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耻的希腊精神

伦敦奥运结束了,我也该把时差倒回毕业论文时区了,这篇文章算个承前启后吧~ 先提示一下,本文应该是一个比较散漫的随谈,不完全围绕标题。 奥运期间微博上明显有两类人,一是看奥运的,二是不看奥运的,后者中包括相当一部分骂奥运或借奥运骂体制的。 基本上说,左派比较爱看奥运,而右派的“公知”们往往不太爱看,这并不奇怪,事实上中国特色的左派右派在 某种意义上是颠倒的,所…

阅读全文

作为生肉或培根的自然

今天讨论课提到刘平下周将要报告的论文,他要写“荒野与flesh”,试图对梅洛庞蒂后期哲学作一个环境哲学的解读,听起来非常有意思。 梅洛庞蒂后期哲学中的这个重要概念一般被翻译成“肉”,但刘平说这个翻译不好,丢了许多意思。但是,别学刘哲,既然我们是要用中文作现象学思考,而非作为一个单纯的文献工作者——而且还是外国的文献工作者——来作考据的话,我们当然还是要最终把…

阅读全文

植树造林不如保留荒地

植树节那会儿听完科科论坛就准备写这段文字,不过写了一个标题不知为何就搁置忘记了…… 前一阵看到一个“荒山涂绿”事件的新闻,说某个地方用油漆涂满整片荒山算是绿化,确实贻笑大方。后来听说这是因为“风水”害的。 其实如果真是为了风水考虑而去植树,反倒是很好的事!我想翻遍老祖宗的风水书,也找不到说油漆可以代替树林的说法的,如果真的老老实实按风水来搞,那样植出来的树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