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耻的希腊精神

伦敦奥运结束了,我也该把时差倒回毕业论文时区了,这篇文章算个承前启后吧~ 先提示一下,本文应该是一个比较散漫的随谈,不完全围绕标题。 奥运期间微博上明显有两类人,一是看奥运的,二是不看奥运的,后者中包括相当一部分骂奥运或借奥运骂体制的。 基本上说,左派比较爱看奥运,而右派的“公知”们往往不太爱看,这并不奇怪,事实上中国特色的左派右派在 某种意义上是颠倒的,所…

阅读全文

头顶的道德律和心中的星空

这学期准备开啃康德的第三批判了,每次来咖啡馆时都把那块砖头带着,可惜至今还没有迎来开卷的冲动,所以……再说吧…… 无论如何,近些天康德的阴魂似乎总在我身边盘旋,时不时地戳我一下,仿佛在埋怨我怎么把他给冷落了…… 大二时写“同一片星空”讨论康德的科学与宗教,标志着我真正被拐进哲学之门; 大三时写“消极的本体论”讨论康德的第一批判,标志着我确定把康德认作自己的“…

阅读全文

星空属于孩子

寒假里和亲戚们(十来个人)到南北湖玩时,我偶尔提起说南北湖这里是不是比上海能够看到更多一点的星星,爸爸妈妈叔叔阿姨们一开始似乎全都摸不着头脑,直到我补充说现在的上海夜里几乎已经看不见几颗星星时,“大人们”个个惊讶万分——在他们的印象中,夜空仍是繁星点点的样子,星星多得数不过来,怎么竟然说只剩下屈指可数的七八颗星星了? 当天正好也算是晴朗,夜里我就拉那帮大人们…

阅读全文

想起格致中学天文台

长期以来我一直说我从没有真正仰望过灿烂的星空,但突然想起来一事,原来虽然只是模拟的,但灿烂的星空我还是曾经仰望过的! 记得是小学四年级时的事:当时跨年级参加了新加坡小学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得了三等奖,有机会到格致中学参观。当然是格致中学为了招揽人才啦,招待的主要是那些五年级的正准备选初中的同学们,我们几个四年级的因为也得了奖,所以也一起招待了,当然希望我们下一年…

阅读全文

“一片漆黑”

  “一片漆黑!”  据说我第一次说这句话时,着实把我妈惊了不小,同时喜悦不已。  当时的情形我都记不得了……嗯,大概是在我三岁的时候吧。  大概是我妈背着我走下楼梯时,没有灯,暗得很,不知何故我突然就喊出那句话来。我说出那话时,我妈心想:乖乖不得了,这孩子话还没怎么学会说,就已经会说成语了啊!唔,有前途,要好好培养!…

阅读全文

康德:在晴朗之夜,仰望星空……

康德:《宇宙发展史概论》,全增嘏 译,王福山 校,上海译文出版社2001年  星定 发表于 2005-12-25 18:55:01 第142页 结束语 ……。实际上,如果人们的情感从这样的一些考察和上述的一切中得到了满足,那末,在晴朗之夜,仰望星空,就会获得一种愉快,这种愉快只有高尚的心灵才能体会出来。在万籁无声和感官安静的时候,不朽精神的潜在认识能力就会以…

阅读全文

星空哲学

即便说整个宇宙的99%已为黑暗充斥,而我仰望夜空,眼中依旧是那一片灿烂星空!——以感恩之心去对待善与美;用宽容之胸来接纳恶与丑——这个世界其实真的很好…… 我立身处世的根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