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反民本:微博上的一次争论

前些日子在微博上与一位左派学弟进行了一番争辩。我并不是很喜欢给别人扣上右派左派这样的帽子,但确实这次争论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因此我要注明该学弟的左派背景,而挑起争论的我也并不是专门针对他表达不满,而是借机表达了我对所谓毛左的论调的由来已久的反对立场。我曾在“自由vs平等——我是一个右派的社会主义者”一文中表达了我个人的立场,但主要是建设性而非反驳性的。但我也愿…

阅读全文

黑熊与德性伦理

黑熊的事最近闹得火热,我也来表表态吧~ 简单来说,在道德上,我反对活熊取胆。至于归真堂上市与否,我认为是另一回事,相关的法律框架我不了解。 为什么要反对活熊取胆,常见的争论都集中在熊疼不疼的问题上,但我觉得这倒是次要的问题。如果给熊注射某种毒品,让它们不但无痛,而且取胆上瘾,难道就没问题了吗? 功利主义以及在功利主义基础上形成的主流动物伦理都倾向于以“快乐度…

阅读全文

女仆咖啡厅与“职业道德”

因为方咬韩事件的刺激连写三篇文章,也算够本了,韩寒既然也宣布停笔不谈了,我也到此为止吧。于是这篇文章是接着更早的“王道”一文写的,大家可以跳过之前的三篇文章,我们接着谈“道德”。 我们说王道就是至善之路,而至善无非就是“最好的生活”。但就传统意义上的君王而言,其王道只是提供某一种最经典的,或最一般的形式。但是实际上,人们追求的生活往往是特殊的:不仅仅是“做个…

阅读全文

自下而上的改良

围观方咬韩事件(见我前两篇文章)期间,顺手补了一下传说中的“韩三篇”。不得不说,韩寒还是更适合吐嘈,而不太适合立论…… 不过就对这三个大概念的基本态度上我完全支持韩寒:反对革命、对民主有所保留地质疑、强调并争取自由。 我为什么“反革命”呢?中学的时候,我的确持有某种“素质论”的立场:中国的国民素质还太低,缺乏自律意识,乱起来就不可收拾了。现在当然早就不这么想…

阅读全文

二谈方咬韩:野生动物与言论自由

有人说韩寒事件是又一次转移公众视线:有那么多国计民生的大事值得关注,网民们却围着这么一桩无聊的事情转。在我看来,方教主的演出虽然无聊,但关注这个事件绝非不重要。因为对于我们当下的环境而言,这个问题不会比任何问题更加次要:究竟什么才是言论自由? 有许多人会说,方舟子即便说错了,也不该受到法律制裁,因为要保护言论自由,不能因言治罪。这听起来像那么一回事,但这种说…

阅读全文

“王道”——至善之路

这篇文章可以接着稍早的这篇来看:自由vs平等——我是一个右派的社会主义者 那篇文章中我表达了对“平等”的某种抵制,作为自由的条件意义上的平等,或者作为争胜的游戏得以展开所必须遵循的平等的规则,这些意义上的平等我当然支持。但仅仅为了平等而平等,把平等作为一个原则,这是我不认同的。 那么既然不拥护平等,就势必要容忍“不平等”咯。不过也未必如此,反对“平等”的一个…

阅读全文

自由vs平等——我是一个右派的社会主义者

上个月发了篇文章谈到两吴聚会的感想,结果招来了一个指责吴彤老师的评论者,在下面交流了若干回合。我倒不是非得给吴彤老师作辩护,毕竟我与他也只有台面上的而没有多少私下的交往,他个人是不是一定无可指摘,我并不敢拍胸脯担保。不过就事论事,只是根据指责者提供的情况来看,我还是忍不住要进行辩护:不只是为吴彤老师,也是为我心目中的研究生导师作某种辩护。 虽然在当时的辩护中…

阅读全文

爱智与爱国

昨天两吴门聚会,(北)吴老师喝多了大发演讲。和他在其它场合喝醉不同,他说了许多只有在门生面前才会说的话。吴老师提到在他有生之年他一定会PUSH我们,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但不要指望吴老师活太长,要在十五年内混出名堂……(虽然吴老师说醉酒就是讲逻辑,不过其实在逻辑上还是有些问题的)最后吴老师讲到希望学生要有为天下劳苦人民谋福利的精神,要有这种忧国忧民的关切。 的确…

阅读全文

政治即争执——从无烟校园谈起

北大的门口不知何时起挂起了“本校园是无烟学校”的告示,我曾经还见到保安当真地劝阻叼着烟进门的人。在毒雾弥漫的今天(11月1日)我又注意到了这个告示,顺手写一写观点吧~ 我不吸烟,也不喜欢别人在我身边吸烟。不过我并不支持“无烟校园”。特别是“无烟北大”就更糟了。因为禁烟是与自由相悖的。 吸烟有害,而且会影响他人的身心健康?这也许没错。但关键问题在于:首先,衡量…

阅读全文

大学是公共领域吗——再谈公开成绩和公开评点作业

又到了科学通史改作业的时间了。这门课历来有公布成绩的传统,这次应该也不例外。当然,我似乎越来越心软了,对于糟糕作业的严厉吐槽,可能更多转入私下而未必实名公布吧,但是优秀的同学一定还是要公开表扬的。 去年我解释过:为什么要张贴成绩?最近读完阿伦特后,不妨对当时的说法做一些进一步的诠释了。 据说美国的大学非常讲究“隐私”,个人的学习成绩之类的信息是千万不能泄露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