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决定论与自由意志的聊天记录

昨晚和一个网友的QQ聊天,虽然并没有什么深入的见解,不过也算是表达了我对自由意志和决定论问题的最基本的着手方法吧。

这位网友当初是因为读了《大问题》,而导致陷入对“周围的世界是否存在”、“人有没有自由意志”、“因果关系是否是客观存在”等等问题的纠结之中,痛苦不堪,找到我来求助的。当时我回了一封邮件,不过也许没完全说到点子上,只是想指明一种一般性的解脱,这次通过QQ再聊了一下稍微具体的问题(决定论与自由意志),把我当时的回复和昨天的聊天都贴出来吧。对方的来信隐去,对方的QQ聊天也作了删减(以斜体表示),正常字体的都是我的文字:

 

回信:

感谢你的来信,我不太愿意用电话联系,因为我很不习惯通过电话交流,那样的话我会非常局促,请你原谅。

你的问题并不是哲学能够解决的,哲学家们并不比普通人更能够参透生命的意义。借用一句话说:人生是活明白的,而不是想明白的。

最令人恐惧的事情,莫过于“存在”本身,这个世界的存在,以及它成为彻底的虚无的可能性,是无限可怕的。只有麻木和痴呆的傻子才不会害怕这种绝对的虚无。勇敢的人也并不会消灭自己的恐惧,而只是能够面对恐惧而生活下去罢了。能够克服虚无的,不是那些文字游戏,而是鲜活的生活,在生活中我们感受到真真切切的喜悦和满足,也感受到如此真切的恐惧和失落,这种真实的感受,是任何怀疑论都消解不了的。

哲学家之所以能够不停地追问存在与虚无的大问题,而又不走火入魔惶恐迷失,只是因为哲学家把哲学追问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在追问、思考与批评中,就像在吃饭、探险和打架的活动中那样,获得了鲜活的感受。是追问的过程本身,而不是追问所获得的答案,让人得到了意义的感觉。哲学家的追问因此也是欲罢不能的,因为一旦停下来,看一看究竟得到了什么结论,就将发现,一切答案也只是虚无,一无所得。

人生也许只是一场游戏,一个电子游戏(但愿你玩过),这场游戏的结果是什么呢?你是失败了,就GameOver,获胜了,还是GameOver,或者说人生的迷宫永远也走不到终点,又或者说终点之后就是一切的Over……总之,这场游戏没有结果。那么,游戏还有意思吗?当然还是有的,如果要说游戏的意义,那只是在游戏的过程之中,每遇到的一个挑战,谜题,每通过一个关卡,都是令人喜悦的事情。至于这个游戏最终结束之后是什么,究竟是完全的over,还是下一个游戏,又或是永恒的轮回,我们不知道;至于这个游戏的进程是可以由我自由选择决定的,还是早已安排好的完全确定的进展,我们也不知道;甚至这个游戏之中是有许多参与者互相交流,还是说只有我一个人,他人都是无意识的NPC,我们也都不知道。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能够把握的是玩游戏的乐趣,一方面悬搁着这些难以解答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们也是可以乐在其中,这个游戏是否有意思取决于它的进程和我的投入,而与那些大问题的答案无关。这就是我能说的。

 

 

聊天记录:

……

嗯,决定论是什么?

因因果果之网

因果关联不等于决定论

消解了人习以为常的自主=自由意志。

如果没有因果性,才真的消解了自由意志呢。如果说我想做一件事,我去做一件事,以及我做了一件事之结果,这些事件里头没有因果关联,那么何来自由意志?

有因果性才有自由意志

你把因果性理解为充分必要条件,才会等于。因果性首先无非是事物之间的关联性,“事出有因”并不等于说必有某些确定的因必定导致特定的果。

说A因于B,并不等于若B必有A或若C则不能A。比如你一夜之间发了财,必然有原因,例如你买了彩票,但买了彩票并不必然导致发财,不买彩票也未必不能发财,但你发财与你买彩票之间确实存在关联性,这种关联就是一种因果性。

你非得把因果性看作充要条件,那就是非要把现实世界看作数学世界。那么数学世界的确是决定论的。但是现实世界何以能够被看作数学世界?这才成问题。所以决定论不是和因果性有关,而是与数学化有关。

对,我正是这样理解的,不过,难道不是特定的系列原因必然会导致那个特定的结果吗?物理定律不就是这样的吗?

