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哲学社?

北京大学的学生社团丰富多彩。每年社团招新之时真是热闹非凡,号称“百团大战”。说百团毫不为过,刚查了一下光是学术类社团就有112个,各种稀奇古怪的名头应有尽有,诸如易学社、禅学社、茶学社、中医学社、雅典学社、能源研究会、县域经济研究会、俄罗斯语言文化协会、武侠文化研究协会、奇石宝玉研究会、房地产法协会、华夏传统礼仪(乐)研习社、太空俱乐部,等等等等,琳琅满目、眼花缭乱,想得到什么有什么。
在这么多社团之中,一直以来却独缺哲学社团,即便是像禅学、易学、国学之类勉强沾点边的都很少。但看起来,同学们中对哲学感兴趣的人还是不少的,而作为社团联的管理者,似乎也希望在偌大的北大中能够有一个类似的社团。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需求,这个哲学社竟然能够顺利成立!
我前几天还在这儿说应该多讨论、值得办沙龙等等,这下,哲学社竟然建立起来了!真实令人“欢喜”啊……呸。
我很少对我们系的任何同学有什么反感,但有一个人是特别的。我甚至曾经因为他的存在而(中期)退了一门课,还因为他的加入而退出了原本由我建立的哲学系06QQ群,而因为哲学社的成立,我现在连05级的群也退了。
什么人能让我如此憎恶?或许是所谓爱之深恨之切?事实上他很像我一直在等待着的人物:船长。也就是狂妄地宣称“我要当海贼王”而振臂一呼的人物。在哲学系里,这样狂气凌人的人是很罕见的,一般也只有民哲才会有这样的人,可惜民哲没有系统学习的机会,他们的狂气往往最终膨胀扭曲为胡言乱语、自说自话。天才与疯子只有一步之遥,哲学家和精神病也差不了几步,许多民哲猛冲得过了头,虽然离哲学家的气质较近,但实质上却存在着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
如果一个民哲有机会进入学院进行系统学习将会如何?事实证明我不能对其抱有期待。稍微接触一阵子我就发现,那位同学连民哲都不如:狂妄自大犹有过之,基础功力却更不堪入目。无非是法家、反儒家、欲望说来说去地扯一些不知所云的高谈阔论。我曾经看过不少民科民哲的东西,自信如果遇上,我基本上都有办法与他们过招。但看过这家伙的东西后,我却只好自叹实力不济,根本无法对抗……
这样的人物本来很难有机会进入北大,然而他却是作为留学生进来的。北大的留学生门槛向来很低,而且虽然和我们一起上课,评分上也受到非常大的照顾,这使得他竟有机会在北大哲学系混得春风得意,还有用不完的精力来玩转几个社团。
哲学社,本来是要创设一个法家社,专门反儒家的。这个没有申报通过,大概是社团联的建议下,哲学社成立了。(但主旨还是没变)
社团当然不是有一个人就能成立的,那同学竟然在05级拉到了十余位同学参与,随后还有几位06级的同学加入,这实在令我遗憾。不过,这也不算太意外,反正我早已放弃了在本科哲学系寻找船长或船员的期待了。
哲学社的第一次中哲沙龙,据说是被民哲搅乱,我倒要说,这个本身由典型的民哲创立的社团还要讨论如何避免民哲吗?
说来实在郁闷,不多说了,转贴BBS上的一个帖子:
我喜欢对真理执著的人,我也愿意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去追随一个人去追求真理,但如果不是要追寻,而是说真理恰恰就掌握在自己手里,那么请离我远点。
 
发信人: EPR (井中), 信区: Philo
标 题: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5:50:00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我对哲学沙龙其实是特别期待的。想起前一段写过一篇自言自语 http://epr.yculblog.
com/post.2709219.html
 
