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24未名湖踏冰

本科时三天两头都会到未名湖晃达,近两年明显懈怠了,也不是因为懒(懒是一贯的),而是因为生活环境和心境的变化吧(当然,住处的变化是主要原因)。

早已打算要回归未名湖。所谓回归,除了是找时间回来转圈之外,关键还是要以特别的心境来转才行。虽然平时也不是没转过,但是并没有带着本科时那种潇洒而略带寂寞,激扬而略带伤感,总之也可以说是吃饱撑的自作多情的情怀。

今天,突然又有了兴致。月黑风高的平安夜,手机上收到气象台的大风蓝色预警,出门一瞧,果然是狂风大作,保安同志带着敬佩的眼神帮我开了自行车库的大门。

也要多谢这寒风,未名湖边竟然几乎无人,我只看见一个衣衫单薄的慢跑者。我把车停在博雅塔下,下湖一路走到石舫,在石舫上呆坐了若干分钟,再一路回来。

我不是一个浪漫主义者,不过算是一个仪式控。偶尔总要做一些简单而又独特的小事情,然后自己赋予它仪式性的意义。

仪式的意义不在于某种超自然力量,而是在于唤起和标记某些独特的情感力量。

回归未名湖的同时,也许我也该回归博客了。写博客的习惯同样能够维系某种情感。当然,虽然冷清了一阵,但博客肯定是不会荒废的,它将会进入一个新的轮回,敬请期待。

2009年12月25日0时

最新评论



  • 依芜

    2009-12-25 23:17:01

    希望随轩能与中国经济同时复苏,进入下一个周期。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