嗯,你说的对数学化=决定论

蝴蝶效应就是数学化理想化的模型?

所以物理学就是对世界的数学化。这是一种构建,现实世界中所谓“特定系列的原因”是不能穷尽的,只有在实验室里精心打造的环境下才能做到,人为地构建一个类似数学理想世界的局部环境是可以做到的,设计例如一个精确的计算器等机械,就能够把数学世界的精确因果关联展现出来,所以数学化也是机械化,机械化的世界也是决定论的。然而整个现实世界“本身”是不是就是如此的?这也是成问题的。所以问题还是不在于因果性,而是在于相信机械式的人工构建的环境可以在理论上推广至整个世界

蝴蝶效应恰恰是揭示出这个推广所势必面对的根本困难。现实世界中的因果关联极其复杂,根本不可能被人类的能力所把握,一只蝴蝶有可能造成一场飓风,但是你不可能确定究竟是哪只蝴蝶,蝴蝶效应恰恰说的是人们根本难以穷尽出某个现实事件的原因,而且这个困难是数学上的,就是说即便你知道了所有的方程和定律,在数学上也不能精确求解。于是只有理想中的上帝能够真正地穷尽因果关系。但这种只有上帝才看得全的因果关系,是否仍然能够被认为是现实世界中的因果关系呢?这也是成问题的。于是问题仍然不是因果性,而是在于某种对超验世界的信念。就好比在近代科学之前,因为基督徒对上帝全知全能的信仰,也同样导致所谓决定论的思想,因为全能的上帝知道一切,所以一切都是上帝决定好了的。现代的决定论问题虽然与数学和物理学纠缠起来,不过本质上和上帝决定论一脉相承。

但是,不能被穷尽所有因果(枚举)难道就认为决定论是错误的吗?虽然决定论或许只是一种信仰。

没人说决定论错误,事实上决定论也不可能错误,你怎么可能证明决定论错了?理论上都不可能。按照规律提出一个科学预测,如果预测失败了,决定论就错了吗?我们总可以解释为某种还有未知的原因导致了预测的不准。

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相信人类是有自由意志的?

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你可以选择相信或不相信吗?如果你能够做出这么一个选择,这就是自由意志。

但是同时相信决定论和自由意志不是很矛盾吗?

看看康德就不矛盾了。。

康德的自由不是只是一个假定吗?

是悬设,是你必须要设的,既是一种信念也是理性的必须。因为你要理性,要讨论问题,就必须设定这个假定。你要问问题,进行选择,就必须设定自由意志。不悬设自由可以,对生活没什么妨碍,但你就不能进行实践理性的反思,你就不能问:这件事做得对不对,我该怎么做,我该信哪个等等,这些问题都变成无意义的问题了。所以你要讨论就要悬设。康德是这个意思

那康德岂不是太“实用”主义了?听起来想人类的一厢情愿似的…

但决定论同样是人类的一厢情愿啊,凭什么就相信世界就是一个数学机器呢?凭什么相信凭借有限的人类能力所构建出来的机械关联方式就是世界最基本的因果关联模式呢?自由意志的确就是这样一个悬设,但决定论也类似,也是一种悬设,也只有悬设决定论才能进行科学讨论,我们只能一厢情愿地认定一个未知的结论是由某个未知的原因造成的,这样才可能继续科学探究。虽然说量子力学打破了机械决定论,不过仍然是某种数学的决定论。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22 条评论

  1. (Ps:此段言论先不涉你跟我聊天时说过的“因果只是一种联系性”,先按照“常识”意义上就把因果等同与必然。也不说康德。)

    古君,决定论和能被证实,也不能被证伪,同时,有都对人类极端重要的信念,没有决定论就没有科学,没有自由就没有实践;我原来很纠结,不是因为它们都只是两种信念,而是因为:万一,决定论是正确的呢?“那么人类的尊严?——“宿命论让人类的尊严受损,人们不愿意接受它,这是个情感上的问题。” (你这里的宿命论可以理解为决定论吧?)所以,我的内心特别想通过某种方式确定、确证人类是自由的!所以痛苦!——一种由于自由这种对于人类来说极其重要的价值,突然变的不确定所带来的苦恼和恐惧!

