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科学哲学

一直想写篇文章向师弟师妹们介绍科学哲学,但几次动笔都半途而废,希望今天能够坚持写完。我不再指望在本科阶段找到科学哲学的同道了,但是即便是不选择科学哲学这一方向的同学们,我也希望稍许减少一些科学哲学所受到的许多误解(暂时以我的理解为正解,我的理解当然也可能是误解,看着办吧),也希望借机表达一下我对我所选择的方向的理解。

首先,要记住大物理学家费曼的一句名言:“科学哲学对于科学家,就像鸟类学对于鸟那样,毫无用处!”这当然是费曼在表达反感,但我想说的是,这句话确实把握住了科学哲学的某些要点。

科学哲学确实是没有用的,这一点值得反复重申。“没有用”正是哲学的高贵品格,也是纯粹的科学——如数学、理论物理学——的高贵品格。一种纯粹的、自由的学术是不求任何功利的目的的。有许多人认为科学哲学应该对科学研究有用,应该能够指导科学家的工作,应该可以归纳出科学的方法论什么的,甚至要走到科学的最前沿去发现新理论,比如提出个量子引力多维宇宙超弦对称和谐辩证大统一理论什么的……这些都是幻想,也是对科学哲学的贬低。我再次强调:科学哲学无助于科学研究!当然,如果有个别科学家从科学哲学中获得灵感或启发,这很有可能,但这并不说明这是科学哲学本身的职务,就像个别科学家也经常从文学和艺术中获得灵感或启发那样,而文学和艺术的活动显然绝不以促进科学研究为目的,科学哲学也是如此。

我们所说的科学哲学,是哲学的一个分支,而不是科学的一部分。就像政治哲学并不为政治家服务,科学哲学也不为科学家服务,而是把科学家和科学活动当作自己的研究对象——科学哲学研究科学家就像鸟类学研究鸟儿那样。

这里,我们不妨先对科学哲学作一个最广义的理解——“科学元勘”。这一领域包括狭义的科学哲学(再加推广可包括自然哲学、技术哲学)、科学史、科学(知识)社会学、科学传播学等等。在我们系的科学哲学方向其实也是进入这一宽泛的领域的入口。科学元勘领域由于更多地从在人文的视角出发尝试沟通科学与人文,因此这一领域与所谓的“科学人文”较为重合,许多科学元勘者也被称作“科学文化人”。

简单地说,科学元勘的根本问题是:

——“科学究竟是什么?”

展开来说主要就是三个问题:

——“科学如何可能?”:主要包括关于科学的形而上学及认识论,而最狭义的科学哲学即是指科学认识论,追问科学知识的如何取得及其可靠性等等。再推广一些,也可以包括追问数学如何可能的数学哲学等更具体的问题。

——“科学如何活动?”:主要包括科学史、科学社会学等,研究作为一项人类共同事业的科学究竟是如何运行的,考察科学发现、科学革命背后的背景因素。再推广一些,就是考察科学与人类的其它活动,如宗教、艺术、文化等的互动关系。以上两个问题也可能牵涉到对科学与非科学、伪科学的划界问题。

——“科学意味着什么?”:可以说是关于科学的价值论探讨。从这一角度出发经常对科学采取反思和批判的立场。

有一种非常普遍的意见是:科学哲学家及科学文化人没有资格对科学是什么指手画脚。我就知道有某些读过一些科学哲学课程的人也宣称,如果不成为大科学家,是很难在许多问题上有发言权的。这也是科学哲学家及科学文化人同时遭到科学界和哲学界鄙视的一条主要原因。

科学元勘必须重视和尊重科学家的意见——就像一个人类学家必须尊重他的研究对象的意见那样。但一个人类雪茄的工作是把他所搜集到的信息以及他所观察到的情况记录和梳理出来。事实上,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说的是一旦“身在其中”,就是走得再深、转得再多,也难以对对象形成一个较完整的印象。对于“科学”,那些科学家们,无论在各自的领域中钻研得有多深,也很难说他们可以对“科学究竟是什么”有多么全面的理解。始终身在山中,视野永远是受局限的,一旦我们远离“庐山”,从山外山脚的各个角度乃至从空中鸟瞰,观察到的将是另一幅图景。这就是站在科学之外的视角的意义。当然,同样值得强调的是:要体会“庐山是什么”,老在山外面转圈同样也得不到较全面的理解!从未亲身到山中走一遭,拿着两张鸟瞰照片便对“庐山的真面目”指指点点,也难怪要受人鄙视。

也就是说,如果从未走近科学活动,固然没有资格指手画脚,但如果始终投入在科学活动之中而不能把视角抽离出来,也是同样片面的。事实上,“科学究竟是什么”这一问题与其它诸多哲学大问题一样——是永远不会有权威的、确凿的答案的!我再次重申科学哲学是哲学的一个分支,哲学的特点就是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科学哲学或科学元勘将从不同的视角出发,揭示科学的不同面貌。好比说并不是只有政治家才有资格搞政治哲学,做科学哲学不一定非得是科学家,甚至可以说最好不要是科学家!

