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的保护及其与旅游业的关系”社会实践感想

我们社会实践的主题是“传统文化的保护及其与旅游业的关系”,带着这个问题,我们考察了山西的平遥古城、五台山等地点,下面我主要联系在平遥古城参观考察的体会,谈一谈我对这个题目的看法。

首先,再具体地看这个主题,这里牵涉出三个主要的问题:第一,什么是传统?第二,如何保护?第三,旅游业的意义是什么——究竟是为了保护传统而要发展旅游业,还是为了发展旅游业而保护传统,或者说这二者是否真能够相互促进?

对这三个问题的回答往往是相关联的,例如,如果将传统看作是一种“资源”——这正是访谈中当地官员流露出的意思——那么,对资源的保护就是有限度地开发利用,最后争取物尽其用,让被开采的资源充分发挥其经济效益,具体来讲,就是通过旅游业及其带动的相关产业来实现了。

从自然资源到人力资源,将一切事物看作“资源”是现代人的习惯,这种视角并不能说错误,但如果执此一端,总觉得还有所缺失。

资源本身没有内在的价值,而只有当其被利用而为其它目的服务时才具有使用价值。另一些人则强调传统也具有内在的价值,也就是说,即便不能产生效益,对传统的保护本身也是有意义的。将传统看作“遗产”就是一种折中的视角——遗产既具有使用价值,而且其本身——出于对祖先的尊崇和对遗产本身的敬重——也是值得珍视的,又或者把传统比作是泛黄的相片,即便没有什么用处,但也不舍得丢弃。出于这种对传统的理解,保护传统的方式大约就是将它们珍重地装裱起来,藏在玻璃中供人唏嘘感叹。至于旅游业,则有助于让更多的人来参观这些宝物,这同时也有利于提供对那些宝物的维护保养的资金。

这种方式在平遥古城的规划中也体现出来了——他们把各个景点都建设成“博物馆”,将文物和故事摆放在玻璃橱窗中供人观赏。

然而,以上这两种视角都有着某种局限——它们都将传统看作某种有形的东西,是那些瓶瓶罐罐、屋宇楼阁等东西,另一方面,它们都把传统看作是从过去流传下来的东西,也就是那些老的、旧的东西。

传,传递;统,统绪,本意是丝线的头绪。事实上,传统并不是某种东西,更不是从过去流传下来的东西,而实在是指“流传”本身。传统既不是过去,也不是现在,而恰恰是过去和现在间的传递,是连接过去和现在的线索和头绪。

当我们把“传统的”用作修饰词时,它意味着这件事物是追溯过去的线索,意味着它联系着过去与现在。而那些与现在割断了联系的事物,即便它有多么古老和神奇,它都不能被称作“传统的”。也就是说,当一件东西被安置在了博物馆的橱窗中时,当它被细心地保护起来而避免扰动时,它与现在的联系就割断了。如果一件东西被保存和修缮的如此之好,以至于他不再受到时间和空间的影响,就好像一件收藏品,无论我们在几十年前还是几十年后,无论我们在平遥的博物馆还是大英博物馆来观看,它都是一成不变的——这便意味着它已经从时代中隔离了出来,从而与“现在”断裂了。它将永远只是一件文物,却再不能承载“传统”。

这便导致了一个悖论——当我们越是去“保护”传统时,我们就越是在割断它。

每一个时代都是当时的人们的“现代”,但唯独只有我们这个时代是以“现代”标榜自身,这里所体现出的正是传统的断裂——无论是贬斥过去,还是“保护”过去,人们都在努力地将现在与过去分开,然而,彻底割断传统是不可能的,因为一旦有了文明,就有了传统。人们的思维、习俗、礼仪、语言,无不浸透着传统。也就是说,在任何一种并非凭空出现的事物中,都存在着与过去相连接的线索——而没有任何东西是凭空出现的。一些革新者试图摆脱传统的束缚创造新的文化,但这些努力无不以失败告终。他们会将原因归结为传统的残余力量的阻碍,但真正的问题在于,摆脱传统的羁绊而建筑空中楼阁本来就是一种幻想。从文艺复兴到科学革命,没有哪次伟大的变革不是立足于传统的再发现的。传统并不意味着守旧,恰好相反,一成不变的东西不是传统,只有通过不停的变革以保持与时代的联系的事物才是传统的承载者。传统固然是前进的阻力,但正如地面的摩擦力,它既是行走的阻力也是动力,没有这种阻力,我们要么寸步难行,要么一旦启动便失去控制,直至撞个头破血流。

好在我们不可能摆脱传统的阻力,于是问题的关键并不是传统的“保护”,而是去正视我们与传统的关系。

平遥古城的特色是,它仍然是“活”的,它仍是一座有生命的城。并不是像其它已经现代化的大城市中的哪些支离破碎散落着的古建筑,也不像一片早已死寂的遗迹,平遥古城的宝贵在于它是一个整体——不仅有完整的城墙和完整的建筑,还有生活着的居民,这座城的生命从未间断。就在不久以前,这里的孩子们还在文庙中上课,这里的政府还在县衙里办公……这就是传统,我们看到了联接着时代一条长长的线索。值得我们敬畏珍视的并不是平遥城过去的辉煌,也不是它现在的成就,而正是这种联系。

2007年8月30日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2 条评论

  1. 引用通知: 曲阜教堂与中国传统的时间与空间 | 随轩

  2. 引用通知: victor : 也来说说“政教分离” - [我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