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性骚扰

Me too运动 最近Me too运动席卷到国内,这是一件令人鼓舞的事情,但愿它不要夭折。 关于Me too,我在微博里提过一嘴,但微博的限制很难让观点充分表述,希望我的说法不要被轻易解读为否定Me too。事实上我对Me too当然是双手欢迎,哪怕我提出要警惕中国特色的滑坡,但事实上,即便真的发展到某种“过度”的状态,也比没有这一运动来得好。矫枉难免过正,…

阅读全文

关于网易邮箱、cookie与网络时代的隐私问题

(好久没写随笔了,略乱,最近会逐渐恢复博客更新频率~) 最近的315大会似乎打击了许多没有在央视好好打广告的IT公司,苹果向来傲慢,你再指责他傲慢也没什么,不过网易这次恐怕是栽到了。 关于新闻媒体以一种运动式的、娱乐化的方式,高度选择性、倾向性地报道一些负面信息,这种行为令人不齿,不过我一般而言并不反对这种娱乐化和倾向性,因为大众舆论,特别是电视媒体,其本性…

阅读全文

鄙视与地方性

这篇文章早在半年前或更早的时候就准备写了,当时是奥运期间,我写了几篇“…与…”形式的文章,其中也包括两篇烂头文,只记上“鄙视与地方性”的标题就没再写了。现在虽然想换一个更挑畔的题目(例如“我们为什么鄙视民工”),但想想还是不搞标题党了。 最初我想从奥运会中的国际间鄙视说起(比如中国人眼中的韩日),最近想起重写时,试图从上海人和“外地人”说起,而最近又有一个突…

阅读全文

女仆咖啡厅与“职业道德”

因为方咬韩事件的刺激连写三篇文章,也算够本了,韩寒既然也宣布停笔不谈了,我也到此为止吧。于是这篇文章是接着更早的“王道”一文写的,大家可以跳过之前的三篇文章,我们接着谈“道德”。 我们说王道就是至善之路,而至善无非就是“最好的生活”。但就传统意义上的君王而言,其王道只是提供某一种最经典的,或最一般的形式。但是实际上,人们追求的生活往往是特殊的:不仅仅是“做个…

阅读全文

“网瘾”缘于对“现实世界”的渴求

前一段在准备博士开题,也不禁要想想我同级的两个同门的主题,一个做环境一个做网络,其实都是我前几年设想过的学术方向,而且我迟早也会回到这两个主题的,因此看着两位同门的题目禁不住还是有点垂涎和期待了。 5ningning要做网络的现象学研究,胜利师兄提议不妨先讨论一下“网瘾”问题,我也听在心里,有些想法,不过一直抽不出时间来写闲话。现在原定10号的开题被改到下学…

阅读全文

大学是公共领域吗——再谈公开成绩和公开评点作业

又到了科学通史改作业的时间了。这门课历来有公布成绩的传统,这次应该也不例外。当然,我似乎越来越心软了,对于糟糕作业的严厉吐槽,可能更多转入私下而未必实名公布吧,但是优秀的同学一定还是要公开表扬的。 去年我解释过:为什么要张贴成绩?最近读完阿伦特后,不妨对当时的说法做一些进一步的诠释了。 据说美国的大学非常讲究“隐私”,个人的学习成绩之类的信息是千万不能泄露的…

阅读全文

中国传统能够给现代政治带来什么

  恢复中国传统的儒教礼法和官僚政治当然是不可能了,这首先要求帝制的复辟和宗族的复兴,全盘复古没有希望,也没有必要。无论中国未来的政治如何发展,它必定是西化的,现代化的。那么,在这其中,中国传统还能够带来哪些东西,提供哪些要素呢? 当然,你可以认为,所谓中国传统的元素一丁点儿都不需要,只要引入西方现代的民主制度就好了。但是恐怕全盘西化与全盘复古一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