不过前面也提到,对于科学的亲近了解是绝对必要的。事实上,许多科学哲学家、科学(知识)社会学家、科学史家,都是从科学家转行过来的,或者至少有一定的科学专业背景,我们系科哲教研室的老师们也基本都是学理科出身的。那么,对理科的学习对于科学元勘有怎样的意义?我们需要对理科专业有多大程度的掌握?

我们系选择科学哲学(以及逻辑学)方向的本科生要求选修至少10学分的自然科学类课程(在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学院的专业课中选择),这是最低限度的要求了。不过,并没有哪一些自然科学知识或技能是必须要求掌握的,选择数学还是生物等等可以按个人兴趣决定。对于科学哲学来说,对自然科学的学习其实都没有什么直接用处——恰如科学哲学对自然科学也没啥用处那样。自然科学课程的学习与其说是为了掌握什么必要的知识或技能,不如说是一种“体验生活”,正如一位优秀的人类学家或社会学家往往会进入他所研究的群体中共同生活一段时间那样,我们学习自然科学类课程,关键倒不在学习和研究的成果,而是在于切身地去了解自然科学究竟如何学习、如何研究。因此,并不必须要理科特别优异的人才能学好科学哲学(当然,至少数理逻辑应当过关),理科优秀当然是有好处的,但人文方面的功底对科学元勘的意义也同样重要。

自然科学课程重要的在于体验而不在掌握,不过其它许多知识倒是需要有一定程度的掌握的:

——首先是哲学方面,既然科学哲学是哲学的一支,哲学的基础当然是至关重要的。其中最重要的一些部分比如:

————古希腊作为哲学的根基当然需要了解;

————近代的唯理论和经验论传统,特别是培根、笛卡尔的科学方法以及休谟的怀疑论,这些是现代科学哲学的问题背景,必须了解;

<
p>————分析哲学传统,从实证主义,到逻辑经验主义、逻辑实证主义等等,现代的科学哲学是在分析哲学的语境中展开的,即便是稍后由波普及库恩开辟的新思路也没有完全跳出分析哲学的框架,分析哲学毕竟是科学哲学的基础——即便最终要超越或反叛它;

————其它各种取之不尽的哲学资源也需重视,例如我个人重视康德。如果对技术哲学感兴趣则应当重视欧陆哲学,特别是海德格尔。另外,后现代主义也颇值得关注。根据个人兴趣,任何哲学传统和方向都可以与科学哲学相联系,如中国哲学、经院哲学,宗教哲学、伦理学、政治哲学等等。

——其次是科学方面,除了自然科学专业的体验外,基本程度上的科学常识更是必须了解的。这不必去每一个理科院系修专业课,全面达到科普的水平就够了。无论是数学、物理还是生物,都应当有一定程度的常识性了解,科普读物是方便的途径。同时,我们将发现许多科学元勘的具有学术价值的书籍也都可以算作普及读物。不过,目前而言优秀的科普著作基本都是译著,我稍后将会做一些阅读方面的推荐。

——再次是历史方面,科学史是必读的——无论是否钻研科学史。但较早的科学史读物,尤其是中国的科学史书籍,都是带着一种神化科学的心态编写的,对科学史上的真实情况有许多曲解,这是需要警惕的。另外,除了科学史,一般的人类历史、文化史都值得了解,脱离了历史做任何学问都是不行的。

——最后是文学和艺术方面,既然是“科学文化人”,总也应该多一点文化涵养。我不是在开玩笑,文艺修养对于科学元勘固然没有直接作用,但一定是必要的。

最后谈一个问题:科学文化人常被指为“反科学文化人”,北大的科学元勘特别经常被指为反科学中心,这一点确是实情。我们确实在“反科学”,而绝不是为科学唱赞歌。我必须再次重申科学哲学是哲学的一个分支,而反思和批判是哲学的基本风格。在这里,我并不想展开论述我是如何来“反科学”的(可以参看我的其它文章),我只想讨论一个经常被指责的问题:“我们都生活在科技昌明的时代,我们的生活离不开科技。你听见那些搞科学哲学的人嚷嚷着反科学,回家他们照样用电脑打字。”这样一说,貌似很有理。我们既然享受着科技提供的便利,怎么还厚着脸皮要反它呢?