但是!为什么说要避免“民哲”呢。在考虑如何避免“民哲”之前,应该看看自己是不是
就是民哲?自己和民哲有什么两样?民哲有什么可怕的?与其要避免民哲,不如说首先应
该避免自己成为民哲。我和许多同学不同,我是支持搞乱七八糟的辩论活动的。但是,做
哲学需要狂妄,但必须踏实。别自以为进了哲学系就一定比民哲大叔高明了。讨论交流的
意义在于听取别人的意见、借别人之助批评自己,借表达和整理自己的见解而深化自己的
想法,而不是在于显摆自己的思想,为了说服别人。
要选择既能避免民哲光顾,又能避免自己成为民哲的题目,不如搞读书交流的沙龙,大家
约定一起读一本书,基于阅读互相交流各自的理解。
 
——————————————————————————–
发信人: bclk (醒了再睡),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6:09:30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当你遇到一个连我们说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上来就问你
中哲的合法性的时候
你有办法吗?
还用马克思的XX理论
总之,我很汗
看书\打球也比和他浪费生命值得
我很无知,但是我不怕!
——————————————————————————–
发信人: EPR (井中),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6:38:08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我当然也会很汗,但我有办法。
 
和他讨论是浪费生命,那么我们搞的沙龙这样乱七八糟的讨论就不是浪费生命了?我们一
知半解地卖弄什么反本质主义相对主义这个主义那个主义的,难道就一定比大叔搬弄马克
思主义来得高明?
 
要狂不要傲——这是我的主要立场。七扯八扯高谈阔论本身不坏,但要有自知之明——不
是因为我什么都懂,而是因为我什么都不懂,所以需要讨论交流、高谈阔论,以助于刺激
思想、汲取养分。如果我对自己的观点已经足够自信,那就不要参加沙龙了,不如先写一
些成熟的文章和著作,然后再进一步探讨下去。而如果是不成熟的阶段,不可写书,但可
以适当探讨交流,沙龙和论坛的意义在这儿。一定要是自知幼稚的人才该参与,没有自知
之明是不行的。自以为是的人可以去多写作、搞讲座,却不要找别人“讨论”。
 
——————————————————————————–
发信人: anthonyricky (迷花倚书不倚石),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6:42:23 星期天), 转信
 
我觉得小范围,也就4-5个人的读书讨论是最好的方式
如果这几个人能相互理解各自的观念、倾向什么的,讨论起来会特舒服,呵呵
——————————————————————————–
发信人: chinanapsol (爱诗人),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6:45:04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同意
顺便预告一下,周五又团委学生会的学术沙龙,请一个师兄将读书方法
——————————————————————————–
发信人: anthonyricky (迷花倚书不倚石),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6:55:50 星期天), 转信
 
who?
——————————————————————————–
发信人: bclk (醒了再睡),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7:28:04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何必说的这么直接
真的搞得学术些该没人了
弱弱的问
你真的确认你说的是发言同学所说的吗?
再弱弱的问
你的什么本质主义相对主义都是什么呀?
自己不知道别给别人带帽子
本身很好的讨论说什么狂啊傲啊的有意思吗?
 
看书去,做习题去
 
【 在 EPR (井中)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当然也会很汗,但我有办法。
(……略……)
 
我很无知,但是我不怕!
——————————————————————————–
发信人: EPR (井中),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7:42:21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我又没去听,我怎么会说我说的是发言同学所说的呢?我哪知道你们是怎么说的?我的意
思是我们本科生无论是谁,都是一样,并不比民哲高明多少。我们比民哲唯一的优势是我
们应该更加谦卑和踏实一点,要是没有了这一点,我们比民哲好不到哪儿去。
 
我说得更直接一点,我就不满正义一个人,说自以为是只是针对他的,其他同学我都没见
识过。
 
——————————————————————————–
发信人: LAUXIA (正义),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7:43:16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好混乱阿。
到底什么根什么啊?
反正我的主张是,民哲可以有教无类,但是要看个人心情。
各种主义,若是你不懂那就是套帽子,不然就是懂,这些名词(专业术语)是方便讨论,
而不是套帽子用的,更不是整天搞三无三反的。反正我是坚持万物都是可以搞明白的,知
识进度的问题。反对反基础主义。
沙龙一定还是要搞下去的,像这次至少理清一两个问题。
 