    而且我们从小受到的科学教育、马哲教育,一直就教育我们:宇宙就是因因果果之网。所以骨子里一直就觉得决定论是对的;同时,作为一个凡人,一直也觉得自己是有自由意志的。并且,这两者在思想-内心深处似乎也从未冲突过。而只有读到《大问题》之后,我突然惊醒了:对啊,这两者是冲突的啊!但,同时骨子里又觉得好像决定论更根本,是“宇宙大法”,自由应该建立于其上,但这按照决定论明显不可能!

    写到这,突然想起:其实在高中学马哲那会,讲到必然性和自由时也不是完全没意识到二者可能是冲突的。那时的想法是:物质宇宙进化,动物进化,进化出人,然后因为人的大脑-意识无限复杂,所以具有了自由!(总之,一种建立在决定论前提之下的笼统的自由)当时内心的疑惑就被这样消解掉了。

    今天状态不佳,头脑不清,写的有点混乱,望君见谅~

  2. 对,当时就是想把自由建立在决定论之上而不得,而痛苦的!其实,我那时就是认为决定论是宇宙大法,更根本!甚至在读《大问题》时也是,我就是认为决定论(宇宙处在因因果果之网)是绝对真理,终极信仰!信仰到根本就没觉得那只是一个信仰!“浑然不觉、天经地义!”(ps:我修正一下,我后来知道/意识到决定论只是一个信念,可能还是在和你上面的上次聊天的时候)就像你说的“你非得把因果性看作充要条件,那就是非要把现实世界看作数学世界。那么数学世界的确是决定论的”,这就是我当时的世界图景,我也就是希图在这个前提下,寻找自由!可这,明显似乎是不可能的。

    • @张生年: @张生年: 你确实体验到你是自由的,这一点没疑问吧?问题在于这种体验,你怀疑它是一种假象。但没关系,假象就假象,自然科学能够解释这一假象吗?即便说进化论能够解释智能的产生,但要怎么来解释自由意志这种“假象”呢?你只有把一个事物客观化、对象化,才能够纳入自然科学的视野,但问题是你自己的自由意志这件事情没办法对象化,对象化要求某个主体抽身于外来客观地观审,但惟独“主观性”本身没办法客观化地考察。所以自然科学的方法显然是有边界的,自由意志是自然科学疆界之外的东西。你说它是真实也好,假象也罢,都不是自然科学管得着的事情。所谓“冲突”,总是在于一个公共的领域,你说是假象他说是真相,于是发生冲突,但如果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公共领域呢?如果说自然科学的领地本身是有限的呢?

  3. “你只有把一个事物客观化、对象化,才能够纳入自然科学的视野,但问题是你自己的自由意志这件事情没办法对象化,对象化要求某个主体抽身于外来客观地观审,但惟独“主观性”本身没办法客观化地考察。所以自然科学的方法显然是有边界的,自由意志是自然科学疆界之外的东西。”

    嗯,这段话很有道理,一语惊醒梦中人!谢谢啊,非常感谢!

  4. 一些思想片段:

    古君,看了你今天晚上给我的回复,戚然欣喜之余,受你这些想法的刺激和启发,我的脑子突然想到另一个话题:西医和中医的不同。在你博客里曾经看到过你写中医科学性的文章,我自己因为专业和爱好的缘故对这些议题也有所涉猎。

    以下是我的一下粗陋想法,不求严谨,叙述也不尽通畅,只是一个思想片段:

    【西医,建立在生理学基础上的医学。其正如你论述科学所言“外在化”、“客观化”。
    中医不同,中医是一种“天人合一”式的医学,其特点正是“内在化”。】

    【生命是什么?人是什么?按照你的说法,科学是有限的。那么,即使科学无限发展,还是解不开人之谜!】

    西医,来自于源“主客两分”的科学。中医,却是“天人合一,泯主客”的。

    为什么,要将自然外在于自己的呢? 可以接受身体是自己的,为什么不可以把自然当成自己广义的身体呢?——人,是宇宙的心灵!

