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离心主义还是谦卑的唯我论——关于海德格尔是否主体性哲学的讨论

井琪转发了然石的一篇文章“海德格尔前期哲学是否是主体性哲学?”以及相关的讨论——参与者有井琪、然石(这是谁啊?看博客挺有意思的)、孟强老师和李章印老师等,我也发表了意见,我的评论偏向于然石并且也得到了然石的肯定,但一如既往地还是与井琪相对峙(这当然是挺好的事情)。具体讨论的前后文可以去井琪或然石的博客上找,我就不转载了,我就把我自己的一些评论稍加整理后转在这…

阅读全文

关于外星人作为现代迷信的讨论

最近有网友在博客上留言讨论外星人问题(早前在江晓原报告吐嘈下面有一些讨论),由于他的留言放在了古雴是谁这一介绍页面底下,有点违和(一般随手的留言和提问不妨放到留言板下面),所以我决定另开一篇文章直接把评论移植过来~   虽然零零碎碎谈过一些了,但我一直想专门就外星人问题写一篇论文,这可以是一篇“科学与宗教”的论文(事实上我还欠苏老师一篇论文)。不过…

阅读全文

人民有愚昧的权利吗?——兼谈启蒙与解蔽

人民有愚昧的权利,这是田松老师的说法——“人民有愚昧的权利;如果人民没有了愚昧的权利,就只有被愚昧的权利了。问题的关键在于,谁有资格来为文明与愚昧划界?” 当年(将近六年前了啊真可怕)我就对此持保留意见,但没有详加论述。昨天井琪又提了这一说法,而我最近又在关注教育学问题,正好再谈一谈想法。 首先,田老师,包括刘老师、蒋老师等之所以支持“愚昧的权利”,其实是旨…

阅读全文

“这”的去远与截断

今天讨论班井琪做报告,明显感觉井琪精神焕发,特别是最后搬起黑板来讨论海德格尔时显得意气风发的,似乎比生病前还神气,可喜可贺~ 课堂讨论之后,井琪还发了邮件和微博继续讨论,我也写了长段的回应,既然他也乐意公开发表,我也转贴在博客上吧~ 井琪的原文我直接把他的长微博贴过来了(见最后),以下是我的回应:   我承认“这、那”有一种揭示出情境的功能,我对“…

阅读全文

夜读孟子带路党

这篇文章缘起见前一篇的说明。当然,除了和某一位特定的学弟较真儿之外,我更重要的意图强调对儒家经典的解读是多元的,毛左休想独占对儒家经典的解释权。 我大一时在杨子的影响下,读过孟子的一些篇章,虽然没啥印象了,但有个大略的观感:虽然孟子读来不如论语有劲,但是感觉还是很不错。 前晚又翻出来扫了一遍,这次读时更侧重于讨论国家和人民的部分,参考了史次耘的注译版本,读得…

阅读全文

民主反民本:微博上的一次争论

前些日子在微博上与一位左派学弟进行了一番争辩。我并不是很喜欢给别人扣上右派左派这样的帽子,但确实这次争论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因此我要注明该学弟的左派背景,而挑起争论的我也并不是专门针对他表达不满,而是借机表达了我对所谓毛左的论调的由来已久的反对立场。我曾在“自由vs平等——我是一个右派的社会主义者”一文中表达了我个人的立场,但主要是建设性而非反驳性的。但我也愿…

阅读全文

二谈方咬韩:野生动物与言论自由

有人说韩寒事件是又一次转移公众视线:有那么多国计民生的大事值得关注,网民们却围着这么一桩无聊的事情转。在我看来,方教主的演出虽然无聊,但关注这个事件绝非不重要。因为对于我们当下的环境而言,这个问题不会比任何问题更加次要:究竟什么才是言论自由? 有许多人会说,方舟子即便说错了,也不该受到法律制裁,因为要保护言论自由,不能因言治罪。这听起来像那么一回事,但这种说…

阅读全文

关于方咬韩

本来早就懒得关心方舟子的事情了,不过这次借着韩寒的光,不得不又捎带看了看方舟子同学的丑态,罪过罪过…… 既然围观了就顺手写点东西吧~ 当然了,我不需要表态站队,相信我博客的读者绝无可能以为我会支持方舟子。在我看来韩寒和方舟子压根就没有对等的“vs”的关系,方舟子就是只疯狗,给韩寒舔鞋都不配。 一不小心说了些粗俗的话,不好意思啊。当然,文人学者偶尔进行一些讥讽…

阅读全文

交流为主,学术为辅——科史哲论坛小结

第2届北京科史哲研究生学术论坛在上周末终于忙完了~ 开完论坛后补觉+折腾了两天博客作为调剂,到现在才开始写总结。 我是筹办这次论坛的主要负责人,我最主要的工作是联络各校同学,号召征稿和主持审稿等。同学们在一开始积极性都不高,都是直到最后时刻开始大量来投稿,搞得我最后半个月简直快发神经病了…… 当然吴宁宁和刘平在后期帮了大忙,吴宁宁负责采办会议赠品和印制资料,…

阅读全文

前半学期在科学通史BBS中的一些回复

之前赶论文,连着几周没记录学生的讨论情况,今天一口气补记完了,顺路把我本人的一些回复摘了出来,有些可能还是有点意思的,虽然大部分的观点我以前也都写过。。   关于菲洛劳斯的“对地”  当时的人认为“十”是最完美的数字,但是 日、月、金、木、水、火、土、地球,还不够十个,于是人们就猜想还有一个行星在地球的对面,叫“对地(counter earth)”…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