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创建这样一个论坛

这个新开通的“科史哲论坛”是将在今天11月份举行的“北京地区科史哲研究生学术论坛”的一部分。 这个研究生论坛是去年创办的,去年由清华主持操办,今年则轮到我们主持。于是,总负责的重任就落到了我的头上。 作为一个宅男,我向来不擅于组织事务,更不擅交际,当然在吴老师门下特别擅长社会活动的组织能手向来比较匮乏,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来接手了。好在去年清华的朋友们已经为我们…

阅读全文

我们为什么需要蛋白质?——追求相对的真理

前些天报告“媒介实在论——从媒介存在论看科学实在论”一文的时候,卜天师兄提到,我的立场终究来说仍然是妥协的,按照我的思路,当代那些业已成功的科学理论确实是“真实”的,我只能向他们妥协,而不可能提出类似田松老师“我们就是不需要蛋白质”这样的强力的主张来。 确实,我的立场自始自终都是“软弱”的,我完全同意。从本科时期我一直试图去反思科学,但从未想过要拒绝它。同样…

阅读全文

给任意段落添加批注:启用插件Feedback by Paragraph

先是偶然看到Wordpress中文论坛中的一个帖子,提及了译言网(这家网站似乎不错啊)的一个功能:眉批。可以给文章中的每一段加上批注,注册会员可以很方便地对具体的段落进行讨论。这一功能于这样一个翻译社群而言,简直是绝妙的设计。 我瞬间就被这一功能吸引了。我试图打造一个Web2.0时代的学术博客,这种学术模式希望达到的最基本的效果是:“无限的margin”——…

阅读全文

交流与棋奕

时而有人以不同的方式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在交流中,我是如何看待或处理对话双方的地位关系的。比如说,与师长交流时是否不得不对其仰视,或者说相应地,与后辈交流时是否不自觉地要居高临下?尤其是近来一些与我交流的师弟师妹,难免会有这样的矛盾:他们期待某种平等的对话,不愿意总是处于弱势,但是想要在交流中抵过我的强势看起来也并不容易,那么怎么办呢,问题出在哪里?一种常见…

阅读全文

今日新岛沙龙散记09-05-09

今天的沙龙同样凄凉,dr也不来了T_T,只有byz和xxj分别在下午和晚上前来捧场,不过byz基本是啥也没聊,他看了半天书,我则是写了前面那篇读书笔记。至于刚刚离开的xxj也聊得不多,包括生活和读书的关系(我认为读书亦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而并不应当看作高于或低于生活而截然二分的另一种活动),以及提到几句关于游戏(和童年)的问题,以及聊起某些奇怪的私事,总的来说今…

阅读全文

关系主义与交流哲学

想到最新版的古派哲学之“旗号”。可以叫“关系主义”或“交流哲学”。 我早前偏爱“多元主义”、“视角主义”,而觉得“相对主义”过于极端或激烈。但现在突然想到,所谓“相对主义”(relativism)何不翻译成“关系主义”?这更符合“relate”的原意,也能够表达一种更对我胃口的思路。 说起“相对主义”,有人就要吼:“哈?一切都是相对的?”但如果我说“一切都是…

阅读全文

关于女哲学家和攻受论

以下是我在“我不会在咖啡馆约会”后的评论中我被逼出来的一些说法,既然写出来了,就是白纸黑字,没办法了。鉴于这是一个不小的话题,因此专门开辟新文存档。 后来比我还邪恶的Chern同学说我这个是“女哲学家养成计划”,此题有趣,但太易引起误解。我的阴谋非常复杂,既不是要诱拐mm,也不是要培养女哲学家,更不是要找一个成为女哲学家的mm。但确实和各方面欲求都有联系,而…

阅读全文

新岛对话录之〇:咖啡馆与学术

阿牛:你们好!谢谢你们前来为我的活动揭幕。 小明:牛师兄好! 阿牛:嗯……我们聊什么呢?……先说说你们的来意吧——你们来这里找我,究竟是怀着怎样的意图或想法的呢? 小明:啊,其实我也没有弄明白这是一个怎样的活动,只是听说传说中牛师兄在这里,特地来瞻仰一下…… 阿牛:客套了。不如说来参观一下更好,我感觉我好像动物园里一头丑得出奇的野牛,虽然乏善可陈,但总算是稀…

阅读全文

你们为什么读/不读我的文章?

那些因鄙视或不屑而不读我的博客的人我是相当尊敬的。确实,古今中外有那么多值得读的东西几辈子都读不完,干吗偏要读我的博客?尽管我相信终有一天我的文字也可能成为经典,不过肯定不是现在。所以轻视我的人是正确的。 如果说我的博客在现在就值得一读,那仅仅是基于如下事实——我是活的!而且我就在你们触手可及的地方,敞开怀抱欢迎着同你们交流对话。也就是说,你们看到的并不是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