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理训练对于学哲学的好处

尽管说本科就到了哲学系,我仍然毫不羞耻地以“理科出身”自居。当然,现在中国的高中文理分班是很糟糕的,高中的所谓“理科生”未必有多“理”,反正大半的同学都会选物理;文科生更是很难说接触了多少“文”——中学的历史、政治之类哪能叫“文”? 不过我所谓“理科出身”,不是由于高中是“理科生”,而是由于我从小学起搞了十多年的理科竞赛,经历过这么多年的奥赛训练,我相信比起…

阅读全文

数学是个技术活……关于中学数学的学习补充

去年写过一篇“关于中学数学的学习”,下面的讨论可以说是对那里的补充。那篇文章的最后给出了所谓很“起源”的数学题,这次的讨论正好是接着开始的。 以下是和UNIC聊天记录的摘选,懒得重新再写了,就这样备案存档吧。我能够帮助你的也只有这些空谈了,因为数学既然是一个技术,数学的“教练”是必须要手把手教才好的,通过QQ聊天来教数学是无法体现我的价值的。没有系统地当过一…

阅读全文

后期维特根斯坦与直觉主义的数学哲学

后期维特根斯坦与直觉主义的数学哲学 摘要: 本文以直觉主义为线索来阐释后期维特根斯坦的数学哲学,以期有助于对后期维特根斯坦哲学的把握;在另一方面,也是引用后期维特根斯坦的哲学主张为直觉主义提供支持,本文既试图梳理后期维特根斯坦数学哲学,也同时是对直觉主义的简单述评。作者分别评述了直觉主义与后期维特根斯坦关于构造主义、经验主义、实证主义、柏拉图主义、逻辑主义、…

阅读全文

为直觉主义辩护

为直觉主义辩护 摘要: 作者以为直觉主义辩护的视角,阐释了直觉主义在数学哲学和逻辑哲学上的主张。直觉主义的基本立场是:数学是人类心智的创造。直觉主义拒绝赋予任何数学对象以超越心、物之外的超验存在;直觉和创造,而不是证明和演绎,是最重要的数学方法,是数学的生命;数学的意义也与其他科学一样:发现值得研究的问题,触及自然的奥秘和永不停歇地追求真理。在本文前半部分作…

阅读全文

在没有4楼的4楼进行的一场对话

噢,上帝,为什么二加二等于四? ——亚历山大·蒲柏 罗霁:据说在5楼新开了一家书店是吗? 贝仑:是啊。 罗:那我可要去看看。 贝:好,我们现在在2楼,再往上走3层扶梯就到了…… 罗:为什么? 贝:……什么为什么? 罗:我问为什么再走3层扶梯就到了? 贝:……因为现在是2楼啊。 罗:我问的是为什么在2楼往上走三层楼才是5楼? 贝:这……因为……因为2+3=5啦…

阅读全文

如何爱上数学

从未有什么东西,是我曾经爱上而后来又不爱的。哪怕还不是热爱,而只是曾经产生些许好感和兴趣的事也不例外,我的爱好总是越来越多。如大一时对哲学、心理学和转未名湖,大二时对宗教、科学哲学以及背唱藏传密咒。高一时对科普书、武侠书和哲学,高二时对历史学和回合制策略类电脑游戏、高三时对经济学、日本动画片和买书、初中时对物理学、小学时对数学等等。每一项曾经热衷的事都没有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