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随笔之四、绿坝——吃牛肉的禁忌or吃猪肉的禁忌

新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华硕的新款UL30V。13寸宽屏,比老本本轻便了不少。华硕的最大特色乃是超耐用的电池,省电模式据说能用12小时,独立和集成双显卡配置,省电时可以关掉独立显卡,玩游戏也没问题。总的来说比较称心。是在附近的电脑城买的,第一家开价六千还价5750,第二家开价5250,还了半天价终于五千块成交,结果还是比京东网上贵了200块……当然实地买的好处是可以亲手掂量一下机子,早点拿到手,还有人帮忙装上(盗版的)Win7系统。装机的哥们还试图赚点外快,大力推销液晶屏和键盘的贴膜,要价100,我没理,结果那小兄弟立刻变脸,一句好话也没有了,不耐烦地打发我走了。

话说在随机的光盘里,除了驱动盘外,果然发现了《绿坝》神器,当然,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安装这个玩意儿,也许有些买电脑给孩子用的家长还是会装的……

在这里,我想到的是关于信息管制的问题:家长和社会是不是应该对传播信息的渠道进行某种管制,特别是,某些敏感的主题是否应当成为一种公共的禁忌?

如果泛泛而言,回答当然是肯定的。负责任的家长有必要对后辈接触的信息有所控制,这是教育的一部分,所谓教育,本身就蕴含一个对信息的筛选过程,教化不可能是把前辈所知的一切信息都不加分辨地传递给后辈,这也是不可能的,而必须要筛选和限定不同的信息以不同的方式传达下去,这期间势必要渗入自己的价值观念。媒介不是中性的,任何一种传播都势必会带有某种特定的价值取向,一种完全中立的信息媒介是不存在的,一个完全中立的信息传播者也是一种虚幻。在传递信息的时候加入自己的判断,去强调某些东西,去隐晦另一些东西,这是理所当然的责任。

另一方面,家长也确实应当适当地限制孩子过早地接触某些特定的内容(典型的是性的话题),因为孩子的人格尚未健全,其自主的判断力还需要长辈去培育成型。好的父母当然应该尊重孩子的人格独立性,但如果说完全把未成年的孩子当做平等的个体来对待,那不是尊重而是一种不负责任。当时看波兹曼的《童年的消逝》也深有体会——“童年”由“秘密”而塑造,“秘密”的丧失导致了儿童和成人的界线的破坏,造成了社会的幼稚化等等。总之,我强烈支持在社会文化中坚持保存某些“秘密”的领域。

那么,我是不是要支持绿坝呢?是不是要支持我们国家对信息的控制方法呢?恰恰相反!因为此秘密非彼秘密,在我们这个泛家长化的体制中,“家长”们所苦苦守卫的,并不是作为儿童与成人之界的秘密领域,而是负罪的家长们自己丑恶面相。我们所设置的“禁忌”并不能提供儿童与成人之间的分隔,反而是要消抹这种分隔——在这个泛家长制的体制下,要求每一个成员都成为孩子,这个社会的所包含的并不是以对待孩子的方式对待孩子的负责任的态度,而是以对待孩子的方式对待一切人的态度来实行它的管制。因此,所有孩子不能看的东西同时也是所有成年人也不准看的东西,我们可以以保护孩子的名义来控制成年人的耳目,于是,如果某个人问:我为什么不能接触某些信息呢?回答是:“你有孩子吗?”——这逻辑就是说:因为孩子看这些不好,所以你也不能看。于是中国不需要建立任何分级制,因为每个人都被视为一个十岁的孩子。

这样的一种变态的遮掩,与向孩子保留秘密就完全是两码事,一种是为了引导孩子健康成长,最终教导成为独立人格的成年人而采取的教育方略;而另一种则是为了让成年人失去健全的判断力,让所有人成为不完善的、始终需要家长监管扶持的孩子。

每一种文化都有它的禁忌,但同样是禁忌,也有截然不同的形式。两个极端的典型是穆斯林不吃猪肉的禁忌和印度教不吃牛肉的禁忌。不明情况的人也许觉得这两种禁忌很类似,但实际则有着某种根本的差别——穆斯林人因为认为猪是最肮脏和污秽的东西,所以碰不得,而印度教认为牛是神圣和崇高的东西,所以碰不得。

如果说我赞成家长在与孩子的交流中,把性之类的事情当作某种应予回避的禁忌,那么这种禁忌是因为性是一种神圣和神秘的东西,因为它过于“高级”,所以孩子暂时还不该触碰;而不是因为性是一种罪恶和肮脏的东西,因为它过于“低级”,所以孩子不该接触,所以只有低级的成年人才能接触……

