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言片语第一集

想到平时随便想到一些东西,随手写些只言片语的话也不错。不过,如果一小段话就要贴一篇网志的话势必使我的博客趋于零乱琐碎,因此到只言片语集满一千字以上后再发一篇,下面是第一篇。

l 如果放弃达尔文主义,相信生存和繁衍不一定是最重要的乃至唯一重要的。那么,对一个民族或一种文化而言,求生求存固然重要,但绝不是唯一值得关切的。以亡国灭种、民族存亡关头为借口放弃信念、苟且偷生,并不是真正可敬的。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希腊等伟大的文明可不都是被别人“亡国灭种”了吗?但他们的辉煌却是永恒的。特别是古希腊的精神将流传百世。“亡国灭种”并不可悲,更可悲的是失去了灵魂的民族。

l “我的思想体系……”——尽管有人批评我措辞的狂妄(据说只有伟大的哲人才配称“体系”),我仍然乐意使用这个词:“我的思想是一个体系,只不过我还没有完整地写出来(也就是说,是思想体系而不是理论体系)。”——我正是始终坚持这一信念而写作的,这一信念使得我时时留意着我在不同领域、不同话题和不同与境中所表达的意见的一致性——我所表述的每一个立场都应该在我的“体系”中找到它的位置。随着视角和与境的变化,我的说法或许会出现某些冲突,但这种冲突是可调和的、是保证我的思想具有生命力的适度的张力,而不是断裂。不敢宣称自己的思想是成体系的人,是不是没有信心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自圆其说”呢?我有这种信心,也有这种执着。我的思想总是在不停地为过去已说的东西作辩护的过程中不断发展的,所以,我喜欢说“我曾经说过……”。

l 我的多元主义并不是对自己的立场和信念漠不关心,恰恰相反,多元主义关心树立自己的立场和信念正如其也尊重他人的立场和信念。所以多元主义并非取消立场和信念,反而是要强调它们。多元主义就其本身而言与其说也被归为一种立场,倒不如说是一种态度。多元主义也不是要取消争辩,而是要强调争辩的双方互相平等。多元主义也不是对“真理”的轻蔑,恰恰相反,它强调的是对真理的敬畏——渺小的我们并不能把真理握在自己手中,自以为占据真理的人才是真正蔑视真理的人。

l 一个国家或民族的表现在许多时候可以比作一个人,有些人内向,有些人外向,有些人冷淡,有些人狂热。民族的性格各有特色,但正如人的性格那样,并没有什么是绝对优秀或绝对恶劣的。或许有些民族在某些时候特别疯狂或偏执,但是我们如果能够同情疯子狂人的话——天才与疯子,哲学家与精神病、艺术家与偏执狂常常逗只是一步之隔,看看纳粹德国的疯狂和日本的偏执——他们像不像十足的疯子狂人?再看看他们发疯之前,岂不正是充满着哲学与浪漫的国度?残暴和杀戮当然不值得体谅,然而正如不能因为仅看到尼采晚年作为精神病人的一面,或者仅看到凡高精神病发作时表现出的粗暴和攻击性,就忘记了他们的超凡。

l 人类中心主义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现代人错置了自己的位置——歌颂贪欲的资本主义将人性降低至兽性的标准,科学和技术却使人们掌握了神的权柄。

l 科学探索与其说是为了“了解”或“预测”,倒不如说,是为了“理解”。寻求理解又是为了什么呢?不为什么。

l 人类有一种本领叫做“习以为常”或者说“见怪不怪”。设想有一个生活在赤道附近的部落迁居到了北方,第一次见着冰雪,恐怕会为之惊诧敬畏,他会对为何水会结成冰而感到神奇奥妙。然而,当他们习以为常之后,或者,到了他们的后代,后代的后代,人们恐怕不再会为习以为常的冰雪感到奇怪,尽管他们可能始终都没有搞明白为何水会结成冰。后代的知识并没有比前辈增加,事实上,反倒比前辈少了关于赤道地带的经验。但是,他们的敬畏和惊诧却消失了……世界的“祛魅”如果仅仅是由于人类知识增加的缘故,那倒也罢,然而,在许多方面并非如此——人们从未搞懂那些原本使人们惊诧的事物,却因为习以为常,而忘记了惊诧和敬畏。……我们真的搞明白为何水会结成冰了吗?

2007年8月29日

最新评论

 
mist

2007-08-29 22:59:24 匿名 211.166.9.17 [回复]

哈~我向来是想起什么就贴什么 
个人具有反省自我的能力,不过我不知道国家或民族是否也具有~ 
ps,我的space的地址是fiatmist.spaces.live.com 
我qzone上也有说明

  
yeziqiu

2007-08-29 23:02:07 匿名 211.161.41.29 [回复]

渺小的我们并不能把真理握在自己手中,自以为占据真理的人才是真正蔑视真理的人 
–说的好!

  
古雴

2007-08-29 23:47:43 http://epr.ycool.com/ [回复]

国家和民族不仅会反省,还会自暴自弃或矫枉过正呢。中国对传统的断裂就是如此。 
PS:mist的博客怎么是“Runtime Error”……

  
mist

2007-08-30 00:07:14 匿名 221.130.189.94 [回复]

此反省非彼反省,我没有说清楚~我大致指的对象是做出某一行为的那一代群体,而不是经过若干代之后的。 
space我访问没事啊~你问问ceiling或meiko能否浏览? 
我用ie7.0或者netscape9beta2都正常

  
UNIC

2007-08-30 00:16:04 匿名 220.171.179.2 [回复]

这倒让我想到有没有可能性搞个什么国家无意识理论出来?一个以国家为单位的集体,它的各个部位不知道有没有与超我\本我\自我之类的对应 
看看容格和福罗母可能很有帮助

  
古雴

2007-08-30 00:21:54 http://epr.ycool.com/ [回复]

群体心理学早已成为心理学的一个领域。 
又关于国家或民族的“精神”,大概可以追溯到黑格尔的理论。 
说到反省,总是对过去的反省。如果时间跨度仅仅是一代人,那么不就是在说个人自己的反省吗?作为整个民族而言,生命周期当然与人的一代不能比,几代人也就是呼吸间的事情~当然,如果你要问民族有没有“自我意识”,那就去问黑格尔吧,我在这里无非是做点比喻罢了。

  
mist

2007-08-30 00:37:57 匿名 221.130.189.94 [回复]

我不喜欢世界精神,理由大致是因为每个个人的行为都可归约于世界精神,我们都是它操纵的傀儡.不过我读他的东西不多,多半是我理解错误了~

  
unic

2007-08-30 16:28:32 匿名 222.82.77.177 [回复]

是啊,现在有集体无意识\社会无意识.我是说不知道现在已经有可以和国家各个职能方面详细对应的学说没有~~~其实意义也许不大. 
至于黑格尔,完全从无涉及~~~~~~~~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