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海军力不需要获得性遗传

朱海军力
取自 KeyinWiki
 
定义
由民间科学家朱海军所提出的演化驱力,用以解释人类為何直立行走。
 
朱海军认為,动物之中祇有人类进行面对面的性行為,亦祇有人类直立行走,因此面对面的性交方式必為人类直立行走的主要原因。他解释人类远祖进行面对面的性行為时,女性骨盆受到男性由上而下的压力所迫,因而逐渐改变其结构,使得女性渐渐可以直立行走。而男性均為女性所生,因此母亲的直立行走方式透过生產、遗传,也让人类男性获得直立行走的能力。
 
朱海军為此种造成人类直立行走的演化驱力命名為朱海军力。
 
所招致的批评
朱海军所提的演化方式基本上為一种拉马克式演化理论,认為后天获得的性状可遗传给子代。為证明拉马克理论是否确实,曾有实验将连续数十代的老鼠尾巴切除。若拉马克理论為真,则可预期老鼠之子代尾巴将逐渐缩短,然而直至实验终结,老鼠尾巴长度并无变化,拉马克之理论因而被否证。脑子不正常的人想出的不正常的力
 
////——————————————————————————
朱海军猝死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但其影响大概仍然没有消退。田松老师曾与他聊过,在现今铺天盖地的民科中,他是比较出色的一位。朱海军和田老师说:“我与别的民间科学爱好者不同的是,我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尽可能多地收集材料。光我能读五种外语这一点,就显示了我可能高人一筹。我知道获得性遗传是我的理论的 “命根子”,所以,我非常关注生物学界有关获得性遗传的争论。这不,我与方博士的论战的焦点就是获得性遗传是否已经被完全抛弃了,我想我已经拿出了足够新且足够权威的材料显示获得性遗传没有被完全抛弃,仍然有科学界在用新的实验结果为获得性遗传辩护。”田老师评价说:“朱海军是网络时代的特殊文化现象,我现在仍然认为他是民间科学爱好者,但他很特殊。前不久,我又特意到网上研读了朱海军的大量文章,从这些文章中可以看出,朱海军读书甚多,涉猎甚广,对于他所阅读的书籍,也能有真正的理解,对于众多社会文化现象他也表达了自己独到的见解。我当然不能完全同意这些观点,甚至我也认为其中很多论述是可笑的。但是我相信朱海军是有才华的。从他的行为我能够感受到,一个自负的年轻人,在怀才不遇的情况下四下冲杀困兽犹斗的心情。倘若朱海军早一点有一个能够发挥才干的位置,他的人生道路可能会完全不同。”http://blog.sina.com.cn/u/485da37d0100053c
为什么我突然提到朱海军?因为我偶然想到:朱海军的假说根本不需要用获得性遗传才能解释。
我之所以突然联想到面对面性交,嗯,当然不是因为我干了那事……是因为我突然想到人类这一物种的另一种独有的本领——如果说面对面性交除了人类,在倭黑猩猩那里也较为普遍的话,那么这种技能恐怕真的就只有人类独有了——仰卧睡觉的能力。
当然,我不会说人类是为了仰卧睡觉才进化出竖直的脊柱的,当然是因为有了竖直的脊柱才可能仰卧睡觉。不过我倒也宁愿相信人类是为了仰卧睡觉以及面对面性交这两件事而“努力”地进化出竖直的脊柱的。
面对面性交的好处是,能够在最为亢奋的时候注视着情人的脸庞——世上还有比这更美妙的绝景吗?或许还有一种:那就是在最为放松的时候注视着星空——只有人类拥有这项能力。仰卧睡觉,以全身最为放松的姿势,以最好的视角,仰望星空……
如果说人类的智慧来源于直立行走,与其说是直立行走释放了双手,我倒更愿意归因于面对面性交和仰卧睡觉的可能性。
再说人类是否可能是因为追求面对面性交而进化出直立行走呢?我虽然不太相信,但是觉得这种可能并不需要获得性遗传为前提。
达尔文的进化论包括两种选择:自然选择和性选择。优胜劣汰、生存竞争乃是自然选择,而麋鹿的硕大尖角和雄孔雀的美丽羽毛则是出自性选择。即因为雌性总是倾向于在某些特征上更为突出的配偶,因此长期进化中这些特征将会得到强化。
于是我们可以想象人类的先祖中:首先,虽然还没能直立行走,但仍然有一定的面对面性交可能发生——正如在倭黑猩猩中约有30%的性交是面对面的。随后,由于人们更倾向于与更善于面对面性交的异性交配,于是,越是善于面对面性交的人,繁衍的后代就越多。最后,很显然,脊柱越是竖直的人,越是善于面对面性交。所以,脊柱越是竖直的人,繁衍的后代越多。
嗯,很有道理吧?
2007618

