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媒介与间隙中的意义空间

今天读书会提到艺术和技术的问题,我曾经也有一些相关的说法,例如海拉尔会议之游记中关于吴彤老师论文的评论: 在西方传统的油画中,虽然在绘画过程中要用画笔精雕细琢,但在完成的图画中是看不见“画笔”的,图画中呈现的就是描绘的对象,只有到晚近的抽象画或印象派中才开始在画布上留下画笔的“印记”。而中国水墨画却大量运用笔触…

阅读全文

关于“诗歌是最源始的理性”的补充:

之前在“哲学与诗”一文中提到了这一句。这种说法的具体出处忘记了,大约是来自海德格尔,又或者是来自我对海德格尔的理解。当然,无论海德格尔说了啥,既然提了这一句,我总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在Unic的追问下给出了一些说明,既然超过一千字,就在博客上整理贴出: 当然这是一种模糊的说法。关键你看看啥叫“源始”的? 如果说理性是对概念的运用,那么怎样的运用是最源始的? 比…

阅读全文

哲学与诗

老早就想写一篇文章谈一谈诗,但迟迟未能下笔,开设的“音乐——诗歌”这一文件夹也从未名至实归。 之所以迟迟不动笔,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自己始终是一窍不通的大文盲,如何敢谈论诗歌呢?除了小时候在课堂中学的那些唐诗,以及现在非常偶尔地会去随手翻看几首的北岛、海子之类诗集,我甚至是连读诗的体验都没有的。同时,关于诗歌或诗学的评论,无论是来自诗人还是哲学家,除了在个别其…

阅读全文

关于音乐与诗歌

我对音乐了解很少,听的也很少。但不是说我很少听音乐,事实上,无论是看书还是写作,上网还是闲逛时,我一般都听着音乐,从时间上讲,我听音乐可绝不会比别人少。不过,我听音乐往往是拿几首曲子反反复复听就可以了,很难生厌,也常常懒得更换,很可能几个月都在反复听同一套音乐,所以总的来说听过的音乐数量是挺少的——当年大听佛经佛咒的那段时候,听到后来发现我能够把长篇的梵唱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