另外一点就是,假设要我对比支持谁的话,现在我都搞不清谁帮谁。
但有一样靠普,那就是实践过得,真正有参加过这次沙龙的人比没有参加过的,讲一句句
都比没有参加过的吓讲一万句强。要是不服下次参加罗,不然形式比人强,人家是实地考
证,就算你说的有理,也是从外部猜测。下回表演一下有教无类罗。
 
去哲学版ZXS玩哲学吧!对哲学感兴趣的话!
我们是有问必答得哲学社!任何哲学困惑都可以来质询我们!
我们有问必答,尽管问吧!在社团ZXS版面上!
哲学并不难,只要你敢问,敢批判,认识认错与总结!
真理真理!对真理执著!
 
——————————————————————————–
发信人: dadaye (达|谁能阻挡我们的时代|532),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7:48:37 星期天), 转信
 
嗯,用”正义”来指代”L”同学,比较崩溃……
想想朱子十五年写了多少书。
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沾衣欲湿杏花雨,点点寒星映小楼。
——————————————————————————–
发信人: LAUXIA (正义),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8:02:13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附加一下。
本质主义和基础主义还是有差别的。
虽然我不太懂你们在争什么。
混乱
去哲学版ZXS玩哲学吧!对哲学感兴趣的话!
我们是有问必答得哲学社!任何哲学困惑都可以来质询我们!
我们有问必答,尽管问吧!在社团ZXS版面上!
哲学并不难,只要你敢问,敢批判,认识认错与总结!
真理真理!对真理执著!
——————————————————————————–
发信人: LAUXIA (正义),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8:03:06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看他们混乱的讨论,我倒真的是快要崩溃了。
我连你在说什么也搞不清楚了。
 
去哲学版ZXS玩哲学吧!对哲学感兴趣的话!
我们是有问必答得哲学社!任何哲学困惑都可以来质询我们!
我们有问必答,尽管问吧!在社团ZXS版面上!
哲学并不难,只要你敢问,敢批判,认识认错与总结!
真理真理!对真理执著!
——————————————————————————–
发信人: mist (smile the evil mist:-),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9:05:16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其实你这番话几乎可以说是无效的,而且很容易产生相反的作用。
如果他不会听从别人的劝告,那么自然你是白说了
而如果他会听从别人的劝告,很早之前他也就应该改悔了~~就轮不到你来劝说了呢~~
有的人偏偏要倒着走路,并且还自得其乐;你又何必去care他呢?等他碰壁碰得多了自然
就会改了~~
【 在 EPR (井中) 的大作中提到: 】
(……略……)
55.5!!挂了挂了。。。
我要征数院或物院mm!任何条件不限,能教我做题即可!
——————————————————————————–
发信人: EPR (井中),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9:25:11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你说得对,不过我的不满虽然是针对他的,但我要说话却并不是针对他的,主要是希望其
他同学不要太受他感染。所以我也只是在公共场合说两句。
——————————————————————————–
发信人: LAUXIA (正义),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9:29:45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因材施教还是有用的。
虽然我个人极度不喜欢孔夫子,更不喜欢并且厌恶孔教神话的孔夫子。
但是人家说的话“因材施教”还是有道理的。
 
【 在 mist (smile the evil mist:-)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你这番话几乎可以说是无效的,而且很容易产生相反的作用。
(……略……)
——————————————————————————–
发信人: mist (smile the evil mist:-),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9:32:39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其他同学么?未必就会理解你的心意的呀。
让他们见识一下这个世界多奇妙,其实也未必是坏处:)
55.5!!挂了挂了。。。
我要征数院或物院mm!任何条件不限,能教我做题即可!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FROM: 162.105.236.66]
——————————————————————————–
发信人: EPR (井中),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19:55:32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我说话又不是希望得到人的接受,我避免为了说服别人而讨论,这个我一直强调的。我提
的立场,一般是谋求某种平衡,不多说了。哲学有许多种做法,每一个哲学家的道路都是
独特的。
 