最新评论
  
古雴

2007-06-18 20:24:38 http://epr.ycool.com/ [回复]

我的这种“理论”不是全无科学意义。还是可能指导实证研究的:例如,可以对大群倭黑猩猩进行统计研究——考察脊柱竖直程度与面对面性交频率的关系;以及面对面性交的频率与总的性交次数的关系。如果这两个关系都是正相关——无论程度多么小,只要具有统计学意义上的正相关,那么按照达尔文进化论,面对面性交促进了人的直立行走的假说就能够得到支持! 
即便没有实证支持,这套“理论”与我的基本人学观点非常契合,简单而言在我这里人之为人就是“星空+爱情”。“雨”因星空而生,为爱情而死。 
我可以去当民科了!

  
luxin

2007-06-19 18:20:14 匿名 124.17.17.32 [回复]

统计结果说明不了任何因果关系

  
古雴

2007-06-19 19:10:21 http://epr.ycool.com/ [回复]

不能证明什么,但能支持。 
虽然我已经远离数学多年,不过基本的统计学常识还是知道的。特别是像达尔文主义这种学说,统计学是有重要意义的。即便是物理学和化学,没有统计学都不行。 
休谟问题表明事实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因果关系”,归纳法的可靠性于是就要诉诸统计学了。 
不知道luxin说统计结果说明不了任何因果关系指的是针对统计学还是进化论。对于新达尔文主义而言,这种统计数据是求之不得的,事实上他们还很难找到强有力的统计学证据,进化论在这方面受到的质疑是很多的。 
这种统计也只能是嘴上说说而已,真的去统计是做不出结果来的,因为要使得这种达尔文主义的渐变进化的假说得到有统计学意义上的正相关结果的支持,所需要的样本恐怕要数以千万计乃至更多才行,倭黑猩猩显然没有那么多没,就算有那么多也没有人能够观察那么多样本,所以实证研究是几乎不可能的。

  
luxin

2007-06-22 22:48:38 匿名 124.17.17.32 [回复]

我们必须对问题有个先验的估计才能做出有意义的统计,仅有正相关性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古雴

2007-06-22 23:14:17 http://epr.ycool.com/ [回复]

我不清楚你所说的“先验估计”和“说明问题”都意味着什么. 
仅有正相关性确实说明不了任何问题,但在一种假说下,如果找到支持这一假说的统计结果,那么这个统计结果就是有意义的。 
达尔文进化论有一个经常受到诘难的问题:比如说吧,眼睛、翅膀之类的东西是怎么进化出来的?按照达尔文主义的进化论,进化是渐进的。也就是说,不可能突然有一代生物突然从没有翅膀到长出了完整的翅膀。那么,除了中间形态的化石记录缺失这一诘难之外,另一个理论上的诘难是:1%的翅膀有什么用?翅膀从无到完整的进化既然是缓慢渐进,那么也就是说,长出了1%翅膀的怪胎应当比没有翅膀的同类更具有生存优势,而2%的比1%的更强,等等。新达尔文主义者正是如此解释的。他们会说即便是1%的小翅膀(也就是比如说前肢上多了一块增加浮力的东西),也会使该动物的生存优势增加哪怕0.1%,反正多少总有那么点好处,比如它们可以跳得更远一点,比如可以从更高那么一点的树上跳下来而不受伤(因为阻力大了那么一点点),所以生存优势或多或少总是多了那么一点点的。而进化过程是漫长的,哪怕极其微弱的一点优势在漫长的自然选择过程中都可能得到不断强化,最终导致物种朝着某一方向不断进化。这些不是我说的,可以看看道金斯等新达尔文主义者写的书,就是这么说的。而我借用达尔文主义的思路,我假设如果脊柱稍微竖直那么一点点的话,就会多少更擅长一点面对面X,而更擅长那么一点面对面X的话,就会多那么一点传宗接代的几率,而如果确实这样,就能够支持对面对面X的偏好促进了自然选择向更竖直的脊柱倾斜的假说。 
当然,如果luxin想要反对新达尔文主义,那我举双手赞成。新达尔文主义太狂妄,真不怎么样。

