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决定论与自由意志的聊天记录

昨晚和一个网友的QQ聊天,虽然并没有什么深入的见解,不过也算是表达了我对自由意志和决定论问题的最基本的着手方法吧。

这位网友当初是因为读了《大问题》,而导致陷入对“周围的世界是否存在”、“人有没有自由意志”、“因果关系是否是客观存在”等等问题的纠结之中,痛苦不堪,找到我来求助的。当时我回了一封邮件,不过也许没完全说到点子上,只是想指明一种一般性的解脱,这次通过QQ再聊了一下稍微具体的问题(决定论与自由意志),把我当时的回复和昨天的聊天都贴出来吧。对方的来信隐去,对方的QQ聊天也作了删减(以斜体表示),正常字体的都是我的文字:

 

回信:

感谢你的来信,我不太愿意用电话联系,因为我很不习惯通过电话交流,那样的话我会非常局促,请你原谅。

你的问题并不是哲学能够解决的,哲学家们并不比普通人更能够参透生命的意义。借用一句话说:人生是活明白的,而不是想明白的。

最令人恐惧的事情,莫过于“存在”本身,这个世界的存在,以及它成为彻底的虚无的可能性,是无限可怕的。只有麻木和痴呆的傻子才不会害怕这种绝对的虚无。勇敢的人也并不会消灭自己的恐惧,而只是能够面对恐惧而生活下去罢了。能够克服虚无的,不是那些文字游戏,而是鲜活的生活,在生活中我们感受到真真切切的喜悦和满足,也感受到如此真切的恐惧和失落,这种真实的感受,是任何怀疑论都消解不了的。

哲学家之所以能够不停地追问存在与虚无的大问题,而又不走火入魔惶恐迷失,只是因为哲学家把哲学追问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在追问、思考与批评中,就像在吃饭、探险和打架的活动中那样,获得了鲜活的感受。是追问的过程本身,而不是追问所获得的答案,让人得到了意义的感觉。哲学家的追问因此也是欲罢不能的,因为一旦停下来,看一看究竟得到了什么结论,就将发现,一切答案也只是虚无,一无所得。

人生也许只是一场游戏,一个电子游戏(但愿你玩过),这场游戏的结果是什么呢?你是失败了,就GameOver,获胜了,还是GameOver,或者说人生的迷宫永远也走不到终点,又或者说终点之后就是一切的Over……总之,这场游戏没有结果。那么,游戏还有意思吗?当然还是有的,如果要说游戏的意义,那只是在游戏的过程之中,每遇到的一个挑战,谜题,每通过一个关卡,都是令人喜悦的事情。至于这个游戏最终结束之后是什么,究竟是完全的over,还是下一个游戏,又或是永恒的轮回,我们不知道;至于这个游戏的进程是可以由我自由选择决定的,还是早已安排好的完全确定的进展,我们也不知道;甚至这个游戏之中是有许多参与者互相交流,还是说只有我一个人,他人都是无意识的NPC,我们也都不知道。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能够把握的是玩游戏的乐趣,一方面悬搁着这些难以解答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们也是可以乐在其中,这个游戏是否有意思取决于它的进程和我的投入,而与那些大问题的答案无关。这就是我能说的。

 

 

聊天记录:

……

嗯,决定论是什么?

因因果果之网

因果关联不等于决定论

消解了人习以为常的自主=自由意志。

如果没有因果性,才真的消解了自由意志呢。如果说我想做一件事,我去做一件事,以及我做了一件事之结果,这些事件里头没有因果关联,那么何来自由意志?

