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翌霖的招生启事【失效】

清华大学突然又改变政策,把所有准聘教授招生权收回了,所以招生启事暂时失效,等我熬成长聘再说吧……

 

追随吴国盛老师,我非常幸运地进入清华大学任教,上个月刚刚成为人文学院的助理教授。

目前我还隶属于哲学系,等吴老师筹建的科学史系正式挂牌之后,便也属于科学史系(其实我很希望仍然和哲学系保持联系)。

清华引入美国的tenure track制度,制定了准聘—长聘制度,我这个助理教授当然是属于准聘,合同三年一签,最后非升即走,压力不小。但新制度对于青椒也有些好处,除了工资提高之外,最重要的还是我虽然在职称上相当于讲师,但已然可以带博士生了。

如果一切顺利,我的第一届学生也许下学期就能招收了,幸福来得有点突然,我尚未开始物色呢。于是先打个广告看看?希望各位师友帮忙传播,或直接向我推荐合适人选。

一、本人基本情况

我(胡翌霖)1985年出生,男,上海人。2004年进入北京大学哲学系读本硕博,到2014年毕业,博士导师是吴国盛老师,博士毕业后在北京师范大学做了两年半博士后,跟的是田松老师。

2017年3月进入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科学史系,现在是助理教授。招收学生的专业也许是“科学哲学”,或许会是“科学史”——这区别不大,无论按什么名目招收,我的学生都可以做偏向哲学或偏向历史的题目,但同时也都得有一定的哲学素养和历史视野。

我的博士论文做的是对媒介环境学的哲学解读,可以到此链接下找到原文pdf。另外我在北师大讲科学通史课程时出了一本大众读物《过时的智慧》。这两个文本基本反映了我的两个主要的研究领域:(现象学的)技术哲学与科学思想史。我不要求学生阅读太多我自己写的东西,但考虑报考的学生出于对自己的前途负责,总该对备选的导师的工作有一定的了解吧,所以我推荐在这两个文本间至少选择一部通读。当然,更欢迎根据个人兴趣在我的博客(http://yilinhut.net)上随便逛逛。

二、报考的基本要求

1.宁缺毋滥

虽然我个人资历不足是硬伤,但我相信做我的学生在各方面来说不会是件吃亏的事,我和我的学生都不必自降身价,我不会刻意放低门槛,更不会拿名额来做人情。如果你以为报不进更热门的专业或更大腕的老师,想走我的名额凑合一下,那么请不要抱侥幸心理了。我的门槛不会比吴老师更低,要求也不会比吴老师更低,吴老师的要求可以参照他的启事

2.志于学术

博士生是学术生涯的起点,做博士就意味着投身学术之路了。我希望我的博士生全都以从事学术研究为志向,而不是拿个文凭再找其他工作。当然了,人的志向不会一生不变,根据自身的成长发展和外部环境的变化,在读博期间你可能改变心意,我不会阻拦。但至少在入学的这一刻我希望我的学生是下了决心做学者的。好比说我们提倡婚恋自由,日子过不下去了可以随时离婚,但至少在庄重结婚这一刻你应该是下了“过一辈子”的决心,而不只是“过几夜就走”的。

3.热爱自由

我并不要求学生采取特定的政治立场,但至少在涉及学术研究方面,应当要珍视和追求思想和言论的独立性。为了思想而思想,为了学术而学术。你可以支持或批判包括我在内的任何人的任何观点,但不要以学术附庸权力。应当相信言论的“公共性”是件好事,认同“知识分子”是个好词。

4.承担自由

自由不光是美好的事情,更多的时候自由是一种烦恼,人们希望受到无微不至的呵护,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希望有别人告诉自己该怎么做。在中国从小学到高中的教育基本上都是这个模式,学生们习惯于沿着既定的方向去努力。所以很多学生到了大学毕业还是稀里糊涂的,别人说公务员好就一窝蜂去做公务员,别人说清华好就去考清华博士。我希望我的学生至少不是那些浑浑噩噩的“常人”,能够对自己的处境有起码反省和定位,对将来的研究方向也应有自己的把握,至少有信心承担自己的选择。