    【所以,西医是“非人”的科学,不是“全人”的科学。】

    两种医学:还原论的与整体论的;形而下的与形而上的;实体论的与功能论的

    【实体论的与功能论的:西方科学为什么非要从物质的角度,把一个东西一点点的拆成“颗粒”呢?有没有另外一种科学,它按照“功能”的角度,把原本分属于不同实体的部分,组合成一种“功能实体”?事实上,所谓的实体,不就是一种建构吗?甚至,不是可以把任意的不同东西组合起来,把它定义为一个“新的东西”!所谓的分类,不过只是人类的建构罢了!】

    【中医的“肝”和西医的“肝”是不同的,西医的肝是由一粒粒的肝细胞所构成,然后运行它的生化功能;中医的肝,可能也包括西医肝的部分功能,但也可能包括西医肾的部分功能!】

    【虚拟实体!】

    【中医和西医只是对“器官”的分类方式、标准、根据、角度不同!】
    ****************************************************************
    所谓“主客两分” 、“天人合一”,我看过张世英老先生的《新哲学讲演录》~其实,我倒是很喜欢中国思想的那种感觉的,感悟式的思考方式~

    【为什么,要将自然外在于自己的呢? 可以接受身体是自己的,为什么不可以把自然当成自己广义的身体呢?——人,是宇宙的心灵!】

  5. 古君明鉴:

    细细感觉,“决定”和“自由”好像是两个“互定义”的概念。即,它们是一对反义词!

    决定论和自由在本根上会不会有可能是同一个东西?

    决定论和自由像是一个悖论:现在设想两个人,A相信自由意志论,B相信决定论。
    按决定论:那么究竟是某种原因决定了A必然相信自由意志论呢?还是决定了B必然相信决定论?
    按自由意志论:一个人可以自由的选择相信决定论吗?
    ******************************************************
    画中画: ……,你在画一幅自己画自画像的自画像 ,…… (如此以至无限……)

    那么,
    1)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你(真实自由的,而不是被画的)?

    2)如果这一序列是有限的,它的首端是不是,不是你在画自己的自画像,而是上帝在画你;末端,是不是最后一个画者不再画画?这种情况有点像《大话西游》里,至尊宝为救白晶晶,数次利用月光宝盒穿越。那么,有没有最后一次:穿越到末端,穿越到盘丝洞?
    ******************************************************
    我觉得,讨论决定论和自由意志论,有点像要超出某种“边界”的感觉。好像根子上,这两者是一种悖论性质的东西!更或者,它们可能是同一种东西!

    甚至我想,这个论题或者根本就不能被拿来讨论的(因为它像要超出某种“边界”)!在沉默处可以感受到二者的真理性,但是一旦拿到光亮处,一讨论,一说,就马上变成一种难以理清的悖论!“不可说,不可说”!

    “林中路静悄悄,我默默行走,我感到自由……”

  6. @张生年: 我不觉得决定和自由是一对反义词。决定的反义词是随机,自由的反义词是奴役,它们是两个问题。非决定的随机的世界图景同样会产生自由意志问题:如果我此刻的思想和行动都不是由我前一刻的思想决定的,而是随机发生的,那么我又何谈意志自由?自由的概念既包含不受外力决定的意思,也包含自己决定自己的意思,如果决定论是虚假的,自己根本不能够决定自己,自由意志也不是同样无所着落?如果说悖论,不是决定与自由这二者之间的悖论,而是“自由”,或“自我”的概念本身就蕴含着某种悖论。

  7. 我有一个观点:自由,最源始的意思就是“自由自在”,即随心所欲,随机,随即!

    鱼儿自由自在: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自由意志可以理解为自主意志(?),但我觉得随机性其实正是自由的得以成立前提之一。

    当我闲来无事,无意间挠挠自己的头,我忽然发现自己是自由的!(随机、自由、自主)

  8. 我又想到一个:如果,一个人的思想不受文化、自己偏见等等一些东西的限制,那么他的自由将无以着落!一个“赤裸”的人,若果说他是自由的,意味着什么呢?自由正是在一定的限制下才得以成立,就像你说的康德的那段话中,“鸽子在天空飞,空气阻力什么的”…… 没有阻力,就没有飞翔;没有限制,就没有自由!

  9. 自由就像是一个”杠杆“,只有在”决定的着力点”上,才能发力!

  10. @张生年: 我理解的自由不是鱼那种自由,也不是“无意间”的那种自由,我以为我们在谈论“自由意志”,没想到你心目中的自由是无意识的随机行为,照这么说量子最自由了。放在水杯里的花粉,随机地飘动,它们也很自由?

