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科通第三次作业:“论培根科学”

临近期末,助教们也都很忙……这次的作业我偷懒了一点,没有挨个同学批注回复。事实上上一次我挨个批注回复的结果是许多人根本也没看我的批注,引注不规范的还是不规范,让我很失望……当然如果愿意与我沟通的,可以主动与我联系。

鉴于这次的作业比较自由,标准也不好定,而且是最后一次作业,我建议给分宽松一点,基本上以8分为主。

不过遗憾的是,尽管作业的题目貌似比较自由,不像前两次作业那么精确,但结果收上来的作业并没有呈现出应有的多样性。大家基本上写得仍然是千篇一律:培根的科学观、培根的科学方法……比较令人失望。

首先,题目讲的是“培根科学”,而不是“培根”,也不是“培根的科学观”、“培根的科学主义”、“培根的科学方法论”等等。当然你可以结合培根其人其学说来谈培根科学的特点,但是不要概念混淆,在根本没有对“培根科学”进行任何澄清的情况下直接就来介绍培根的哲学思想或培根的科学观,其实是牛头不对马嘴。

需要注意,“培根科学”并不是一个日常概念,事实上它主要也就是库恩在那里明确提过,其他学者也可能不是在库恩的意义上提的,或者你也可以有你自己的定义。但应当明确自己的概念,如果是在库恩的意义上用的,那就要明确把库恩的界定引过来,如果是自己给一个界定,那更要有明确的陈述。有不少同学引用了库恩的《必要的张力》,这很好,但即便引到库恩的,也仿佛库恩说的都是些常识一样,把培根科学当做一个无需辨析的现成概念,这就令人遗憾了。进入大学之后,我们要逐渐摆脱高中时的被填鸭被灌输的学习模式,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去记熟一些现成的铁板钉钉的固定说法,而是要学会独立的反思和质疑,要注意到许多概念、许多说法,在学术界未必是有定论的,各人有各人的说法。培根科学究竟是什么,甚至说究竟有没有培根科学这样一个东西,都是可以探讨的。而追究和辨析这些观点是论文的主要任务。

注意到我们的题目是“论培根科学”,而不是“介绍培根科学”、“培根科学简述”等,这是希望你写一篇“论述”出来,所谓论文,不是写一个百科词条,一定要有“问题意识”,前两次作业其实都给出了一些命题的提示,比如说“从托勒密科学看……”,“论哥白尼体系的XX性和XX性”,至于这次作业没有具体规定一个方向,但这只是意味着这次比较开放和自由,需要你们自行确定方向,而不是意味着这次作业不需要设定一个论述方向。所以恰当的主题可能是:从培根科学看科学革命时期的……;论培根科学的XX性和XX性,或者你可以从新的路径着手,但一定要有问题意识。当然,最稳妥的问题就是讨论“培根科学”这个概念,讲清楚究竟什么是培根科学,谁在提这样的概念,这个概念是否合理,培根科学在科学史中的来龙去脉究竟如何。如果非要写成介绍性的而非论述性的文章,也最好是对库恩学说的介绍,而不是对培根学说的介绍。因为你介绍完培根的一二三点思想,还是没有回过头来解释什么叫培根科学,这就还不够到位。

这次所有把论文简单地写成对培根哲学思想或科学观的介绍的文章,一般都打8分,写得糟糕的则7.5分或以下。只要带有一定的反思性辨析的,只要不是把“培根科学”当作一个理所当然的现成概念的,8.5分或9分,我也准备给一个9.5分,但事实上最好的也仍然只能说是中规中矩罢了,我没有看到任何意料之外的写法。

其实我本人对培根科学有一点想法。所谓学术研究的方法,粗糙地来说,无非有两种,一是哲学,二是史学,前者注重概念的内在推演,寻求同一性;后者注重观察和记录,保存多样性。以笛卡尔为旗帜的理性主义传统代表着西方学术传统中“哲学”一支的革命,而以培根为旗帜的传统则代表着“史学”一支的革命。史学革命要先于哲学革命并且作为哲学革命的某种隐含条件,但史学革命并不能立刻带来上层观念的变革,它的方法本来就是自下而上的,因此史学革命的效应显得比较慢热,直到史学传统与哲学传统最终汇流到一起形成崭新的“科学”时,史学传统的效应才充分显露出来。最后自然哲学和自然史都与变成为“人文学科”的哲学或史学传统分裂开来。不过由于哲学的传统始终是“上层的”,哲学革命是科学革命的“明线”,因此我们在追溯现代科学的起源时仍会理所当然地追究“哲学”的传统,尽管当今的哲学与科学相距甚远;不过,我们却很少去追溯“史学”的传统,仿佛史学从一开始就和科学的源流毫无关系。因此我希望通过重新阐释“培根科学”,来揭示科学革命的一条暗线,即史学革命。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