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阿忆哭穷事件

所谓的北大副教授哭穷事件最近很是热闹,具体情况在网上随便搜索一下便知。

最初的博客文章应该是:http://blog.sina.com.cn/u/48dcce8e0100061k

后续的记者访谈见:http://blog.sina.com.cn/u/48dcce8e01000687

看过这两篇文字后,对这位副教授还是有一定同情的。教师的待遇不高确实是一个问题,而且,从现在的教育制度的改革趋向中看(例如北大闹腾的人事制度改革),并没有感到教授的境遇向好的方向发展的明显趋势:教授的收入要靠兼职,教授的职称靠的是写SCI论文,总之,大学教授的本务——“教学”——既不能求名也不能求利,教授们是否将精力投入到教学活动与他们将获得的名与利都无关。

确实,选择教学这一职业的人不能是太功利的,但这也是在保得住饭碗的前提之下的问题。

那个杀千刀的张维迎等人闹腾的人事制度改革我就不再多加评论了。真正亟需改革的是那些吃饱撑着折腾的大学行政官员,大学里需要那么多行政人员吗?裁掉一半也不嫌多,把他们的工资和花销搬来改善教授的待遇如何?

谈到大学人事制度的话题时总难免比较激动,因为这些问题将来会是与我切身相关的现实问题。当然,无论工资多少,我也是要搞学术的,但淡泊是一回事,不满是另一回事。作为我个人的事,当然可以淡泊视之,但对于这样的普遍的现状而言,出于自己的立场表达不满也是合理的。不能因为教授们情操高就欺负老实人。

有人会说了:“近5000的收入够高了,还哭穷?那民工们怎么办?”——从教授联想到民工的逻辑是什么?这是不同的问题。民工待遇是民工待遇的问题,教授待遇是教授待遇的问题。当然不能指望中国教授的待遇可以向西方看齐(不过既然北大嚷嚷着啥个“世界一流大学”,是否也至少保证个世界一流的待遇呢),教师待遇低下不只是中国经济落后的缘故,更重要的是教育投入不够和不合理。

据说在新世纪,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大好形势下,中国的教育开支却仍然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虽然1996年制定的《教育法》规定全国教育开支不得低于国民生产总值的6%,但近十年来始终没有改观,甚至不大幅往下削减就该谢天谢地了。2%是联合国规定标准的三分之一,列在全世界倒数的几位,比非洲穷国乌干达还低。至于免费义务教育的水平则远远不及印度这样的“落后”大国。

“科教兴国”只是一句空话吗?(这个口号小时候经常听到,最近似乎听得少了,挣着眼睛喊瞎话多少也是会心虚的吧……)所谓重视教育仅仅也是靠喊叫着另一些空话,例如“素质教育”、“争创一流大学”之类,就算是重视教育吗?

话说回来,在中国的教育开支中,花在高等教育上的比重倒是比较高的。不过,恐怕其中的投入都被形形色色的面子工程,以及吃饱撑的行政人员,还有多不胜数的科研项目用去了,真正花在“教育”上的,花在课堂教学上的,又能剩下多少呢?

之所以在《教育法》上规定的底线也迟迟不能落实,恐怕与当今中国整体的浮躁之风有关——衡量“政绩”的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客观”的标准——“数字”。GDP增加多少啊,就业率提高多少啊,贫困户减少多少啊……而教育上的投入却不可能立刻从数字上得到回报——所谓“百年树人”,教育上的投入简直就是石沉大海,永远也看不到直接的客观的效果。就是间接的成果,也至少要过整一代后才能体现出来——想到这里也不难理解为何中国的教育总投入随少得可怜,但高等教育所占比重却是世界领先的,因为高等教育容易出成果啊!投入了资金马上能生产出论文啊!第二种办法是较主观的办法:喊口号啊,搞改革啊。喊出一组漂亮的口号,就足以让这种“政绩”“载入史册”了,评价政绩的时候就可以多写几笔:“某年某日提出了XXXX的重要XX”,至于踏踏实实的搞改革就更能算作政绩了,如果不搞出什么动静来,如果只是说:“平静地延续着前任的工作”,这哪能体现出那些人的能耐啊!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不管搞什么,总之要搞出点动静来,政绩材料才可能容易写一些。于是,改革年年搞,特别是教育改革,每年都有新动作、新口号、新政策、新规则,可是为什么2%的教育投入却十年如一日毫无动静呢?

我觉得阿忆喊穷喊得很好,提醒人们:不要再因为教师的“神圣”、教师的“老实”,就可以一直欺负老实人下去了!某些制定政策者可没把教师当神看,而是当可以呼来喝去、服帖温顺的机器人看待的。对待大学教授的态度倒还好,无非是把他们当“打工仔”处理了,北大嚷嚷的人事制度改革就是如此。而中小学的教改更是不把教师当人看,竟提出个什么教师流动机制:为了彻底取消重点中学、真正抹平学校间的差距,竟然说要让教师们流动起来,打散了这里教几年那里教几年——教师对学校的感情、与校长、同事和学生的感情都是与教学无关的,教师只是负责教书的机器而已……工资和待遇不提高,就迫不及待地要限制教师的“不务正业”,大学教授倒还好,中小学教师做补习做家教可是严令禁止的。这些对教师们的限制本身倒无可厚非,但既然要教师们安分本业,总应该让他们能够“安”得下心来吧!工资待遇已经够低了,以至于甘愿做老师要么是自己的能耐只能当老师混混的,要么就是真正热爱这一神圣的职业的人,然而教育政策却不断地让那些热爱岗位的人寒心。好像教师的爱岗敬业就是理所当然的,爱岗就是尽忠职守、服从差遣,除此之外,多余的情感和个性都需要排除。

2006年10月6日

最新评论

  • 女老大

    2006-10-06 12:26:16 

    中秋快乐!

  • zw

    2006-10-06 22:52:24 

    哈哈,杀千刀的张维迎啊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