我想说,有些时候,恰恰是因为离不开,才更应该“反”——“反思”、“重审”!比如说我们都离不开自来水,(在城市里)没有自来水我们就无法生存。但正因为此,我们更值得去关心这自来水的来源、内涵和它对我们身体可能造成的影响。当我们发现这水的来源受到污染时,如果我们有另一种选择,那恐怕就不会这样迫切地要去追溯水源了——这只水龙头出来的水有毒,换一只接水就好了,也就不必在意那有毒的水究竟从哪里来。但如果我们只有一种选择,面对水质问题就再无法逃避,不得不去追溯水源了。恰恰是我们离不开科技,而同时看到科技带来的种种弊病,这才更需要去追本溯源、考察其源头和流向,

关于科学哲学及科学元勘的各种书籍,我把我个人的推荐列在下面:

……

……

……

……

写到这里终于热情丧失,懒得再写了。别的都不敢说,我对于书籍是最有心得的。有兴趣的和我私下交流罢。

2007年1月16日15时15分

于羊肉泡居

最新评论
  
unic

2007-01-16 20:05:10 [回复]

so important to me ! 
thanks! 
read carefully….slowly~ 
maybe will chat~

  
unic

2007-01-16 20:44:42 [回复]

我选择理科的原因也差不多是这样。 
“……我们学习自然科学类课程,关键倒不在学习和研究的成果,而是在于切身地去了解自然科学究竟如何学习、如何研究。” 
恩。我也一直是这么想的。 
但是我对现在的理科可能怎么就是不能好好重视起来啊? 
怎么办?不管我如何努力,我一上数学课就是9只牛也拉不回来得想打瞌睡。我还曾经告诉自己,就把它当逻辑课上,但是没用!哎………啊…… 
但是上语文课,我就怎么也睡不着~ 
自来水的那个比喻不错。 
我的现有观点有许多都是你启发下产生的。 
从这篇文章看,我目前的观点和你的相似度是90%以上的,剩下的,就是我不了解也就不能说的了。

  

2007-01-17 10:06:43 [回复]

你选择理科?? 
中学的数学课与体验生活无关,中学的数学课与数学专业的学习和研究还有相当的距离。 
学数学不如当作学习上帝的语言,体会自然最深邃的奥妙。

  
UNIC

2007-01-17 19:51:44 [回复]

难道你一直以为我学了文科? 
晕… 
我前一段时间也稍稍有一点后悔,想我如果学文科,成绩应该会比现在好,政史地上课我一般不会睡觉。 
但是第一,决定是决不能后悔的,第二,一想到文科要背书上的那么多教条般的内容(特别是政治!上了这一个学期,我现在对你的那句“高中政治决不是哲学”算是比较完全的体会到了,不仅不是哲学,连马哲也决不是!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政治不是哲学,那么政治也不可能是马哲了。)我就觉得上文科是一种很空耗脑细胞的科了。相比起来,还是理科更有用(的确是——有用。)。 
可是……我为什么上理科的课就很容易睡过去?而上语文、美术和政治(现在仅存的3门文科课程)睡觉的几率就一定是10%以下啊? 
“学数学不如当作学习上帝的语言”,恩,说得好!

  

2007-01-17 21:56:52 [回复]

我是从未选择过文理科的,而且二附中的分班好像要到挺晚以后的事,所以我也没留意你选文科还是理科。 
高中的哲学不是哲学、历史不是历史,文科中确实只有语文稍微像点样,但仍然将受到大学教授的强烈鄙视…… 
理科生你这样的数学水平是绝对绝对不行不行的。你的数学的症结在于初中乃至小学的基础没打好,也就是说,一直都没有“上路”,没有摸到门径。不知道你是否重新补习过初中的数学,关键在于找到感觉,回到最简单最基础的数学那里去找感觉。 
等过几日我的网络通了时可以用QQ联系。哲学问题可以慢点讨论,但数学问题是拖不起的!

  
UNIC

2007-01-17 23:05:38 [回复]

“回到最简单最基础的数学那里去找感觉” 
回到…… 
以前我有没有到过啊? 
哲学问题可以慢点讨论,但数学问题是拖不起的! 
恩。我明天、后天、大后天放假,你有时间吗?后面我们还要上1周的课,休息4天后我们还要再……上8个半天的课,然后才该放假、过年,但是还得去补化学,可能要补整整一个假期了。但是数学一直没有找老师。 
唉……我的这个假期没打算怎么休息。

  

2007-01-18 09:58:22 [回复]

记得我曾经让你证勾股定理来着~~~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