当然,欲望的滥用可以说是“低级”的,但是始终不敢正视自己的欲望,不敢正视自己的“身体”,那更是一种幼稚的心态。把健全和自然的身体视作罪恶,只会造成善恶界线的模糊,最后“善”只能沦为某些空洞而抽象的说辞,这正是中国现在的状况。表面上说,我们的社会似乎是最讲道德,最最正派的存在,但实际上却丧失了伦理的界限,任由权势者的私欲无限制地膨胀。你可以说,因为现实不够理想等等,然而,真正的症结在于这个社会的道德“理想”从来不敢正视现实的生活,名义上对孩子的关心,实际上却是对现实的逃避,他们并不是以一个负责任的成年人的身份关心着现实的孩子们,而是以一个抽象的、绝对的“家长”的名义关心着虚幻建构出来的“孩子”。借助这群抽象的“孩子”,家长们可以获得掩饰真相的名义。

 

最新评论



  • benjaminbai

    2010-02-13 00:57:36 匿名 123.116.40.48

    这个神圣与肮脏的问题让我想起Mary Douglas的《洁净与危险》,之前因为吴飞的课粗略读过……总觉得她的理论和你所说的有些出入,过几天我再去找找这本书翻翻,下次和你聊一下这个问题……恩


  • 古雴

    2010-02-13 01:31:58

    我所说的东西还没有达到文化人类学的高度……当然我对这个题目挺有兴趣。
    无论如何,大致来说,有两种不同形式的“禁忌”。一种就是下贱或者所谓不洁,另一种则是高超和神圣的禁忌。前一种东西是越是“高级”的人越不该接触;而后者反之,越是低级的人越不该接触。而涉及到对儿童设置性禁忌,我只支持把性作为“高阶”“秘密”的那一种禁忌,而不支持把性作为下贱肮脏的形式。当然,不是说不该有不洁的禁忌,一个文化中当然应该要有某些关于不洁的禁忌,然而这种禁忌与保护儿童无关,本身首先是对成年人而言的禁忌。现在中国的问题与其说是禁忌太多,而不如说是根本没有禁忌,禁忌的过度泛化和滥用造成了我们根本分不清禁忌的边界。,


  • unic

    2010-02-21 22:43:03 匿名 210.77.59.5

    穆斯林人因为认为猪是最肮脏和污秽的东西,所以碰不得,而印度教认为牛是神圣和崇高的东西
    题外话一句·····曾经听有人说的穆斯林不吃猪肉是因为猪是他们的恩人之类的谬话原来可能是和【印度牛肉】串了呃……
    下面在迁往一个引申话题。对色情内容,除了对于孩子的限制之外,对于成人,到底应该怎样做才是最好的?是不与引导,任其自由接触呢还是其他?你的观点,培养成人大众的独立人格应该怎样做。


  • 古雴

    2010-02-22 10:43:31

    成人的独立人格不需要“培养”,培养是对儿童而言的,所谓成人就是人格之成熟,再不是培养的问题而是尊重的问题。当然可以说在大众的社会。成人幼稚化,缺乏独立人格等等,这是另一回事,政策上来说,总是要把成年人当作成熟人来看待。
    关于对色情内容接触的引导,道理和对非色情内容的引导是一样的,每个人对于自己参与传播的东西都应该以自己的价值取向加以引导,作为整个社会机构而言当然也会有一定的引导偏向,对于新闻的内容、综艺节目的内容、影视剧的内容等等,都会有一些引导偏向,鼓励这一类,限制那一类等等,色情内容的引导也是在这个意义上的,而不是说因为它是色情内容,就应该作为整体被限制,或者说引导成人尽量不要去接触色情作品。色情作品以刺激性欲为主,但并不意味着它就是坏东西,事实上其它许多作品都在刺激着食欲、权力欲、金钱欲、征服欲、控制欲等等,刺激欲望的东西多着呢,如果说刺激欲望的东西就是坏东西,那么大家都成天吃斋念佛去得了。当然欲望的刺激需要有所导引而不能泛滥,色情内容需要导引,这就和美食内容需要导引一样的——你不该成天老放比如说吃穿山甲、吃鲸鱼、吃猴脑等等东西的美食节目,这种美食内容应该有一定的限制,色情内容也是类似。


  • unic

    2010-02-23 20:32:37 匿名 210.77.59.5

    现在的色情内容在刺激性欲的同时,同时也必然伴有对性欲的态度。现有的色情内容为什么表现出的对性欲的态度有某种单一性呢?这和它没有足够开放的发展平台是否有关呢?


  • 古雴

    2010-02-24 10:34:57

    这个…我不知道你接触了哪些“现有的色情内容”,也不知道所谓的“单一性”是什么。确实来说,中国现在的色情内容,由于它没有开放的平台,它完全被定为非法和非道德,所以不会有丰富的表现。而要是看欧美和日本的色情内容,那么真是不能说表现出对性欲的态度的单一性。光是从最赤裸裸的/-\片来看,你就能看出不同文化对性欲有着截然不同的阐释,更不用说在影片、文艺作品、广告、动画片等等载体中捎带着的色情内容,其形式是多种多样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