我还经常主张和民哲对话呢。多见识一下当然未必是坏处。
——————————————————————————–
发信人: philorabbit (无目的的合目的性),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21:35:27 星期天), 转信
 
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受什么影响的.
但是不是鄙视或者指责LAUXIA就能解决问题.
不管对LAUXIA或者那个诡异的”哲学社”持什么看法,这个有些莫名其妙的社团还是在这样
一个”奇妙”人的一手策划下成为现实了.身为哲学系的学生.至少也得可怜可怜这个身处
哲学社”三个字之中的”哲学”的尴尬处境吧.无论是给个冷眼还是做些意气之争,都不妨碍
LAUXIA的签名档和”哲学社”这个名号四处流传.
既然不能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就做些什么”抵消”他的作为吧.
不怕冒犯LAUXIA,哪怕我还是能认同这个社团存在的意义,也不是在他正在努力的那个意义
上.如果这个社团以后还总是这样,只能祈祷LAUXIA同学兴趣和旺盛精力耗尽的那天到来了
.而如果我们系还有些有闲心管这档子事的人,就想想让这个社团不至于变得太声名狼藉的
可能性吧.
 
【 在 EPR (井中)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得对,不过我的不满虽然是针对他的,但我要说话却并不是针对他的,主要是希望其
: 他同学不要太受他感染。所以我也只是在公共场合说两句。
——————————————————————————–
发信人: LAUXIA (正义),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023:58:32 星期天) , 站内信件
 
我没有这么差劲吧。版务同志。
若是我差劲的话,也有你的一份噢。
当然成功的话自然也分你一份。
——————————————————————————–
发信人: LAUXIA (正义),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111:41:34 星期一) , 站内信件
 
团委学术部的人也够累的了。
搞什么北大讲座,学术系列,还要各社团自动配合,若是没有这么高傲,配合他们还真不
错,问题是有一点貌似他们搞不清,那就是配合目前对社团而言没有直接好处。
还摆着个高傲的嘴脸要求别人自动配合合作,真的很难为人。
看他们整天盯着几个我玩得社团就可以见识到。多么累己累人。
不然若是正常一点,礼貌一点配合他们就算没有好处也是不错地。
 
【 在 chinanapsol (爱诗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同意
: 顺便预告一下,周五又团委学生会的学术沙龙,请一个师兄将读书方法
——————————————————————————–
 
发信人: yuxiao (笑笑), 信区: Philo
标 题: Re: 哲学“沙龙”本身还是值得搞的。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5月2113:15:54 星期一), 转信
 
“北大讲座” 我个人觉得非常有意义!
ps:请不要在系版说这种不负责任的风凉话!
 
 
小虫

2007-05-24 13:00:34 [回复]

小古写文章大有进步哈.

 
UNIC

2007-05-25 16:28:04 匿名 222.82.226.29 [回复]

过几天细看,微机课路过……

 
古雴

2007-05-25 19:11:19 http://epr.ycool.com/ [回复]

哎~这种文章不必细看啦,就是发发牢骚而已。 
每一个哲学家都是独特的,事实上我们并不知道某个人一定不可能成为哲学史上的一座山峰。不过无论如何,希望他人理解自己之前,理应先尝试理解他人;如果要求自己得到承认,不妨先展示自己的理解能力。如果希望自己加入到哲学的历史,成为矗立在哲学史上的一座山峰的话,当然,首先应该自己找到自己的位置,无论是继承也好,是反叛也好,都不该游离于哲学史之外。。因此民科民哲如果说要抱怨自己不受重视的话,不如先老老实实写一些对哲学史哲学经典的解读,证明自己的理解能力,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或者说像当年的逻辑主义者那样想脱离哲学史的(但至少仍保有和康德的联系),那么也该通过形式逻辑的技术功底来显示自己的实力。光靠说大话,是没有资格要求他人的重视的。只有当自己已经有了一定影响之时,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哲学家,或是有资格扯一些大话。但作为还未出道的大学生,心可以野一些狂一些,但行务必该踏踏实实、循序渐进。

  
UNIC

2007-05-26 15:17:39 匿名 220.171.177.180 [回复]

我说细看的目的……其实就是今天要留一句话: 
我X他妈的法家!!!!!!!!!!!!

