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失望的马哲论坛

今天听了马哲的论坛。失望得很。题目是“对‘现代性’的超越与反思”,聂锦芳、张立波、杨学功和仰海峰,原来说有丰子义主持,不过丰老师没有来,聂老师似乎是宣称他的缺席不会对论坛水平影响太大,但我觉得这水平实在太糟了。 我不怀疑各位老师的学术水平,但作为向全校师生开放的论坛活动,这场论坛太失败了,简直可以说是丢人的论坛!至少马哲教研室的形象在我眼中变得糟糕。 只有仰…

阅读全文

期待偏执的思想家

我不会因结论的荒谬排斥某个理论,之所以有些东西必须鄙视,是因为其态度和表述方式。  前段时间读了师弟的关于孔子的文章,现在读到一个师弟所谓“欲望学”的“论文”。  有些文章是不能忍的,但我想大家知道,我目前明确持的是多元论的立场,我之所以排斥一些东西,并不是因为他们观点“偏激”。  观点偏激不要紧,别人可以做出反驳,不同的观点可…

阅读全文

我与独断论或相对主义的区别——请留意我所有论述的基础

只是读我贴在博客上的那些随笔,可能会感觉我有独断论的倾向,我承认我的文字却是容易造成独断论并且不知天高地厚的误解,事实上,我自己觉察到了这种感觉,这才有了上一篇狂傲与谦卑的感慨。 但我和独断论者,尤其是那些所谓民哲是更本不同的!要了解这一点,首先不要遗忘我展开任何讨论之前的基础——我从不希望说服别人,我在坚信自己的观点的同时,也认可其它不同的甚至相反的观点,…

阅读全文

傲慢的谦卑?

我的哲学称为星空哲学,有人说星空与雨水哲学,其实雨水的意思已经在星空中包涵了。星空包含三层意思:一是我说明档那句话的意思,即感恩和宽容;二是代表着对无限深邃的宇宙的赞美和向往;三是代表着在大自然的庄严和神秘面前的敬畏和谦卑。后两项基本也即是康德的意思。 在各种场合,我总爱强调谦卑的重要性,无论是面对大自然、面对先哲、面对知识、面对老师、面对前辈等等,我都强调…

阅读全文

知道—想到—说到—写到—做到

读哲学到了一个阶段,多少会有一些提高。最初读哲学可能是完全的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到能够有限地理解一些东西,把读到的东西都变成知识记住,那就是上了一个台阶了——“知道”,这是最初级的一个台阶,但这是最基础的,没有知识的积累而就有思想,那只能是无根的思想。 从“知道”到“想到”,则是第二次进步,由我自己的体验看,相信很多人读哲学都会经历这样一个阶段:能够与读到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