有因果性才有自由意志

你把因果性理解为充分必要条件,才会等于。因果性首先无非是事物之间的关联性,“事出有因”并不等于说必有某些确定的因必定导致特定的果。

说A因于B,并不等于若B必有A或若C则不能A。比如你一夜之间发了财,必然有原因,例如你买了彩票,但买了彩票并不必然导致发财,不买彩票也未必不能发财,但你发财与你买彩票之间确实存在关联性,这种关联就是一种因果性。

你非得把因果性看作充要条件,那就是非要把现实世界看作数学世界。那么数学世界的确是决定论的。但是现实世界何以能够被看作数学世界?这才成问题。所以决定论不是和因果性有关,而是与数学化有关。

对,我正是这样理解的,不过,难道不是特定的系列原因必然会导致那个特定的结果吗?物理定律不就是这样的吗?

嗯,你说的对数学化=决定论

蝴蝶效应就是数学化理想化的模型?

所以物理学就是对世界的数学化。这是一种构建,现实世界中所谓“特定系列的原因”是不能穷尽的,只有在实验室里精心打造的环境下才能做到,人为地构建一个类似数学理想世界的局部环境是可以做到的,设计例如一个精确的计算器等机械,就能够把数学世界的精确因果关联展现出来,所以数学化也是机械化,机械化的世界也是决定论的。然而整个现实世界“本身”是不是就是如此的?这也是成问题的。所以问题还是不在于因果性,而是在于相信机械式的人工构建的环境可以在理论上推广至整个世界

蝴蝶效应恰恰是揭示出这个推广所势必面对的根本困难。现实世界中的因果关联极其复杂,根本不可能被人类的能力所把握,一只蝴蝶有可能造成一场飓风,但是你不可能确定究竟是哪只蝴蝶,蝴蝶效应恰恰说的是人们根本难以穷尽出某个现实事件的原因,而且这个困难是数学上的,就是说即便你知道了所有的方程和定律,在数学上也不能精确求解。于是只有理想中的上帝能够真正地穷尽因果关系。但这种只有上帝才看得全的因果关系,是否仍然能够被认为是现实世界中的因果关系呢?这也是成问题的。于是问题仍然不是因果性,而是在于某种对超验世界的信念。就好比在近代科学之前,因为基督徒对上帝全知全能的信仰,也同样导致所谓决定论的思想,因为全能的上帝知道一切,所以一切都是上帝决定好了的。现代的决定论问题虽然与数学和物理学纠缠起来,不过本质上和上帝决定论一脉相承。

但是,不能被穷尽所有因果(枚举)难道就认为决定论是错误的吗?虽然决定论或许只是一种信仰。

没人说决定论错误,事实上决定论也不可能错误,你怎么可能证明决定论错了?理论上都不可能。按照规律提出一个科学预测,如果预测失败了,决定论就错了吗?我们总可以解释为某种还有未知的原因导致了预测的不准。

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相信人类是有自由意志的?

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你可以选择相信或不相信吗?如果你能够做出这么一个选择,这就是自由意志。

但是同时相信决定论和自由意志不是很矛盾吗?

看看康德就不矛盾了。。

康德的自由不是只是一个假定吗?

是悬设,是你必须要设的,既是一种信念也是理性的必须。因为你要理性,要讨论问题,就必须设定这个假定。你要问问题,进行选择,就必须设定自由意志。不悬设自由可以,对生活没什么妨碍,但你就不能进行实践理性的反思,你就不能问:这件事做得对不对,我该怎么做,我该信哪个等等,这些问题都变成无意义的问题了。所以你要讨论就要悬设。康德是这个意思

那康德岂不是太“实用”主义了?听起来想人类的一厢情愿似的…

但决定论同样是人类的一厢情愿啊,凭什么就相信世界就是一个数学机器呢?凭什么相信凭借有限的人类能力所构建出来的机械关联方式就是世界最基本的因果关联模式呢?自由意志的确就是这样一个悬设,但决定论也类似,也是一种悬设,也只有悬设决定论才能进行科学讨论,我们只能一厢情愿地认定一个未知的结论是由某个未知的原因造成的,这样才可能继续科学探究。虽然说量子力学打破了机械决定论,不过仍然是某种数学的决定论。

关于 胡翌霖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副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