  
古雴

2007-05-26 16:15:13 http://epr.ycool.com/ [回复]

赞气势。不过做学问不要带有过多的私人情绪,像正义同学反感儒家、支持法家,这并没有什么,哲学本来就是以流派纷呈为特色的,但关建是太过情绪化而缺乏实质性的、扎实的研究,所以态度成问题。希望你不要学他,偶尔情绪化一点不错,但更多的时候需要冷静思考。 
法家这个玩意其实除了支持君主专制(这一点儒家也支持啊)以外,很多主张其实与当代的西方民主制的理念是一致的。比如关于趋利避害的人性观,关于历史进步观,还有关于以法治国的理念,反对道德礼法等等,都与当代西方的主流观念相近。 
说到底我还是反对法家的,但反对它不是那么轻松的事。

  
依芜

2007-05-26 16:19:59 [回复]

同意.反什么都不容易. 
我也没心学他.你这里不是PKU BBS罢了.

  
呵呵呵呵呵呵

2007-09-07 08:52:14 匿名 222.84.5.218 [回复]

hoho 我要当海贼王….

  
…X

2007-11-01 22:36:10 匿名 124.17.16.231 [回复]

我怎么在这么一个班上….郁闷死了,不过还好,我一向是隐逸人士.. 
这种人大可不必理他,爱咋的咋的吧,现在又不是共产主义,不需要共同进步

  
Vorstellung

2007-11-02 13:03:42 匿名 124.17.16.247 [回复]

“…X”不知道是哪位,05的?怎么如此自命清高? 
这么多人都把“正义”同学当作公敌,其他年级的和他不熟,有各种反应都是必然。本年级的常年和他交往,应该知道他只是一个心智不太全的小孩子而已,你犯得着和一个心理年龄比你低的孩子划清界线吗? 
另想对古师兄解释一下,哲学社这个东西的确和你理解的是一回事。但是个人以为不必对这个小孩子闹着玩玩的东西太认真。你对0506有些人加入哲学社感到遗憾,可如果你设身处地地想象:一个和你常年相处的同学要成立一个社团,需要足够人数的签名作为发起人,一般怎么忍心拒绝呢?何况他是这么一个软磨硬泡的人。后来几乎所有参与这个社团活动的孩子都是碍于情面帮他些忙,这是个完全人情上的问题,不应该变成严肃的原则上的问题。难道古师兄真的会认为0506的孩子中真有那么多和“正义”志同道合的?我想也不会。否则,那偏见也真的太深了。 
关于哲学社,大家都知道没什么意义,而且这个孩子想玩我们也阻止不了,但所有人都严肃地义愤填膺地和他划清界线就对了吗?如果怕“哲学社”带来什么坏的影响,就应该取消它或者改变它;如果它根本不足道就让它自生自灭,孩子什么时候玩腻了就结束了。很多人诸如不知道是谁的“…X”,你这嗤之以鼻的态度算什么?有必要吗?无非就是偏见和自以为是。哲学探讨的确不能像“正义”那样,但是对这样一个孩子群起而攻之,就未免有些势利了。 
以上算是我对“正义”的某种辩护吧。但恐怕那孩子根本就不会理解我对他的辩护,连同那些把那孩子当害虫的自命清高的人们。

  

2007-11-02 14:34:59 匿名 123.112.76.106 [回复]

我不想和任何人划清界限,即便是正义同学,如果来这里向我拍砖,我也会认真对待,甚至我会认真地把他当作学术争辩的对手,而不会像楼上那样把他当成心智不全的小孩子。 
许多伟大的哲学家到了一般人眼里,常常也会显得孩子气,显得“心智不全”。甚至我本人也愿意让自己的心智不全一些,比如我对哲学社的偏激态度,你也完全可以理解为是孩子气的表现,我乐意接受。

