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比特币不适用格雷欣法则(劣币驱逐良币)?

许多人质疑比特币的焦点都在其所谓“通缩”特性:由于比特币总量有限,趋于升值,所以人们都倾向于囤积而不是花出,于是流动性很差,不能成为主流的通行货币。

这里还有两个层面,一是时间的,二是空间的。首先,基于货币未来升值的考虑,我们对它的使用可能会尽可能保守,而更少进行投机、投资活动。在这一层面上来说,比特币将减弱所谓“流动性”是必然的,但这未必不是好事,我在之前的一系列文章(如比特币与环保)中都提过,比特币可能扼制资本的盲目扩张和过度投资。当然,人性还是贪婪的,人们仍然会进行投资,只不过会倾向于更节制、更慎重。

但这一问题暂时搁在一边,许多人还从另一个层面出发质疑比特币的流动性,那就是援引所谓劣币驱逐良币的格雷欣法则,认为当某人同时持有比特币和另一个更劣质的货币时,会更倾向于花出劣币,而比特币由于其各种优点,让人们不舍得花出,于是最终无法在市场上通行。

这个论点由于援引了所谓格雷欣法则这一不明觉厉的原理而显得煞有其事,但实际是非常牵强的,事实上,格雷欣法则与比特币根本没有关系。

所谓格雷欣法则产生于金属铸币时代,用以解释金银币的流通规律。这一法则通过以下两种原理起效:

1、面值与市值之别:

金银币有国家铸造,并规定了法定的“面值”,比如1块金币相当于15块银币之类。然而,金与银本身亦有市场价格,而市场的比价并不是定死的,而是浮动的,许多时候会与法定比值有系统性的偏差,例如,尽管1金币在面值上相当于15银币,但1金币所含黄金的价值可能相当于20银币所含白银的价值。也就是说,你需要20块银币才能在市场上买到1块黄金,但15块银币就能兑换1块金币。在这个时候,如果我手持金币,凭什么要把它当作法定的货币使用呢?如果我要把金币 用作货币去花销,那么按照法律,它只能相当于15块银币,而我把它化成黄金卖能卖出20块银币,那傻子才会拿金币当钱花呢。于是在这种情况下,金币作为流通货币的流通性就会降低,人们倾向于囤积而不再使用。

2、成色优劣之差:

另一种情况在只有一种法定铸币的情况也会发生,因为古代的铸币有成色之分,有些货币可能缺了个角,但仍然可以按照其面值计算,甚至许多人都在花出金币前故意切下一角保存。更典型的情况是,国家在鼎盛年间发行质地和成色最佳的钱币,而到后来,铸造的钱币逐渐掺入杂质,工艺也不再讲究,但面值仍然一样。总之,市场上流通的货币中有些是短斤缺两的,另一些是成色十足的,那么当我花钱时,自然就会选择尽快花出那些成色不佳的货币,而留下良币。

我们看到,这两种原理归根结底就是说,钱币的“面值”与其“真实的”价值不符。

当然,我们有可能对格雷欣法则加以推广,解释一些当代市场中的现象,例如老版1角钱含铝的价值可能高于1角钱,那么它一定会被新版1角钱取代。又例如政府强制绑定本币与外币的兑换比例,但这一比例与市场实情不符时人们可能会大量囤积外币。但如果完全脱离了该法则之所以起效的基本原理,那就不该再套用所谓格雷欣法则来说事了。

而比特币与格雷欣法则的适用情形根本沾不上边,甚至比特币的特点恰恰从一开始就消除了格雷欣法则起效的可能性。

首先,比特币不是法币,因此,它没有任何外加的“法定面值”;其次,它也没有任何基于质料的内在价值,没有成色问题。它的价值来且仅来自于市场中的自由交换行为。

比特币摆脱了中央银行的发行体系,也不再依赖于政府或权威机构来颁行铸币标准。这在许多怀疑者看来是缺乏“政府背书”。但关键恰恰在这里,所谓政府背书究竟是背的什么书?政府从来不保证货币不贬值,从来不保证一块钱永远都能坐一趟公交,也不保证十块钱永远都能值一顿午饭,要保证这些事情,靠的是公交公司或餐馆老板,而不是靠政府背什么书。

那么政府保证的是什么呢?要害就是:政府为劣币背书,因此保证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发生。

当实际市场中一枚银币只值一枚金币的1/20时,由于政府的“背书”,一枚银币的面值仍然可以保持有一枚金币的1/10,。这意味着,如果商人偏爱金币,愿意以金币定价,那么他标价1金币的商品,也必须可以以10银币的代价支付。政府的背书保证了劣币的购买力,只收金币而拒收银币的商家将会遭到法律的制裁,因此如果说商人希望用商品换来1金币的价值,就不得不将其定价为2金币,也就是20枚银币。当然,顾客也会不愿意支付2个金币,而是拿出银币来交易。

