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通史论纲

技术通史论纲 胡翌霖 一、西方技术史研究综述 在英语世界,技术史作为一门学科建制,大约发端于20世纪50年代。其标志是鸿篇巨著牛津版《技术史》的出版(第1至5卷出版于1954-1958年,后两卷于1978年出版,第8卷总索引在1984年完成)。以及美国“技术史学会”(The Society for the History of Technology,SHOT…

阅读全文

关于中医科学性问题

昨天胜利师兄回来讨论班接受拍砖,结果演变为胜利师兄舌战群儒,从上课到吃饭一直争得不亦乐乎。 毕业之后,胜利师兄的研究重点完全转向中医问题,他试图基于梅洛庞蒂现象学为中医的“科学性”正名。胜利师兄把梅洛庞蒂“现象身体”和“对象身体”的区分延伸为“现象科学”与“对象科学”,认为中医的科学性可以在“现象科学”的范畴下得到支持。 关于“现象科学”和“对象科学”,我的…

阅读全文

比特币:大航海时代

最近比特币接连暴跌进入熊市,现在的价位已跌破我个人的买入均价了(我写这篇文章期间就跌了10%啊),不过我估计还得跌一阵子,所以说最近不是新手入场的好时机吧。当然比特币的节奏是网络时代的节奏,所谓熊市也不可能像纳斯达克或中国A股泡沫破灭后那样持续数年,短则十天半月,多则一年半载,很快就会恢复回来的,对此我很淡定~ 熊市有熊市的好处,它可以吓跑一些对比特币的理念…

阅读全文

解决问题与体制改革

上篇文章提到专制体制不断要有迫在眼前的危机来克服,以仇恨和战斗为基本的姿态。当然民主体制也同样要不停解决眼前的问题,“解决问题”是治理的常规状态。 然而,不同体制下解决问题的基本范式是不同的,这并不只是一个与时俱进或因地制宜的问题——比如说中国人要解决中国特殊的问题,美国人要解决美国的问题等等,范式差别不仅仅是这种意义上的区别,更包括诸如究竟什么是真正的问题…

阅读全文

自下而上的改良

围观方咬韩事件(见我前两篇文章)期间,顺手补了一下传说中的“韩三篇”。不得不说,韩寒还是更适合吐嘈,而不太适合立论…… 不过就对这三个大概念的基本态度上我完全支持韩寒:反对革命、对民主有所保留地质疑、强调并争取自由。 我为什么“反革命”呢?中学的时候,我的确持有某种“素质论”的立场:中国的国民素质还太低,缺乏自律意识,乱起来就不可收拾了。现在当然早就不这么想…

阅读全文

关于科通第三次作业:“论培根科学”

临近期末,助教们也都很忙……这次的作业我偷懒了一点,没有挨个同学批注回复。事实上上一次我挨个批注回复的结果是许多人根本也没看我的批注,引注不规范的还是不规范,让我很失望……当然如果愿意与我沟通的,可以主动与我联系。 鉴于这次的作业比较自由,标准也不好定,而且是最后一次作业,我建议给分宽松一点,基本上以8分为主。 不过遗憾的是,尽管作业的题目貌似比较自由,不像…

阅读全文

科通第二次作业点评(论哥白尼体系的革命性与保守性)

前一阵忙开会,办这会太耗精神了,现在都没缓过来……不过积压已久的科通第二次作业必须改好了。我已经看了一遍作业,挨个进行了批注,有些批注得很少,普遍性的问题还是在这里统一讲一下。 首先必须再强调一下注释规范问题。上次我只是对部分同学在回复中直接提了注释规范的问题,另一些注释不规范的同学我都没有直接批评。而是在统一的点评文章中我写了相关的提醒,可惜是放在了最后,…

阅读全文

科学革命究竟是什么?

这个学期终于结束了~~ 本文的选题并不让自己特别满意。 科学革命究竟是什么? ——评夏平“不存在科学革命”说 “科学革命”——特指17世纪前后“从哥白尼到牛顿”的那一段历史——是柯瓦雷以降的科学史研究的最大热点,以不同视角和线索来评点这一“科学革命”的文献汗牛充栋。然而史蒂文·夏平在其名著《科学革命》中开篇就语出惊人:“根本就不存在科学革命这回事,而这本书就…

阅读全文

关于“合理”、“合法”漫谈——为什么暴力革命是不合理的?

要注意,我说的是暴力革命是“不合理”的,而不是说我永远都不会支持暴力革命,而是说支持暴力革命没有道理。尽管哲学的使命是追究道理,但并不是人的每一项偏好都必须讲出道理的。比如我喜欢吃青菜,那就喜欢吃好了,不必讲出一大番道理说喜欢吃青菜的合理性之类,仿佛那些不喜欢吃青菜的人就理亏了。即便说全世界99%的人都喜欢吃青菜,也不意味着那1%就理亏了。对于那些纯属个人偏…

阅读全文

库恩的历史主义对波普历史哲学的反驳

摘要: 本文基于以库恩为代表的“历史主义”的科学哲学,对波普历史哲学的科学哲学基础,进而对其反历史主义的历史哲学提出批评。笔者提示了波普历史观与科学观的紧密联系,并依次围绕着“证伪”、“科学”、“技术”、“整体”、“革命”和“历史”等关键词分析了波普对这些概念理解的局限和片面。 关键词:波普 历史主义 证伪主义 库恩 整体论 革命 目录 导论…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