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理想——抽象的和具体的,被动的和主动的

最近偶然有人提到人生理想的话题(见http://www.gotopku.cn/forum/viewthread.php?tid=39888&fpage=1),想到关于我的“人生理想”,还没有在这里完整地写过,便随手写上几句。

我的“一整套”人生理想是早已确定了的,说句大话(本文只是闲聊而已):这真是很难得的——人生理想这种东西是没有高低深浅之分的,但是确定还是模糊还是可以区别的。当被问到人生有何理想时,“说不清楚”、“没想好”、“大概是”等等回答显然比不上像我这般可以扯出一整套的秩序井然讲法来。当然,有人可以坚持说人生不需要订什么理想,那就是另一会事了,不过,那样的话,他们关于人生为何不需要订理想的理由也可以区别出是确定还是模糊来。另外,理想观和人生观与世界观与价值观等其他观点之间的联系是否融洽,是否牵扯上关系,能否互相诠释等等,也是可以辨识的。所以,尽管对某一条观点是否比另一条更好、更对、更高明之类是无法判断的,但是谁的更确定或更成熟还是有可能作出分辨的。我对我自己的所谓“三观”的自信正是基于这些。

我在不同的场合下曾对我的“人生理想”有过看来很不相同的表述,因为对我而言,所谓人生理想其实有抽象与具体、消极被动与积极主动这两层区分,相应地,我的人生理想就可以有抽象+被动、抽象+主动、具体+被动、具体+主动这四种表述方式。

首先,“问心无愧”——这是我“抽象+被动”的人生理想;相应地,“自我实现”——是我“抽象+主动”的人生理想。问心无愧是最根本的,一切具体的行动和追求,都应以问心无愧为本,做人不要先想着为此人负责、为彼事负责,值得重视的人和事太多了,左顾右盼最终只会不知所措。在这方面我的观点有点阳明心学的感觉,但更好的理解方式是与康德的“心中的道德律”联系起来。只要在老暮之年,回首往事,无愧无疚、无怨无悔,那就是人生最基本的满足。然而,我说“问心无愧”是“消极被动”的理想,因为这一理想其实根本用不着“追求”,或者说用不着“积极的”追求。与此类似,心灵的澄静也不是积极追求可得的。更通俗地例子可以说:睡觉不是积极追求可得的,心中念着:“我要睡着,我一定要睡着,睡不着就糟了,快点睡呀……”那显然要适得其反。恰恰是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念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顺乎本心自然问心无愧,这是用不着强求的。

所谓的“自我实现”,理解的方式有很多:黑格尔和马斯洛都说过,但深生态学是更好的联想,不过我的可能也有所不同,早前在“我的人生观”一文中提到过一些。总之,简单地理解,就是让我的特长和才能得到尽可能充分的实现。不过,这是顺从于“消极被动”理想之下的——之前提到了“问心无愧”是“消极”的,另一方面,它又是以被动的形式表现的,也就是说,我从不需要主动地去追求它,但一旦什么东西将损害到它时,便应该避开它。如果我的某项积极的追求将造成问心有愧的话,便不能去追求它,如果已然做出什么问心有愧的事来,便要积极去弥补它。在保证“问心无愧”不受损害的情况下,我将尽可能地展开对“自我实现”的追求,这便是“积极主动之理想”的涵义了。

以上两条都是“抽象”的,只是泛泛而谈。当然,所谓“人生理想”,不同于“这个月的理想”、“明年的理想”等等,当然一定是比较抽象的。任何具体的明确的追求,作为一生的理想都是不妥当的。例如说把“获得诺贝尔奖”作为人生理想,固然挺高,但一旦真的达到了以后干什么呢?不活了?或者不需要再有任何追求,好吃懒做地等死就行了?那看来不好吧……因此,人生理想应该至少“抽象”到它几乎不可能被完成。举例来说,“我要成为亿万富翁!”是一个不够合适的人生理想,而“赚钱,赚更多的钱!”则可以作为一个合适的人生理想!因为后者是永不停止的。顺便说一句,按照我的多元主义:我的人生理想要比“成为亿万富翁”更成熟,但不见得与“赚钱赚钱”更高或更低(可参考“小议拜金主义”一文)。

我的具体+被动的人生理想听来大概很没志气——我只愿过一个平凡家庭的生活:比如,娶个老婆,生些孩子,白天能有份糊口的工作,晚上能和老婆一起睡觉,偶尔同家人或朋友出外游玩,在家里平平静静的,在外头平平安安的……当然,我知道我个人是十分幸运的,以至于以上的理想可被归为“消极被动”,我知道确实有许多人连这样一份平稳的生活也苦苦追求而不得,但对我而言,所处的家庭条件、社会环境、时代背景都是幸运的,所以以上这些理想,基本上也是只要静静地等待就会有的,用不着刻意为此做多少奋斗和拼搏。

消极被动的人生理想是最基本的,但绝不代表说我的志向仅止于此,要不然我可真的成了老年人了。消极被动的人生理想的意义在于——它是最优先的,其它的追求决不能危害到它,一旦我有某种追求和行为将会有损于我家庭生活的平安宁静,那将是不能容忍的,不过在保证我的“被动”理想不受侵害的情况下,我便要尽全力去发展我的“主动”理想。

我的具体的积极主动的人生理想最近才算最终被我认定了,这是最晚定型的——“问心无愧”在初中时就提出了,“平凡家庭”在高中时大致确定,“自我实现”在大一时确定——这也很合逻辑:具体的顺乎抽象的,主动的服从被动的,于是具体+主动的理想正是受到了最多限制的。不过话说回来,既然已经理清了它所受到的约束,设计这条理想也将是十分自由的。具体的在这里不多阐释了,说得简练一点吧——“爱智慧”,“追求智慧”。

顺便再补充一下:之前主要是谈了“积极主动”服从于“消极被动”的对应关系,同时四种理想间的纵向联系也是清晰的,即抽象与具体的对应关系——“问心无愧”与“平凡家庭”的对应;“自我实现”与“爱智慧”的对应。甚至交叉项的也存在一定的直接联系,不过本文就不再赘述了。

2006年6月23日

牛教

最新评论

关于 古雴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欢迎比特币打赏: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