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一下为什么这里叫“随轩”吧~

这个名字是高三时翻玩某本成语典故词典偶然发现的,便想将来可用作书斋之名,现在书斋还无有,就先用在博客上了。 首先不看典故,从字面上看,这个名字就是挺合适的:第一个“随”字就很符合我的性格——随便、随意、随和、随性、随心等等;第二个“轩”字,一义为“带窗户的长廊或小屋子(经常用作茶馆、酒楼或书斋的名字)”,相比起来,“斋”的释义是“房子(常用做书房、商店、学校…

阅读全文

呵呵,中学时的文章……

 这篇文字有两个缘起,一是前两天在BBS的Philosophy版看到有人贴出马克思17岁中学毕业时写的《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突发感慨……二是刚才虫哥推荐我一篇文章,还没细读,只是看到其中“资本主义萌芽”,有所联想…… 其实只是突然想起了自己中学时的一些想法罢了——大概在初中我早就知道马克思17岁时的文章,大致看过的,读后当然是大大敬仰的。当时…

阅读全文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科学技术无疑大大促进了生产,但是是否真正提高了生产的效率呢?如果以“单位时间完成的工作量”来定义“效率”,那么这显然是没有问题的;然而,如果我们把“效率”理解为“产出与消耗之比”,那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因为“消耗”不仅仅包含投入的时间、劳动量、资本等等,还应该算上能源、环境的消耗——就好比你计算烧一盘菜的投入,除了当时就直接投入的原料、调料的成本和厨师的劳动量…

阅读全文

落后就要挨打?

落后就要挨打!只有国家强大了,才不会遭外敌侵略,才能真正地独立自主……这些话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了,这个道理激励我们要奋发努力,让中国变得富强起来,这当然是很好的。但是,让我们细细推敲一下,这个道理确实是有理的吗? 事实上,本文的头一句话就是有问题的——说“落后”者要挨打,“强大”者则不挨打——我把“落后”与“强大”对应了起来,这种对应是错位的!与“落后”相对…

阅读全文

《创世纪》中智慧果关于人之根本的寓意

亚当和夏娃因为偷吃了智慧之树上的“分辨善恶之果”,他们的眼睛明亮了,知道自己赤身露体,便用无花果树叶遮挡。神发现他们懂得了羞耻,便知道他们偷吃了智慧果,分辨了善恶,因而罚他们堕下凡间成为人类…… 这是《圣经》对人类起源的讲述,谈论《圣经》与进化论的冲突是很没有意思的,让我们看看在这则故事中,《圣经》给我们关于人之本源的发人深思的暗喻: 偷食分辨善恶之果——获…

阅读全文

康德的时空与霍金的宇宙——康德科学观与现代物理学

摘要 康德是所有时代中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有人说,“康德就像一个蓄水池,所有以往的哲学都流向他这里,所有后来的哲学都从他这里流出来。”[①]康德哲学深远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关于康德的时空学说和对自然科学的理解方面的意义却被普遍地低估了。笔者试图说明的是,尽管从牛顿的经典体系到以相对论、量子论为代表的现代物理学,科学看起来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科…

阅读全文

“消灭封建迷信”之缺憾

现在有点文化的中国人一提起“封建迷信”,多是咬牙切齿、杀气腾腾,摆出一副不赶尽杀绝誓不罢休的架势,细细想来,却隐藏着某些缺憾。 在现代文明,科学技术取得了至高无上的统治地位,但是也引发出“价值”无法安置的窘境。人为什么要讲道德?社会为什么需要伦理规范?——这些原本都是如此理所当然的问题,成了现代文明突出的困惑。科学只能告诉我们“是”的问题,却难以给予我们关于…

阅读全文

科学没有绝对的真理……但是,有没有绝对的谬误呢?(及其补充)

费曼指出:“任何一个科学概念,都是处在绝对错误和绝对真理之间的某个刻度上,而不会处于这一端或那一端。”[①]   我们较容易理解:不存在绝对正确的科学理论,但是,有没有绝对的谬误呢?那些被“否证”了的科学理论就该是绝对的错误了吧?为什么费曼会说没有绝对的错误呢?   我们来举一个科学理论的例子——“地心说”。显然,地心…

阅读全文

我想造的是一座园林

又一次谈到哲学入门的话题。许多哲学老师都强调要“立乎大”、“起点高”,无论是哲学的、逻辑的、宗教的都有这种倾向:对新生的教学就是想着要培养学术专业人才似的,于是就有去年哲导要我们上来就读纯批、逻辑课上来就教很深的数理逻辑,而忽视了兴趣的培养。就像是给刚刚接触数学的小学生看微积分、线性代数,除了吓唬小朋友没有别的好处,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极其重要的,即便是初学者也…

阅读全文

我鄙视论文抄袭!

写这篇blog的源起有二,一是有人说我在blog上放了些论文什么的,不太好;二是某人提出问我借论文去看,为了帮他同学写论文用。 我贴在blog上的论文是不怕被抄袭的,要抄就抄吧。如果这篇论文写得不怎么样,——显然我过两年后的写作水平应该还会提高,你抄的论文始终只能达到我过去的水平;如果这篇论文写得非常好,——那就更不怕你抄去了,因为你驾驭不了,你即使拿了论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