那么我们来考虑一下如果没有政府背书会发生什么:金币和银币之间的比价关系将缺乏一个权威确定的标准,它们的汇率将是根据市场浮动的,如果今天市场的牌价为1枚金币换20枚银币,那么1枚金币就能够换20枚银币,20枚银币也能够换1枚金币,因为市场牌价是由互相平等的交易者自由交易而产生的,它就是实际能够发生的兑换,而不是任何人独断的规定。

在这种环境下,有些商家可能喜欢金币,有些商家则更爱好银币,但无论是以金币报价还是以银币报价,情况都差不多。当我报价1金币卖某件商品时,客户可以把他手头的20银币先在市场中兑换到1金币然后来支付,或者我也可以先收入20枚银币然后自己去市场兑换成金币。

因为没有政府背书,劣币的概念将不复存在,金币与银币在市场上处于对等的地位。

不过一些质疑者可能立即会指出比特币问题的特殊之处,与金币—银币的关系不同,比特币与法币的不对称性更加显著,关键在于,比特币总量恒定,是所谓通缩货币,而法币一般总会不断贬值。

但这有关系吗?因为法币不断贬值而能够驱逐其它竞争货币?这听起来就有点荒谬。

假设我手头有1个比特币和1万人民币,假设按照当前的市场汇率,它们大致相当——也就是说我可以随时到交易所用1个比特币换1万人民币,或者反之,无非是要支付非常少的利差和手续费而已。

那么现在我要去市场买东西,我是更愿意花掉1个比特币呢还是更愿意花掉1万人民币呢?由于我更看好比特币,更愿意囤积比特币,所以答案似乎是显然的,我更愿意花掉1万人民币而把比特币留在手里。

但问题在于,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更早就把这些人民币换成比特币呢?如果我早就持有这些人民币,而我又更偏好比特币,那么我可能早就把它们换成比特币了,为什么一定要到今天才来抉择呢?

而且由于交易的便利性,我可以随时,哪怕是在柜台前,通过我的智能手机把人民币卖出换来比特币,因此我更愿意花出哪种货币并不取决于我对两种货币的未来预期,而只取决于当前的市场报价——例如说,商家开出的价格。如果说商家愿意给比特币支付提供哪怕些微的优惠,以抵消我随时把人民币换成比特币时所需额外支出的手续费,那么我就没有理由拒绝这一优惠。比如市场汇率是1比特币换1万元,但商家开出的标价是0.99币或1万元,那么我与其花出1万人民币,还不如把它们先兑成比特币,付款后还多赚回0.01币。

那么商家可能给出这样的优惠吗?当然可能。事实上现在许多开通比特币支付的商家往往把汇率定在一个比市场偏高的位置而不是提供优惠,这是因为他们仍然偏爱法币,最终还要以法币结算。但试想如果情况倒过来,他们更偏爱比特币的话,当然可以为比特币支付提供更优惠的价格。

在传统的劣币驱逐良币的模式中,商家们当然也是更愿意收入良币的,但在商家和顾客的博弈中,法律压制了商家的主张,令商家无法自由开价。但是现在,商家更容易表达自己的偏好。作为顾客来说,我随时在人民币与比特币之间互相兑换并没有什么关系,但商家的兑换却相对麻烦,例如,如果他收入的是纸币,那么在把这些纸币存入银行之前无法随时兑换成比特币;或者,如果他通过信用卡刷卡机或支付宝之类电子平台收入人民币,往往需要支付另一笔手续费。最终兑换成比特币时商家也得支付一笔手续费。那么如果顾客能够让喜爱囤积比特币的商家免除这些中间环节,那么商家当然乐得提供优惠。而如果在市场中,商家们普遍都偏爱比特币,而顾客们也都偏爱比特币,那么顾客们也就没有理由非得捏着人民币等到用来购物,而不是趁早兑换成比特币了事。

到那个时候,人民币唯一优势可能是贷款消费,由于比特币的升值趋势和人民币的贬值趋势,人们可能很难借到比特币但容易借到人民币,因此顾客们可能更愿意选择信用卡透支消费而非使用比特币,哪怕后者有一定优惠而前者要支付额外的利息。但是,在比特币已趋于主流以至于能与法币分庭抗礼的情况下,法币现有的信贷体系势必遭受冲击。例如说,我如果借钱给你,最后得到的本利回馈超不过比特币的升值的话,他为什么要借钱给你而不是换成比特币呢?随着比特币的发展,一旦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以比特币计价,不仅将导致使用比特币的透支变得困难,而是将使得一切投资都变得慎重,一切透支都变得困难。而且,即便是在透支消费中人民币仍占优势,但作为现金的流通方面比特币不会被驱逐。除非到哪一天人们都没现金了,每个人的账户里都是负数,都拿不出钱来买比特币,只能以政府指定的方式透支购买指定商品,那么劣币的驱逐力也许还能发挥一些作用。但这顶多是法币系统走向崩溃的回光返照罢了。