5.阅读与写作

学术研究的基本工作不外乎阅读与写作,上面说的几条都很难实际考核,真正会考察的无非是阅读和写作方面。我希望有意做我学生的同学尽早与我联系,充分交流,以便双向选择。而我重点考察的就是阅读与写作。申请者应当尽早把得意的文字作品发给我,包括论文、读书笔记或其它杂文,这是我选择学生的基本依据。当然,外文读写能力强的更加优先。

6.清华人文学院的其它要求

我也是初来乍到,对清华的制度和流程不够了解,为免误导,就不在这里转述了,请找权威渠道了解。

 

三、入学后的基本要求

1.教学相长

中小学教师之所以教导学生,是为了传道受业,但大学教师之所以招收学生,却不单是为了传授,更是为了通过教学相长提升自己。我招收学生,当然也是希望最终从学生中受益。因此,虽然我不会规定学生研究什么,但至少学生应当对我的研究工作感兴趣,学生的研究方向应当也是我所感兴趣的。我希望我的学生对我的工作和观点提出批评,给予修订,或补充延伸。我不会丢给学生现成的课题,但也不希望学生研究的东西与我毫无契合。

2.积极交流

为此,我希望学生积极主动地参与各种交流活动,例如全系每周的午餐会,现在就已经开启,是吴老师在北京大学时吴门讨论班的延续。等将来科学史系招了十来个老师,每个老师又有好几个学生之后,恐怕不可能每个学生都参与,但我至少会要求且保障我的学生长期参与。

另外,我几年来都在主持一个每周定期的读书会,已经读过库恩、海德格尔、斯蒂格勒、列维纳斯等,未来可能也会逐渐制度化,希望我的学生经常参与。

我将来会开设的各种课程,我的学生应当选课或者做助教。我也有可能针对性地为自己的学生特别开设课程或调整课程内容。

最后更要保持密切的私下交流,我其实是比较随意的宅男,不太善于主动交流,但其实是非常好打交道的,希望能和学生建立亦师亦友的关系。

学生能给我帮助的地方,往往也是学生能得到好处的地方。定期参与交流对学生而言也是最关键的好处。除了我本人之外,由吴国盛老师、张卜天师兄等构成的整个未来科学史系的团队无疑将营造最好的学术氛围。希望学生能够珍惜这样好的环境,不仅与我积极交流,也要与整个科学史系乃至其它院系或周边院校的其他相关老师多打交道,主动去旁听各类课程、讲座等。

3.其它事务

当然,一些学术之外的杂务也很可能会丢给学生帮忙,但这方面我不会强制要求,比较繁重的事务一定会给出劳务费,毫无意义的应酬性活动尽量避免。我也不希望学生在学习之余做太多额外的工作。不过,如果是为了体会更多生活的可能性或体验更多的经验世界,而去参与社会活动和实习工作,我倒是愿意支持的。我的学生可以做死宅,也可以热爱游山玩水,但我不希望学生花过多的时间为了根本不喜欢的事情而忙碌,例如你要去打工除非是因为你觉得打工本身有趣。在家庭条件困难的情况下,我愿意帮助争取或直接给予经济资助,我不希望学生因为忙于生计问题而不能专心投入学术,当然,如果说你特别在乎生计问题,恐怕你本来就不适合来做学术。

4.阅读与写作

入学之后应保持必要的阅读量和写作,即便尚未确定最后的论文主题,也应保持读写状态,并经常分享和交流。关于论文写作方面的要求,参考这篇文章

四、个性化的要求

以上所列都是最起码最基本的要求,但具体情况因人而异,难以一概而论。

比如说,如果你是应届本科生来报直博,或者你是三十郎当岁早已硕士毕业的考研党,那么要求就会不太一样。我个人更偏爱可塑性更强的本科生,但经验丰富的老鸟也未必没有优势。针对本科生,很难要求有多深的学术功底,因此我可能更看重灵性和性格等方面的情况。而报考时年纪越大,那么对实打实的学术积累的要求就越高。

