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的悖论——关于叫停抢票插件

下午刚看到铁道部说他们不会也没有权限去禁止浏览器抢票插件,还略感欣慰了一下,没想到其实是去找工信部来禁止了,只能叹口气。

禁止抢票插件的理由听起来很冠冕堂皇:抢票插件确实有效,但对其他旅客不公平。

是这回事吗?的确没错,刚出票几十秒就被抢票软件抢光了,其他旅客咋办呢?

但问题的关键并不是公平还是不公平,而是怎样的公平。如果说火车票始终是供求不平衡,总归会有一部分人买不到票或买不到理想的票,那么就其结果而言必定是不公平的,与其说我们要追求一种公平的结果,不如说我们追求的是以某种尽可能公平的方式达成最终不公平的结果。公平总是相对而言的,而不是一个绝对的一票否决的标尺。

在指责抢票插件的时候,甚至是一些中立的网友,都把上网技术薄弱的农民工抬出来了——你们懂得折腾这些个插件,人家农民工怎么办?对呀,农民工咋办呢?这是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并不只是在这个时候才抬出来问的。

本来农民工上网技术和上网条件薄弱,这件事情并不是极客们开发出抢票插件之后才出现的,从铁道部开通了那个坑爹的12306网站并把网络售票至于最优先的位置时,这个问题就早该提了。

农民工是有智慧的,他们虽然缺乏上网条件,但并不缺乏与人沟通的能力,他们可以组团找人帮忙嘛,只是花上几块钱劳务费,不需要买电脑,不需要什么培训,就能够弥补技术的短板,就可以买到票了,这不是挺好吗?但是不行,此路不通,好心人涉嫌倒卖火车票被拘留重罚,谁还敢帮忙?

农民工不太会用电脑,甚至大多没有个人的电脑,但是手机的普及率高啊,如果有个手机买票应用,或者至少让网站对手机更加兼容,那么农民工即便在工地上也可以在工作间歇买到票了呗,这不挺好吗?但是此路也不通。12306号称要开发手机版,但迟迟没有动静,但别人要开发个哪怕是查查票的手机应用呢,铁道部也要出面限制。

农民工即便会用电脑吧,也很少开通网银。那么如果火车票能够开放更多的支付方式,最好是能够快递上门、货到付款呢?农民工不是更容易买到票了吗?但是此路还是不通。12306只允许少数几家网银,支付宝之类的第三方支付方式都不允许,更不用说快递上门什么的了。你不搞,别的电子商城帮你搞呢?也不多收钱,就收个快递费,又花人工帮农民工抢票,又能够送票上门开通各种支付方式,岂不是很好吗?但是当然,此路仍然不通,除了12306,谁都不能卖。

没办法,农民工不能找好心人代购,不能用手机代购,不能找网商代购……只能乖乖地自己学电脑,亲自上网吧刷票。但是,农民工可比不上我们这些大学生啊,可以成天坐电脑前面没事儿就刷一刷,上网也都是包月的,他们工作很辛苦,要上网可能还得按时间掏钱,哪可能像我们这么能耗啊。那么,有好心人义务设计了一套插件,大大缩短了刷票所需要耗的时间和精力,自动化的提交也省去了农民工学习适应那个效率低下的12306网站的功夫,不是很好吗?不用说,此路还是不通。

我们看到,原本可能有好多种更方便买到票的途径,但没有一条途径不被禁止的。而在禁止每一条途径的时候,“公平”都可以是一个借口:毕竟每一条新的途径只能方便使用这一条途径的人,那么你就可以问:其他人怎么办?于是解决办法就是尽可能限制额外的渠道,只开放受到垄断控制的极少几条渠道,这样大家都扯平了。当然,人们也可能指责这些垄断的渠道也不公平,但垄断者说:只能这样了,否则你说哪种方式更公平?

事实上并没有哪“一种”方式会是更公平的。但是,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放开了各种渠道,从一开始就向民间组织和民间智慧敞开怀抱,那么当无数种渠道百花齐放的时候,一定可以形成一个更公平的环境。

权力的垄断只能维系表面上的公平,垄断者喜欢“公平”,因为公平是他们维持权力的借口。但实质上,不公平并没有被消除,反而成为一种制度化的合理性。

而每一步的开放从表面上看都会带来一种不公平,但从长远来看,竞争和互助的多元环境最终会比一家独裁的垄断环境来得公平。这就是公平的悖论——以公平的名义维护垄断,而以打破公平的方式来促进公平。

所以说,我一直都在鼓吹,谈自由而别谈平等。如果我们转变一下思路,别去纠缠于诸如农民工买票是否足够公平这样的问题,而是去关心农民工买票是否足够自由的问题,情况也许就会有所不同。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2 条评论

  1. 引用通知: 随轩 » 技术与钻空子——评阿里“抢月饼事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