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思想史的典范之作——戴克斯特霍伊斯的《世界图景的机械化》

教科书式的科学史以现代科学的各种成就作为标准,把科学的历程描述成人们逐个取得这些成就的大事年表。但这种意义上的科学史在某种意义上根本还不是历史,它所面对的根本就不是科学的演替过程,而始终只是要赞颂现代科学。这种科学史对现代科学的各成分挨个附上了发现者和发现年代,从而按照发现的顺序而不是逻辑的顺序介绍着现代科学,而这种叙述仍然是完全静态的,根本没有真正讲述一种…

阅读全文

为“机械自然观”追根溯源——一部最经典的辉格式科学内史(《世界图景的机械化》书评)

突然想起来这篇文章还没贴出来……这篇文章本来是可能发到读书报的,不过阴差阳错不知怎的被中国图书商报发了,而且我不知道究竟删成啥样了,至今也没有见到报纸或稿费……据说我这两天要重新改写一篇投给卜天师兄……要改就多改改吧,换一个思路重新写一写看?……又到了期末焦躁期,虽然只有两篇论文等着我,不过还是焦躁啊焦躁…… ————————————————————————…

阅读全文

作为科学史的文明史——评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

乔治·萨顿作为科学史学科的奠基者,第一代职业科学史家名著于世,国内学界对他也并不陌生。在2007年,江晓原和刘兵主编了萨顿科学史丛书,把萨顿的编史思想全面地引介过来。而反映萨顿科学史成就的大部头代表作之一,《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也在最近由大象出版社引进。 关于萨顿的价值,译者鲁旭东在前言中说,“读科学史不能不读萨顿的著作,就像读哲学不能不读柏拉图和亚里…

阅读全文

现象学笔记4:言语与命题,上手与现成

这两周读书不少,由于憋论文所以没及时写笔记,现在还是随手记一笔,因为和我即将写的论文可能也有点关系(关于海德格尔的上手和指引之类),就不按着书的顺序了。 在其他哲学,特别是早期分析哲学那里,语言往往被作为命题来分析,所谓的“真理”也被视作是某种命题或者是某种与命题相符合的东西。比如塔斯基说“‘天在下雨’当且仅当天在下雨”,据说这就是对真理的定义。 现象学并不…

阅读全文

现象学笔记3

今天只读了两节,关于所谓自然态度与现象学态度的区分。简单来说,自然态度就是非反思的日常态度,而现象学态度就是反思性的哲学态度。对这两种态度作出区分并不是要把它们对立开来,好像一边是普通人的自然态度,另一边是哲学家的现象学态度。事实上现象学态度是对自然态度的一种超拔而不是一种反叛或决裂,自然态度毕竟是人生活的基本状态,在日常经验的前提上才谈得上反思。而另一方面…

阅读全文

现象学笔记2

这次主要讲“在场与缺席”,在场对应于“充实意向”,缺席对应于“空虚意向”。所谓在场或者说充实,就是指事物鲜活地、具体地呈现在你面前,被你直接指认到的情况。不过更准确地说,在场是由缺席来规定的,“当我们领会某事物的在场时之时,我们恰恰是把它领会成并非缺席的:如果我们要觉察到在场者,那么就必须存在着它的可能的缺席之视域。在场作为某种缺席的消除而被给予。”。什么时…

阅读全文

现象学笔记1

写作是一种习惯,搁置得太久时,写作的欲望就越来越淡化,最后失去了这一习惯,这是很糟糕的事情。总而言之,无论如何,我得时不时写点东西,重新唤醒动笔的习惯吧。 这学期吴门一起读索科拉夫斯基的《现象学导论》,顺便再蹭蹭靳希平的另类胡塞尔,争取这学期对现象学来个入门吧~ 于是随手写写笔记啥的吧…… 《现象学导论》的导言讲了本书的缘起、目的和概要。简而言之,这本书是要…

阅读全文

洗澡的文化史、技术史和观念史

现在有许多人,特别是都市居民,已把洗澡当作了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些人已很难想象连续三五天不洗澡,更不用说几个月不洗,说起几个月不洗澡的人来仿佛是在说外星人似的。 各种事情,一旦变成了日常,也就会被赋予这样那样的合理性,而变成应然的事情。比如洗澡,就紧密地与“卫生”的概念相联系,洗澡一方面是自然的事情——洗澡难道不是正常人都应该有的“清洁欲”的表达吗…

阅读全文

季羡林:《牛棚杂忆》

季羡林:《牛棚杂忆(手稿本)》,中国言实出版社2006年,9787801288799 悼念季老的仪式就算是做完了吧。 相比起来,我推荐的仍是《束星北档案》,不过《牛棚杂忆》也别有一格。如果说《束星北档案》是一出地地道道的悲剧,那么《牛棚杂忆》更像是一出滑稽剧,当然是黑色的幽默。 文革何以可能?这是季老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文革是一场奇迹,攒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

阅读全文

【存档】季羡林:牛棚杂忆自序

http://vip.book.sina.com.cn/book/chapter_38306_22059.html 季羡林:牛棚杂忆自序 《牛棚杂忆》写于1992年,为什么时隔六年,到了现在1998年才拿出来出版。这有点违反了写书的常规。读者会怀疑,其中必有个说法。 读者的怀疑是对的,其中确有一个说法,而这个说法并不神秘,它仅仅出于个人的”以小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