奇和有趣的文化氛围——《为什么伟大不能被计划》书评

本文发表于《中国经济时报》(阅见思享,2023年9月18日) 最近来自OpenAI的两位科学家出了一本书叫《为什么伟大不能被计划》,试图论证伟大的科技创新往往不是预先计划的结果。 其实中国传统也有类似的智慧,例如道家讲“无为而无不为”,佛家讲“无执无相”,俗话讲“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都有类似的意思。无非是说当你过于执着目标时,反而做不成大事,真正伟大的事情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

AI有病,Web3有药

发表于歪脖三观,此处贴原文。 之前在第九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主会做了主旨演讲,题目是“Web3有药—AI、Dao和游戏”,因为时间有限,讲得不太透,这篇文章(以及下一篇文章)可以看做是演讲的扩充。 很多人都相信AI技术正在引领下一场工业革命,我们正在面对数百年一遇的时代变革,因此创业者们将遭遇许多机遇和挑战。 我完全同意上述判断,但和许多乐观者不同的是,我认为在这场革命中我们将遭遇的首先是重重危机,我 …

“网络城邦”笔记

暑期里我曾深度参与SEEDAO白皮书的撰写,包括连续数日的线下沙龙,以及一些线上书面的谈话交流。“数字城邦”或“网络城邦”的概念是SEEDAO的招牌,我也有许多讨论。下面截取部分我关于网络城邦的书面问答,汇总为此文。以后有时间我也会专门再写文探讨。(顺便说一下,我确实对SEEDAO的一些特点和理念比较欣赏,但不代表我支持其实际采取的所有实践,更不代表我在任何意义上为SEEDAO背书) 什么是网络城 …

什么是技术(基石大讲堂二十五期讲稿)

6月份为基石资本做了一次长篇讲座,最近他们录好了文字稿分成三篇发布。文本是他们誊录的,我过了一遍,但可能还有零星错误。我在这里贴个总集存档。三篇原文见:我们的教育为何致力于培养复制品?;技术从哪里来?从瓦特蒸汽机看我们对技术的误解;如果AI革命类似工业革命,我们将面临非常可怕的情况。其实三篇对应于我的三问:技术是谁?技术从哪里来?技术要到哪里去? 胡翌霖:什么是技术 编者按: 6月15至16日,基 …

从技术史看“元宇宙”——信息革命的新环境

本文发表于《自然辩证法研究》2023,No.7,Vol39,去年4月成文的,最近刚见刊。 摘要:“元宇宙”的概念包括“元”、“宇宙”两层含义,前者是沉浸性或者说超脱性,后者是开放性或联通性。元宇宙有超越自身并反身自指的特性,这种特性蕴含在从岩洞壁画以来的技术史趋势之内。元宇宙不是虚拟现实,不能把沉浸性和逼真性混同。元宇宙并不追求逼近现实而是要超越现实。人们之所以会移居元宇宙正如人们之所以移居城市, …

全感官游戏vs.全链上游戏——元宇宙革命的两个方向

本文最初是友情参与PTADAO分享会时的演讲主题,分享后我自己整理文本,几乎算是重新整理了一遍思路,形成了更完整的文章。发表于“歪脖三观”后改名为全链上游戏:现实不实,虚拟不虚,伟大不靠计划。这篇文章算得上我最近思想的“集小成”之作。在这里贴原文。 1创新的游戏:伟大创新的唯一方法是追逐新奇和有趣 最近来自OpenAI的两位科学家出了一本书叫《为什么伟大不能被计划》,试图论证伟大的科技创新往往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