  11. 我的意思不是说,自由时那种决定论意义下的“自由自在感”,我的意思是,“鱼的那种自由”映照出人的自由意志,它们“很像”。鱼的自由自在正是人将自己的自由意志“投射”在鱼的身上!

    我后面说的这些,主要就是想说明两个观点(想法):

    1)随机性是自由的前提之一!但肯定随机性,并不是肯定非决定论意义上的所谓的自由!但,没有随机性也绝对没有自由。所以我追述了“自由”的源始含义!我觉得,自由就从这个词的源始含义上来说,其概念里面的核心之一就是随机性。

    2)自由,似乎只有当人在一定程度上被一些东西决定了的前提下,才是可能的。 “鸽子在天空飞,空气阻力什么的”…… 没有阻力,就没有飞翔;没有限制,就没有自由!

    Ps; 我这些都是想法而已,联想,而不太讲求逻辑的严洽。。。~

  12. “鱼的那种自由”映照出人的自由意志,它们“很像”。鱼的自由自在正是人将自己的自由意志“投射”在鱼的身上!——同时,这种投射也折射出人类的词汇里,”自由“这个词的意思里就包括随意的感觉的。

    人因为看到鱼的自由,而想到自己”真正的自由“!

    真正的自由:人类自我掌控之下的行为,自主之下的行为!

  13. @张生年: 我没有看出随机性何以是自由的前提了。当然,自由的前提是我可以做这件事,也可以不做这件事。但这种多重可能性与其说是随机,不如说是随意、随我,要害是“我”而不是随机。“自由”这个词的原始含义是什么?无论从中西语源还是从逻辑上,都没有包含随机性的概念,你是怎样追溯它的原始含义的?你说自由里头包含随机的感觉,这是你作为一个现代人的感觉,而不是什么原始的意义。庄子那个故事讲的是鱼之“乐”,没有讲鱼自由不自由的事情,把这个故事理解为关于自由的故事,这也是你附会上去的。不是说这种附会没有道理,但这不算是什么“源始”的追溯。

  14. 嗯,你说的有道理!

    我当然知道“庄子观鱼”的故事,原意是什么!我前面引这个故事主要是为了说明【人因为看到鱼的自由,而想到自己”真正的自由“!】~

    唉,说了半天,自由还是自由。。。

    我相信自由,
    我不相信决定论意义下的“相容论”的自由,
    也不相信非决定论所谓的随机性的自由。

    自由,真是个神秘的东西,
    ——如果有的话~

  15. #作小白状# 我的头像怎么变成这样了? 还有古兄,一个建议,你这个发评论的对话框,能不能变大一点,宽一点?~发着有点不方便~ #星星眼#

    • 头像是根据Email自动生成的,至于改了Email以后从人人连接登录的头像也换了,这个可能是插件还不够周到……要改变你的Email自动显示的头像,可以到gravatar设置你的通用头像。至于评论框,以前是可以在右下角拖动它的大小的,至于现在为啥不能拖了,估计是js冲突,还有待我折腾折腾,过几天再说吧……

  16. 嗯,关于这个“自由源始含义的追溯”我是有点“主观”了,其实这只是我体察自己内心的感觉!

  17. 古君,试看此条校内状态:

    张生年 : 转自陈咪miya: 唔。。有时这么强盗般的温柔,也是蛮甜蜜的~
    武汉市 : 什么新的婚姻法,什么财产,什么钱不钱的,只要你喜欢老子,老子连命都是你的!

    王万霞2011-08-21 16:26
    说了的很多是做不到的回复

    张生年2011-08-21 16:30
    回复王万霞:“永远到底有多远”,“永远”只在心里。承诺确实只是承诺,承诺本身就包含着可能做不到的可能。问题只是,你愿意相信吗?很多事,信就有,不信就没有!
    *****************************************************************
    【猜想】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自由也像上面说的“永远”那样,是一种“信了就有,不信就没有”东西!自由会不会是一种精神-意识的自我确认,在此确认中产生的一种神奇的东西呢?自由会不会是一种不可说的东西,你不说它还存在,你一说,就掉进了词汇的巢穴里——它就反而没了呢?自由会不会是一种“超越”于词汇,在其之上、之外的东西?

  18. 不错的文章,内容气贯长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