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麦瑞尔•戴维斯:《达尔文与基要主义》

[英]麦瑞尔·戴维斯:《达尔文与基要主义》,张增一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3月

这本书以前读过一遍,不过似乎没有做摘记。今天以很快的速度重读了一遍。

顺便说两句闲话:这套“后现代交锋丛书”内容上说起来都是很不错的,但……唉,这么小一本书,7万字就要用5.375印张,还要定12.8元!还有,金吾伦先生对文库写的总序和王治河先生的汉译前言当然很不错,一般说来字数也算不上过长,但是放在这么一本小书里头……序、前言,再加上本书的译者导读,已经差不多是半本书了……

张增一:导读:

第7~8页
创世论的共同特征是不接受进化论,主张和赞成超自然力量或上帝的直接创造。古老地球创世论接受了现代科学中的古老地球的思想以及大爆炸宇宙论,不赞成从字面上来理解《圣经》。年轻地球派创世论者则拒绝现代科学中的古老地球观念,坚持严格地从字面意义上来理解《圣经》,认为整个宇宙是在大约6000—10000年前由上帝在6天(每天24小时)中创造的,试图利用诺亚洪水(或普世洪水)来解释地质学现象和化石记录。持续创造的创世论者接受了大部分现代科学成果及其揭示的世界图景,承认自然界中的大部分现象服从自然规律。但是,当谈到地球上的生命时,他们认为在地球生命发生变化的各个关键点上都受到了超自然力量或上帝的干预,创世不是上帝在六天之内完成的,而是一个持续的历史过程。指挥设计论派创世论者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出现的一种新的创世论形式。这类创世论者中的许多人不但拥有正规或著名大学的硕士或博士学位,而且在非教会的大学或研究机构中占据着重要职位。他们认为,一种超自然的力量或上帝通过设定某种目标和目的来控制自然界的变化。主张发展出一种“有神论的科学”。
在这四种类型的创世论者中,年轻地球派创世论者在神学上最为保守,反对进化论也最坚决、最猛烈。他们坚持《圣经》的字面解释是绝对正确的,反对任何形式的自由主义神学和世俗主义,因此,又被称为基督教基要主义者。他们是20世纪美国反进化论运动的中坚力量。

第9~10页
基督教既要主义从捍卫自己的宗教信仰导转向反对进化论是由于多种原因造成的。首先,在这一时期美国的公共教育特别是中学教育迅速发展,使更多的人关心中学教科书的内容。据统计,1890年美国在校中学生的人数大约是36万,1910年超过110万,1920年又增加到250万。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许多来自社会中下层家庭的子女能够进入学校读书。其次,德国军国主义的出现和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带来的严重灾难,使一些保守的基督徒误认为是进化论所导致的结果,而把新教伦理道德的丧失和社会对这类行为的容忍也归结为接受进化论的必然结果。第三,约翰·德雷珀的《科学与宗教的冲突史》(1876)和安德鲁·怀特的《基督教国家中科学与神学的战争史》(1896)所渲染的“冲突”和“战争”气氛,使美国公众尤其是保守的基督徒相信,科学,尤其是进化论,是宗教信仰的敌人,这种观念在20年代深深地扎根于普通美国人的思想中。第四,19世纪末20世纪初科学共同体内围绕着达尔文进化论的争论,特别是对自然选择的怀疑,使进化论在美国陷入低潮,这使得进化论更容易成为创世论者攻击的目标。

第25~26页   
1999年,堪萨斯州教科书委员会决定,禁止本州公立中学教材涉及有关“大进化”(不同物种之间的进化),大爆炸宇宙论及地球的年龄等方面的内容。只是在科学专业团体、新闻媒介和公众舆论的强大压力之下才被迫撤销上述决定。
>2001年,有7个州的众议院收到了反进化论提案。因此,在经历了近一个世纪之后,创世论与进化论的争论仍没有结束。

第26页
戴维斯的《达尔文与基要主义》,从后现代的视角对这场争论的脉络和理论基础进行了反思,有助于人们理解这场争论的复杂性和本质。但是,书中把捍卫进化论的科学家说成是“科学的基要主义者”,这种论点值得商榷。////——后面正文中的讨论和反思过于简略,虽然有许多有意思的地方,但基本上大都是我已了解的,因此正文没有多少摘记。“科学的基要主义者”这一提法很有意思,但作者并没有展开论述,而我将会接纳这个思路——当然,绝非所有达尔文主义的支持者都是“科学的基要主义者”,正如并非所有反达尔文主义者都是基督教的基要主义者那样,但有一部分科学家,确实恰如“基要主义”的特点,用这个名词描述他们,或许比泛泛地说“唯科学主义者”更为贴切。

正文第97页
尽管科学家竭尽全力将基要主义者的反扑描述为“宗教裁判所的复辟”但是,罗马教皇,事实上,罗马教皇们,不断地澄清,天主教的立场绝非如此。在现代基督教基要主义还没有兴起之前,罗马庇护十二世在1950年颁发了教皇通谕《人类》。它“认为‘进化论’是一个与其对立的假说一样,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探索和反思的严肃地假说”。这项通谕继续说:“出于这些原因,教会的教育当局及没有禁止……研究和讨论进化论……也没有取代有关的进化学说,只要研究和讨论的对象限于人类肉体的生命物质起源。不过,这一问题必须以这种方式来解决,也就是说,支持这两种论点的理由,即那些支持进化论和不支持进化论的理由,都必须得到严肃地、适当的和权衡的考虑和裁决。”在1996年,现任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教皇科学院的演讲中走得更远。他认为:“……信只是使我们认识到进化理论不只是一个假说……分别独立进行的研究结果显出了一致的趋势,这种一致既不是刻意追求的,也不是人为捏造的,这个事实本身就是支持进化论的有力证据。”////——对进化论的最大抵制并非出自天主教,而恰恰是出自可谓最发达、最自由的美国,这一点颇值得思考。

2007年1月23日19时12分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