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美尔货币哲学初探

自古以来,哲学向来只关注纯粹的理念世界和宏大的终极问题,崇尚“无用之学”。而钱这种东西显然与主流哲学家的兴趣格格不入。即便是在当代哲学家开始将视线投向技术之后,货币这一独特的人工物仍然较少成为哲学家重点关注的课题。 齐美尔(Georg Simmel,1858~1918)是一个例外,从《货币心理学》到《货币哲学》,货币是他哲学体系的焦点和枢纽之一。特别是大部头…

阅读全文

关于比特币禁令风波

本文也是比特人3月精华帖参选文,获得了2等奖,因此版权归比特人所有,不允许商业形式转载。我自家的博客是非营利性的,所以还是贴在这里。商业网站如需转载请与比特人联系,非商业网站请注明比特人的出处:http://bbs.btcma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364 —————————————— 我之前投了一篇…

阅读全文

MtGox杂谈:能公开的不公开,就一定有黑幕

本文写于3月17日。参与了比特人3月精华帖评选。并未获奖,按规则可以自由转载,但请注明比特人论坛的出处:http://bbs.btcma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145 —————————————— 虽然最近比特币圈内波涛汹涌,但我最近一直在应付论文答辩,没多大心思紧追事件进展,Mt事件过去半个多月了,…

阅读全文

秋后算账与论鞋

前几天我在微博上转发并吐嘈了习总的“鞋论”,我爸不淡定了,马上打电话来告诫我小心说话,以免秋后算账。 一般来说80、90后的博客和微博被家长盯上是一件颇为尴尬的事情,我也不能免俗,虽然说我的文字面向任何人,即便是家长和亲戚的围观也不会对我造成真正的压力,不过若说没有干扰也是假话。 不过产生的影响倒未必是压抑,由于我的性格,家长的叮嘱有时候会产生反作用,也就是…

阅读全文

公平的悖论——关于叫停抢票插件

下午刚看到铁道部说他们不会也没有权限去禁止浏览器抢票插件,还略感欣慰了一下,没想到其实是去找工信部来禁止了,只能叹口气。 禁止抢票插件的理由听起来很冠冕堂皇:抢票插件确实有效,但对其他旅客不公平。 是这回事吗?的确没错,刚出票几十秒就被抢票软件抢光了,其他旅客咋办呢? 但问题的关键并不是公平还是不公平,而是怎样的公平。如果说火车票始终是供求不平衡,总归会有一…

阅读全文

平等还是自由:关于异地上学问题

最近非沪籍女孩占海特的事情引人注目,特别是发生在上海,我忍不住也要发表一些评论了。 当然,我支持占海特的抗争,支持每个公民公开表达自己的诉求,但是就其诉求的内容而言,我并不支持。 这一件事情牵涉出太多问题,纠缠在一起,让原本复杂的问题更加复杂化。因此首先我们需要分解一下其中的问题。 大的问题有两条:一是教育问题,二是地域问题。要注意,问题根本不是“公平”的问…

阅读全文

可耻的希腊精神

伦敦奥运结束了,我也该把时差倒回毕业论文时区了,这篇文章算个承前启后吧~ 先提示一下,本文应该是一个比较散漫的随谈,不完全围绕标题。 奥运期间微博上明显有两类人,一是看奥运的,二是不看奥运的,后者中包括相当一部分骂奥运或借奥运骂体制的。 基本上说,左派比较爱看奥运,而右派的“公知”们往往不太爱看,这并不奇怪,事实上中国特色的左派右派在 某种意义上是颠倒的,所…

阅读全文

中国特色的左派右派

最近经常提起左派和右派,不过总是战战兢兢的,总想补上两句:我不喜欢战队,贴标签是情非得已等等,老是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干脆专写一篇文章来谈一谈我对所谓左派和右派的理解吧。 最初了解左和右的概念应该是在中学政治课上,老师解释说左派是进步、改革,右派是落后、保守。我们这些被中国的填鸭教育洗脑的孩子一开始不是特别能够理解右派的存在,因为在我们看来进步总是好的,怎么会…

阅读全文

人民有愚昧的权利吗?——兼谈启蒙与解蔽

人民有愚昧的权利,这是田松老师的说法——“人民有愚昧的权利;如果人民没有了愚昧的权利,就只有被愚昧的权利了。问题的关键在于,谁有资格来为文明与愚昧划界?” 当年(将近六年前了啊真可怕)我就对此持保留意见,但没有详加论述。昨天井琪又提了这一说法,而我最近又在关注教育学问题,正好再谈一谈想法。 首先,田老师,包括刘老师、蒋老师等之所以支持“愚昧的权利”,其实是旨…

阅读全文

夜读孟子带路党

这篇文章缘起见前一篇的说明。当然,除了和某一位特定的学弟较真儿之外,我更重要的意图强调对儒家经典的解读是多元的,毛左休想独占对儒家经典的解释权。 我大一时在杨子的影响下,读过孟子的一些篇章,虽然没啥印象了,但有个大略的观感:虽然孟子读来不如论语有劲,但是感觉还是很不错。 前晚又翻出来扫了一遍,这次读时更侧重于讨论国家和人民的部分,参考了史次耘的注译版本,读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