总之,所谓劣币驱逐良币并不是市场自然发生的,而是“政府用劣币驱逐良币”的缩略而已,一旦能够摆脱政府的控制,这一劣币法则就会失效,而比特币恰恰是要让货币摆脱政府的控制,而让良币重回市场。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8 条评论

  1. 补充一下,最深重的一次政府用劣币驱逐良币大概就是用代金纸币取代黄金,国家规定一定纸币相当于一定黄金,但又限制黄金的自由流通。不如真金的代金券成为驱逐黄金的劣币,最终让金本位崩溃,但此事不是由于黄金,而是由于政府。

  2. 货币的根本特性就在于储存,为什么需要货币?人民币既不能吃也不能擦手,写字也嫌花,你为何需求人民币呢?其实你真正需求的都是其它消费品,你要买吃的买穿的买纸买笔,因此你需要人民币。但为什么呢?如果你可以直接获取想要的商品,那就不需要钱,比如在按需分配或者以物易物的环境下,人根本是不需要钱的。你出卖劳动力后如果直接获取到你想要的东西,那你也不需要领工资。但问题是,你并不是在卖出一件物品或者付出一定劳动力后,当下立即可以获得你想要的东西,而是想要延迟一下,或者积攒一下,到一定时候才兑现自己的付出。卖和买之间有一个时间差(也有空间差),而货币的意义就是在这个时间差之内提供价值的储存功能。因此货币的基本属性就是储存保值。

    而比特币由于总量有限,和不断贬值的法币相比,其储值功能更强,因此也就更会被当作货币被需求。

  3. 再重复一下……很多人都绕不过弯儿来,关键是我是否愿意拿比特币支付和我是投机还是囤币,是看涨还是看跌,以人民币计价还是以比特币计价都没有关系,只和哪种支付更方便或更优惠有关。凡是我愿意付人民币的地方,如果比特币支付更优惠,我干嘛不能先抛售人民币再来支付?

  4. 三分之一得篇幅就能说明白得道理,文章有点啰嗦了。

  5. 说白了就是政府的法定比价造成的,但在比特币世界了,政府无法对比特币进行法定比价。所以不适用 个累星罚啧

  6. 不错!
    倒数第二段不认同!
    比特币是优质货币,长期看涨,一样可以用于借贷,本金和利息都是按比特币结算就行了。
    你找借贷银行借一个比特币一年,按月息1%,一年后还1.12个比特币,银行愿意啊。
    如果比特币应用广泛,经商的老板缺资金,直接借比特币进货、付房租、水电、发工资、卖货直接收比特币,赚取比特币利润归还本息, 跟现在的老板找朋友或银行借人民币进行商业经营,获得利润归还本息有什么不同呢?

  7. 我说的是“一切投资都变得慎重,一切透支都变得困难”,而不是说透支不可能了。借贷当然还是会继续存在的,但是像现在这样以借贷为常态我觉得就很难了。借1个比特币还1.1个,银行当然愿意,但前提是你保证能还出呀。如果有20%的币最终还不回来,那么银行就不可能愿意以10%的利息放贷。在通胀社会,贷款利率很可能都低于M2增长率,市场上钱越来越多,如果现在的100块钱和1年后110块钱价值差不多,那么5%的贷款利息是相当安全的,相当于反过来少还5%,借100还95。但在比特币世界,市场中的币是越来越少的,如果现在的100元和1年后的95元价值差不多,那么如果还是5%的利息,那就相当于借100得实打实地还110。可想而知,借贷必定会变得更困难,借款人和放贷人都会对此更加慎重。

  8. 讲的非常简明。感谢。

    关于通缩世界里会发生什么,似乎不太容易想象。似乎历史上的通缩和未来比特币时代有所不同,但想象一下肯定很有意思,我觉得可能会有很多有趣的事发生….

    另外,我读过许多比特币经济方面的文章,似乎有一点都漏掉了。就是流通速度。

    其实仔细看看,比特币在流通上有先天性优势,它的信用背书是天生的,就是人们自由选择的结果。不会有各个国家,各个经济体间的利益纠葛,似乎也不会发生外汇管制这种事情。在大额流通上,它的速度应该是比现实世界快得多的;如果当前的区块确认制度有所该进的话,它的流通速度足以弥补总量的问题。

    那是,我猜测,银行合理的做法不是吸引多少量的存款,而是比拼手中比特币流水量。这样金融机构似乎更接近其本来功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