  
古雴

2007-06-22 23:25:14 http://epr.ycool.com/ [回复]

以往的进化论用自然选择来解释人如何进化出直立行走,而且以解放双手、使用工具来解释直立行走的好处。那么其说法大致是讲:脊柱越是竖直了一点的(哪怕就那么一点点,因为达尔文主义强调渐变),越是善于使用双手,越是善于使用双手(哪怕只是更擅长一点点)后代的将会具有更高的生存优势(哪怕就高一点点),经过漫长的自然选择,进化的总趋势将朝着更竖直的脊柱而发展,这就是对于竖直的脊柱如何可能进化而来的说明。 
然而朱海军说人类不是为了解放双手,而是为了面对面X而朝着直立行走进化的,但是他拒绝了达尔文主义,而选择拉马克主义为自己辩护。而我要说,这种说法并不需要放弃达尔文主义。只需要用达尔文主义中的性选择而不是自然选择,就可以解释得通。解释的方法与上面的那一套如出一辙。如果说我这种假说没有任何实证上的意义,那么达尔文主义的那套解说也没有实证意义。

  
依芜

2007-06-28 19:31:56 [回复]

以下打第2遍(刚才剪贴版坏了,555) 
怎么一直没有看到这篇?的确是很有意思的想法。不过我还是没什么好说的,还没有看过《进化论》原著和道金斯原著,以后要恶补科学知识了……不然说什么自己都没底气…… 
我是第一次听说自然选择+性选择同时作用的说法。不过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这样写:鹿群每到交配季节,前期,鹿角大、健壮的雄鹿是有更多的交配机会,但是到了后期他们大多都体力提前透支,而只能在后期把剩下的机会留给普通雄鹿,最后研究人员统计发现,其实他们最终的机会是大致相等的! 
怎么说? 
—————————— 
“因星空而生,为爱情而死” 
这句是互文吧? 
如果虽然没有科学力挺,还是很值得鼓励的个人信仰…… 
把“爱情”直接改成“爱”好么?更广义的说。(这样就比较符合弗罗姆,当然还有叶芝同志了——“相爱,或者死亡。”)

  
古雴

2007-06-28 20:22:19 http://epr.ycool.com/ [回复]

人更加与众不同的一点是,人没有“发情期”,没有什么提前体力透支的问题。 
鹿的问题我不太清楚,无论如何,即便交配频率相等,先交配的总也比后来者更有机会使雌鹿怀孕吧?要是一开始受孕成功了,后来者即便交配也没用了。 
弗洛姆和叶芝都不熟。爱当然是人类最珍贵的能力,不过在我这里,狭义的爱情占据不可动摇的地位。就像我敬畏大自然的一切美景,但星空是独特的,没有什么能够替代星空;没有什么能替代爱情。

  

2007-06-29 09:07:14 匿名 211.145.12.70 [回复]

当然,进化论里自然选择和性选择两个地位并不是相当的,自然选择毕竟是达尔文主义的核心,而性选择最终仍要服从自然选择:例如有一个物种分化出两大群体,其中第1群的雌性更偏爱A特征,而第2群的雌性更偏爱B特征。经过长期的性选择后,第1群的后代1’的A特征将被强化,而第2群的后代2’的B特征将被强化。而1’和2’两群仍然可能进行生存竞争,如果说A特征的强化更有利于生存竞争,那么再经过漫长的自然选择,A特征被强化的种群将会获得优势。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从长远看仍然是自然选择为根本,性选择可忽略不计。不过在一些封闭的环境下,性选择还是可能发挥影响的。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1 条评论

  1. 引用通知: 养马岛会议之游记 - 随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