我并不迷信重点大学,不要求学生必须来自985-211,但一所好大学终究是个优势,如果有我尊重的老师推荐,那就更好了。这不是我学历歧视,而是因为好的教育经历本身相当于多了几道把关。而缺少“背景”的同学就得经受更多的把关,所以希望有意报考的同学尽早与我联系,跟我进行更多的交流,加深了解。

科学史与科学哲学是一个文理交融的领域,所以我同时欢迎理工科和人文社科背景的同学报考。但关于理工科学生,我希望不要是因为“对理工科没兴趣了”而报考,应该是因为“对科学史或科学哲学有兴趣了”而来报考。因为我知道我们这个专业经常会招收那些在理工科专业“混不下去”的学生,以为这边好混,但结果往往是依旧学不好。至于文史哲背景的学生,阅读写作方面的能力应当更有更高的要求。

学生的研究方向可以偏历史,也可以偏哲学,不同的偏向也有不同的要求。

偏历史的,应当熟悉“张卜天”的大名,读过至少三五本他翻译的科学史著作(当然你如果是直接读外文原著的另论)。应当了解柯瓦雷、库恩。希望专攻某一时期或某一主题的,应对相应的文献有所涉猎。

偏哲学的,应读过康德、胡塞尔、海德格尔、梅洛-庞蒂、斯蒂格勒等人的经典著作(我的意思是至少啃过一些,不是说全都读过,当然全都读过更好)。可以阅读吴国盛老师的《技术哲学讲演录》或他编选的《技术哲学经典读本》,了解“现象学技术哲学”的基本套路。虽然我也重视媒介环境学派(麦克卢汉、英尼斯、翁、波斯曼等),读过这些书当然也好,但我始终更倾向于招收有更强哲学背景的学生,当然无论如何,有自信的话都可以与我联系看看。至于分析路数的科学哲学,我能够给予的帮助不大,不建议报考。

在这里我不想把要求列得太细。所谓个性化要求,与其说是我针对不同情况制定出来的,不如说是每个学生都应该根据自己的背景与志向而给出相应的自我要求。你的自我要求恰好与我潜在的要求相匹配,那么你就很可能适合做我的学生。如果你暂时不满足要求,但对自己的学习能力和成长潜力有信心,也欢迎尽早与我联系,比如你提前半年与我联系,从而我亲眼看到你半年内的成长,那么当然也会大大加分。

五、博客上可能有关的文章

作为一个招生启事而言这篇文章已经过于啰嗦了,就不再多说。还有兴趣进一步了解我的想法和风格的同学可以在我的博客上随意浏览,或直接与我联系。我挑选一些可能与教学理念相关的文章列出:

谈现象学(一)

“意向历史”和历史学的目的

媒介作为环境——媒介环境学的哲学解读粗浅版

科学通史推荐书目汇总

科技哲学入门读物推荐

我的科学史系课程计划

说说《科学是什么》之开课

关于写论文——“学术研究导引”课程总结

爱智与爱国

可耻的希腊精神

=======

2019年4月更新:

还可参考博士招生要求补充说明,性急想知道操作方法的请看博士招生要求再补充(可操作问卷版)
文章还推荐个性哲学vs.命题哲学:谈欧陆哲学衰落之必然及其意义的不朽,事实上,在分类下的文章都值得浏览,它们反映我的治学和教学态度。
=======

六、联系方式

1.博客上留言:http://yilinhut.net

2.Email或QQ:160467@qq.com

3.微信:可以邮件索要

 

2017年4月16日

 

关于 胡翌霖

胡翌霖,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副教授。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原文链接),详情参考版权说明。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