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渔夫到海贼

受け継がれる意志、时代のうねり、人の梦……これらはとめることのできないものだ。

人々が自由の答えを求める限り、それらは决して止まることはない!

最近有个网友觉得我厉害,说要模仿我的学习方式,当然我说你可千万别学,我这种懒散、无规律且不求上进的学习方式换个人来模仿几乎肯定是废了,而我本人也始终都面对着成为一事无成的废渣的危险性,可不能随便学习的。更何况,我的学习方式,也就是生活方式,第一条就是不去模仿任何人,走出一种完全属于自己的风格。如果没有这第一条,我的方式就无从谈起。因此,我的方式是不可能被模仿的。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位网友居然把QQ资料中的签名档和职业信息都换成与我一样。我的“职业”填的是什么呢?——“渔夫”。他也给抄去了。我倒想问问他可知道我“渔夫”一词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吗?若是根本对其中的内涵和纠结毫无了解,就把这个词抄去自己也用,实在是太可笑了!以此为契机,我也终于把QQ资料中的职业改了——“海贼”。

“渔夫”反映了我内心中某种对未来的迟疑和焦灼态度。渔夫的状态是这样的——他在海与陆地的边界等待着。一方面,他朝向陆地,等待着某个牧人——换言之就是那位“主”——的召唤,于是他就可能成为使徒,去大地上播撒福音;另一方面,他也朝向大海,等待着那位船长的召唤,于是他就可能成为水手,去大海中漫游历险;再一方面他也可以安于本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安闲平静,怡然自得。

可以说我一直以来都在这三个可能性之间纠结着。对于出海,我似乎缺乏足够的勇气,更不用说霸王之气,因此我期盼着遇到路飞的小船,来拉我上船,而我只要去绘制航海图、去寻找历史本文或者“ALL BLUE”,甚至只是努力去做一个勇敢的海上战士,就够了,我只要能够亲眼见证那位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就够了。

继续着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生活,我的内心却并没有如渔夫般安静,反而是日益焦灼——对于牧人和船长的期待越来越显得虚无缥缈,而且,我真的只满足于做一个勇敢的海上战士吗?

不。

海贼王,我要当!

还等待什么呢?只要一只木桶就可以出海了。船员不会找上门来,而是我要去招揽。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海就在那儿,海仍在那儿。伟大的航路,ONEPIECE,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儿。

如果你想要到伟大的航路去冒险,而且,你是个有趣的家伙——上我的船吧。

2008年12月30日
mist

2008-12-30 22:59:45 匿名 219.234.81.62 

我不是很久之前就撺掇你组建一个讨论小组么。。。现在才开始做海贼王。。。

  • 古雴

    2008-12-30 23:24:16

    讨论什么的小组呢?到哪儿去组建呢?
    讨论小组、读书小组有很多,但若我组建,一定要是一个非比寻常的讨论小组,但如何开启,我还没有想到好的突破口。
    今天不再是维也纳咖啡馆的时代了,讨论大可以在别的平台上展开,比如我最看好的就是博客和论坛。可惜似乎还没有人特别认同我所开辟的这种平台。
    所谓三生万物,只要有三个人,一切就成了。有两个人,至少就活了、动起来了。但一个人孤掌难鸣,想折腾也折腾不起来啊。

  • mist

    2008-12-30 23:54:31 匿名 219.234.81.64 

    那你还在这里召唤人上你的贼船做什么。。。

  • 古雴

    2008-12-31 00:04:27 

    这里的召唤和我发征mm启事是一个道理,我都没指望它可能见效……

  • mist

    2008-12-31 17:17:34 匿名 124.205.78.223

    无语
    我想起高中时一个同学双手紧紧抓住栏杆,然后对我们大叫:“你们不要拦我,我要跳下去。”结果我们一拥而上掰开他的手指,几乎把他扔下去。。。。
    我是开始行动了。下学期会有个集合论的讨论小组你有兴趣么?jech的set theory。如有兴趣,请移步BBS,站内发信给ganganray—-他也是你们上海人

  • 古雴

    2008-12-31 18:40:24

    没有兴趣~ 集合论有啥可讨论的?我期待的讨论组不是互助学习的,而是互相争论的。

  • mist

    2008-12-31 19:21:24 匿名 124.205.78.223 

    你要知道,我们的梦想仍然是以前莱布尼茨那个逸事,遇到争端拿出笔来算就可以了
    争论么?不如来算吧。

  • 古雴

    2008-12-31 19:54:38 

    原来也是追逐梦想的人呐,不错不错。不过可惜,我们语言有点不通。。我的母语是现代汉语,精通上海方言,略懂古代汉语,英语也勉强能用点儿。而你们如果是用什么乌尔都语啊、阿拉伯语啊、印地语啊、形式语言啊,集合论啊,等等之类的语言来争论的话,那就恕我听不懂了,参加不了~呵呵。

  • NKM

    2009-01-12 22:48:51 匿名 124.205.76.191

    师兄你又被tx了…
    话说与你相互争论的船员是不是你的对手呢?

  • 古雴

    2009-01-12 22:57:55 

    其实吧我的船员未必一定要相互争论,也可以是相互诠释的关系,但诠释在某种方面仍是争论,基本目标还是存同求异。

  • 古雴

    2009-01-12 23:07:29

    “对手”的意义就像练武时拆招的对象。当然没有对手一个人苦练内功也可以大有成就,但毕竟容易练得华而不实。
    另外,时而与一些完全不同门派的对手试练业是很好的。
    最高境界也许是无招胜有招,不过一般而言能够融会各家所长自己创立一门独特的武术,就算是达到宗师境界了。

  •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1 条评论

    1. 引用通知: 哲学与裸体 | 随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