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咖啡馆的情调

今天再一次试图重返咖啡馆的努力又告失败。不过这次不完全是主观原因,还有一些客观因素:

柏拉图咖啡馆变了。今天进来时,先是被门口“圣诞快乐”的装饰吓了一跳:现在这段时期正是离前一个和后一个圣诞节都是最为遥远的时期,怎么“圣诞快乐”还贴在门口?不过我还是鼓足勇气冲了进去,不过进去后发现房间布局有所调整,新的服务员一个都不认识了,关键是熟悉的背景音乐也变了。于是终于逃回旁边避风塘大喝饮料去也。(关于柏拉图咖啡馆见:http://yilinhut.com/2006/04/16/371.html

前几天我说到,去咖啡馆是需要有心情的,而这种心情并不是重返未名湖的心情。去未名湖需要的是一种潇洒轻松的心情,但去咖啡馆倒不一定,无论是心情轻松还是沉重、愉快还是伤感都可以去。咖啡馆需要的是另一种情调:或许可以称之为小资情调,或者所谓的Bobo(布尔乔亚+波希米亚),或者我称之为贵族情调的某种东西。

咖啡馆毕竟是一个高贵奢侈的场所,而大概是从世界杯之后,柏拉图咖啡馆和避风塘竞争“畅饮”,一样打出学生卡12元畅饮的优惠活动,而且自此以后也不再搞文化沙龙活动了,最后把柏拉图咖啡馆变成了当避风塘人满为患时的另一选择,这就使咖啡馆的情调越来越淡薄了。因此自从柏拉图开始15元畅饮之后,我就越来越少去了。而到校外租房之后,就更是再也未曾光顾。当然,既然不去柏拉图,像上岛之类的昏暗无比的咖啡馆更是不再去了。

由于近半年来彻底重整心情,我似乎又回到两年前和更早时的那种在高档消费场所门前观望而不敢入内的状态了。或许还需要某个契机才能让我重返咖啡馆,比如说在哪里新开一家咖啡馆,或者别的什么事情发生。

2007年5月27日14时25分

避风塘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