  
Vorstellung

2007-11-02 20:08:15 匿名 124.17.16.247 [回复]

果然…… 
“心智不全”表述得是过了,在这里向“正义”同学道歉。虽然得承认给不出一个令我满意的方式来表达我的感受,至少现在我想得到的只有这个表述:他的判断力可能有些弱,以至于和他讨论问题的时候几乎到处都是概念的随意使用。或者具体一点说,可能是他会在未明确使用一个概念的前提的情况下根据随意的心理联想来使用一个概念,而且这种情形非常泛滥。每一次我和他讨论问题,都要面对他随意使用概念进行的论证,而且论证的时候也往往出现逻辑混乱。我总是试图澄清他所使用的概念的意义,以指出他对概念的误用,或者获得一个双方认同的理解以使讨论得以可能,但是这样的努力也总是失效,因为正如师兄所见,他在讨论问题时过于情绪化,我一直没有办法让他哪怕有一次真正冷静客观地分析一个问题,尤其当问题涉及到他自己特别坚持的一些观点和概念时。在这个意义上,他的孩子气实在是高于一般讨论中可能有的“意气”,或许用偏执来表述比较恰当,或许还不是一般的偏执。这种“孩子气”我武断地觉得是某种理性能力薄弱的表现(我不知道怎么表述会更好)。因为上述这些情况,我发现至少以我现在的对话能力,没有办法和他进行有效的问题探讨。所以对于师兄的批评,我也不得不承认,我现在的确不愿意和他讨论什么问题了,因为太多次的失败让我失去了信心。但假如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师兄是不满于我对于他的态度,认为我这不是一种认真地对待哲学探讨的态度;如果是这种批评,我只想作一点解释,就是我只是就我全部个人经验而言倾向于“认为”他没有达到通常能进行严谨有效的哲学探讨的水准,如果说是一种偏见,在根本上我即使意识到了现在也无法消除,直到我能清晰地认识到是什么错误导致我和他的交流产生困难的原因(而后者又实际是可以消除的)为止。我只想说明,我的“偏见”并不是没有任何反思的结果。更何况,作为同级的学生我和他同上过那么多课,相识这么长时间,我相信我认为他在某些理性能力上很弱是有道理的。 
然而我之前说的那番话,其实也可归为孩子气,正如师兄的这篇文章一样,发泄一下不满。我看到过这么多次师兄师姐乃至师弟师妹和“正义”的争论,都觉得和我曾经做过的事情一样,似乎根本上都没有形成真正针对问题的讨论,而总是演化为情绪上的敌对。我自认为把他当一个思想很不成熟的孩子总比把他当作一个有许多错误观点的成人好,因为至少我感觉很多人的言论里对他有太多的鄙视,好像他很可以为自己的思想和言论负责似的,而孩子至少是可以长大的。当然这和古师兄讲的“孩子气”不太一样。 
关于哲学社,很不幸我的议论更加孩子气。很多人可以以我很讨厌的方式跳到一边说,这个东西怎么怎么不好,应当不理会之。我不行,我就是被古师兄“遗憾”的那些人之一。而且明明知道哲学社是怎么回事还得被“遗憾”,乃至被蔑视,“那帮人就是哲学社的XX”。如果师兄能理解这种心情,就能多少理解我说的那些可能很偏颇的话了,说白了,也是孩子气。

  

2007-11-03 00:02:42 匿名 125.34.46.255 [回复]

我想我完全能够理解你加入哲学社,之前说“遗憾”也是情绪上的,并不针对任何一个具体的人。 
其实如果我晚两届的话,大概我也会加入哲学社的,我一直说我愿意和民科民哲对话,之所以我不参与者学社的活动,只是因为老了,暂时不想多折腾~ 
另外我一方面不希望现在的哲学社有更大影响,但另一方面也希望有我们系的可靠的后辈加入进去,因为正义同学想必不会一直执掌哲学社下去,等他卸任后,我想这个社团还是值得延续下去的,到时候期待有同样热情但更加成熟的同学接管下来,到时候我作为研究生一定回来鼎力支持。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