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歧视必须讲科学吗?——关于《谷歌的意识形态回音室》事件

最近,一份在谷歌内部流传的备忘录被曝光出来,作者认为,谷歌公司存在的性别比例失衡问题压根不是问题,因为女性天生就不适合当程序员,如果真要促进多样性的话,应该促进“意识形态多样性”而不是性别或族群多样性,因为偏向保守的意识形态目前备受歧视。 备忘录曝光之后舆论哗然,对该员工群起讨伐,谷歌也果断将之开除。 我本来倒没觉得什么,我当然不赞同这位男员工的言论,谷歌开…

阅读全文

为什么害怕人工智能?——关于AlphaGo的杂谈

AlphaGo与李世乭的围棋大战正在进行,人工智能以3:0获胜,还剩两把荣誉之战,但结局基本没什么悬念了。 无论最终的比分如何,这场比赛的历史意义是毋庸置疑的了。 这场比赛的的意义主要是象征性的,事实上,既然AlphaGo在去年已经打败了围棋欧洲冠军,证明了其棋力达到了职业围棋选手的水准,那么它全面战胜人类也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当然,或许我们也可以说,从当…

阅读全文

谁把谷歌“政治化”了?

Google最终还是退出了中国市场,此事究竟是好是坏,是对是错,我并不想多做评论,我也并不想把google奉为英雄斗士,更不想把它视作自由民主的象征,但无论如何,google的退出必定要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至少我们可以预期若干年后当我们讨论网络时代中的政治、经济、道德、媒介、外交、人权等等问题的时候,总要援引这个案例。 这里我只想提一下我所注意到的一个有趣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