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与恨敌主义

在之前的关于左右派的文章中,我提到所谓左派的精神动力其实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而这种民族主义虽然打着“爱国”的旗号,但其实根本不是宣扬“爱”,而是宣扬恨意: 我们可以注意一下,那些人鼓吹和强调“爱国”一词时的语境,有多少是温柔而充满爱意的肯定性的场景,又有多少是奋勇斗争、勇敢牺牲、前赴后继、与敌偕亡的破坏性的场景?左派的民族主义的实质是仇,是仇外、仇敌,是对西方…

阅读全文

中国特色的左派右派

最近经常提起左派和右派,不过总是战战兢兢的,总想补上两句:我不喜欢战队,贴标签是情非得已等等,老是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干脆专写一篇文章来谈一谈我对所谓左派和右派的理解吧。 最初了解左和右的概念应该是在中学政治课上,老师解释说左派是进步、改革,右派是落后、保守。我们这些被中国的填鸭教育洗脑的孩子一开始不是特别能够理解右派的存在,因为在我们看来进步总是好的,怎么会…

阅读全文

爱智与爱国

昨天两吴门聚会,(北)吴老师喝多了大发演讲。和他在其它场合喝醉不同,他说了许多只有在门生面前才会说的话。吴老师提到在他有生之年他一定会PUSH我们,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但不要指望吴老师活太长,要在十五年内混出名堂……(虽然吴老师说醉酒就是讲逻辑,不过其实在逻辑上还是有些问题的)最后吴老师讲到希望学生要有为天下劳苦人民谋福利的精神,要有这种忧国忧民的关切。 的确…

阅读全文

仁者无敌,一些联想

敏感词获得了敏感尔敏感奖,无论如何值得庆祝,可惜中国似乎还是没有一个“公民”获得敏感尔奖。 校内上许多同学又找出去年圣诞节前夕敏感词先生的“最后陈述”来分享,题目叫“我没有敌人”,当然,相关的信息很快都被和谐掉了。 我本该转帖这篇文章,不过为了我博客的安全起见,还是作罢。为了表达纪念与尊敬,我至少在这里引一句话来贴,出处就不注明了,反正任何转帖此文的网址都随…

阅读全文

寒假随笔之五:爱情或确定性的寻求

哲学,或者说“爱智慧”在根本上是一种爱情活动。我一直说恋爱如哲学,哲学如恋爱,相关的说法可以在博客的“谈情——说爱”文件夹下查看。 之前还写过“哲学风格与恋爱态度”,把古今各种哲学风格与各种恋爱态度作了一个粗糙的对应,这并不是我心血来潮的玩笑话, 哲学与恋爱的相似性也并不单纯是一种文学上的比拟,而是说这两种活动在某些根本的意义上是共通的,一种文化或者一个思想…

阅读全文

恋爱中的自由度问题

这说起来也不算是个真正的问题,只是借这两个关键词来说几句吧。 首先,这里有两层问题,一是恋爱的问题,二是自由度的问题,这两个问题往往可以分开来说。 比如有些时候恋爱出现了问题,表面上看是由于互相干涉了对方的自由而导致的矛盾,然而实则一些干涉或介入行为充其量只是问题的导火线,更根本的问题早就埋下了。 所谓恋爱中更根本的问题,我只想说一条:“要有爱”。恋爱之为恋…

阅读全文

哲学风格与恋爱态度

我总说我的哲学“从古典出发”,具体来说,大致从康德及其附近出发。不过这只是一种外在的解释,至于这个“古典”究竟有什么内涵,我是有自己的理解的。 在我看来,所谓“古典哲学”代表一种风格和态度,这种风格或态度由一整个时代所标志。粗略来说,西方哲学史划分为四个时代吧:古代(古希腊)、中古(中世纪)、古典时期、现代。——当然我这个“古典”是classical而不是a…

阅读全文

古派哲学纲领草案

如果我要征募船员,当然,我需要说明本船的风格和路线大致是个什么情况。 要说纲领,其实是个很暧昧的东西,它要么过于笼统,要么过于具体。可以浓缩到一个字曰“爱”或“我”,两个字曰“自由”或“求索”,三个字曰“玩游戏”或“可能性”,四个字曰“存同求异”或“追求卓越”,五个字曰“认识你自己”或“他奶奶的熊”,等等。这些都可以作为标语贴在随轩的门口。当然,这样一些单词…

阅读全文

作为“征mm”之后续的附释和自我介绍

坦白说,我的征mm启事发得实在缺乏诚意,本来想好在谈完“概念问题”之后就谈谈自己的个性和特点的,结果扯了一通概念后发泄完毕,就不想写别的了,结果整个启事连同诠释在内关于我个人情况的介绍几乎就只有第1条这么点儿——当然,这一句话包含了最为核心的部分。 当然,即便对我的各种情况毫不了解,只是看了启事就来应征的人,我也是欢迎的,只不过在随后的接触中我早晚也一定会把…

阅读全文

【此活动已结束】[暂停中][已解除置顶][置顶3] 征mm~【此活动已结束】

一、启事 1.  男。85年。北大科哲。随轩古雴。上海出生,定居北京。爱智、爱书和动画片。 2.  征一mm。 3.  条件不限、没有要求(除了分析地包含在mm这一概念的通常理解之内的条件)。 4.  此篇博文被关闭前长期有效, 5.  欢迎转载传播,但仅限此启事部分,转载注明出处EPR.ycool.com。…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