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后算账与论鞋

前几天我在微博上转发并吐嘈了习总的“鞋论”,我爸不淡定了,马上打电话来告诫我小心说话,以免秋后算账。 一般来说80、90后的博客和微博被家长盯上是一件颇为尴尬的事情,我也不能免俗,虽然说我的文字面向任何人,即便是家长和亲戚的围观也不会对我造成真正的压力,不过若说没有干扰也是假话。 不过产生的影响倒未必是压抑,由于我的性格,家长的叮嘱有时候会产生反作用,也就是…

阅读全文

【转载】周睿璇:爱智者,那些你不知道的事儿——记哲学系10级博士生胡翌霖

按:作者是当年在“科学是什么”课上当助教时认识的一个女生,我当然很荣幸地接受了采访。这算是我第一次被写进采访稿吧,当然现在仍搜得到一篇初中时我作为东格致之星的采访稿,但那个采访是假的,我说的话是编出来的。而这篇稿子的确是真实交谈的产物,作者也用了许多我博客上的东西,发之前也给我看过,基本上能够算是我真实意思的表达了,但具体选择写哪些内容完全是出自作者的视角了…

阅读全文

女仆咖啡厅与“职业道德”

因为方咬韩事件的刺激连写三篇文章,也算够本了,韩寒既然也宣布停笔不谈了,我也到此为止吧。于是这篇文章是接着更早的“王道”一文写的,大家可以跳过之前的三篇文章,我们接着谈“道德”。 我们说王道就是至善之路,而至善无非就是“最好的生活”。但就传统意义上的君王而言,其王道只是提供某一种最经典的,或最一般的形式。但是实际上,人们追求的生活往往是特殊的:不仅仅是“做个…

阅读全文

“理想”为什么不可能被“现实”摧垮

(本文混乱,不推荐阅读。)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所谓“理想主义”的人——例如说大学生——当他们“踏入社会”后,被“现实”的种种残酷所打击,最终放弃了“理想”,转而投入“现实”的怀抱,成为又一个“小市民”。我们便说,一个理想主义者变得现实了?但这是什么意思?。究竟什么是理想主义?又是什么促使他们“变得现实”? 上回在08级本科新生群中提到的就是这里的问题,上一篇文…

阅读全文

何谓“理想”

今天在08级本科新生群中提到这个问题(08的新生太有意思了),何谓“理想”? “理想”这个概念算是我经常使用的,不过就此的分辨并不多。在“闭关期间关于爱与恨的散论”中我带到过“理想主义—唯心主义—哲学”的联系;在更早的文章中我应该也提到过(没有搜到);而两年多前,我谈论“我的人生理想”时,则完全是在日常语言上使用理想一词的;而在两年半前,作为我的所有文章的风…

阅读全文

我的人生理想——抽象的和具体的,被动的和主动的

最近偶然有人提到人生理想的话题(见http://www.gotopku.cn/forum/viewthread.php?tid=39888&fpage=1),想到关于我的“人生理想”,还没有在这里完整地写过,便随手写上几句。 我的“一整套”人生理想是早已确定了的,说句大话(本文只是闲聊而已):这真是很难得的——人生理想这种东西是没有高低深浅之分的,但…

阅读全文

我是现实的理想主义,或者理想的现实主义(对前文及其引发的辩论的补充)

刚刚和ZW辩论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开始有点指点江山(玩笑话别当真)的味道了,虽然还是有点收获,但是很累。因为我个人的政治观是很容易被误解的,很容易被误解为“反革命”、“愚民”,但是或许也不是误解,如果把革命理解为对现实之中国的革命,我就是个坚定的“反革命”,当然,有人要说,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总有需要发生革命的可能性,那我是不是否认那种可能性呢?对于历史中的革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