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下而上的改良

围观方咬韩事件(见我前两篇文章)期间,顺手补了一下传说中的“韩三篇”。不得不说,韩寒还是更适合吐嘈,而不太适合立论…… 不过就对这三个大概念的基本态度上我完全支持韩寒:反对革命、对民主有所保留地质疑、强调并争取自由。 我为什么“反革命”呢?中学的时候,我的确持有某种“素质论”的立场:中国的国民素质还太低,缺乏自律意识,乱起来就不可收拾了。现在当然早就不这么想…

阅读全文

“王道”——至善之路

这篇文章可以接着稍早的这篇来看:自由vs平等——我是一个右派的社会主义者 那篇文章中我表达了对“平等”的某种抵制,作为自由的条件意义上的平等,或者作为争胜的游戏得以展开所必须遵循的平等的规则,这些意义上的平等我当然支持。但仅仅为了平等而平等,把平等作为一个原则,这是我不认同的。 那么既然不拥护平等,就势必要容忍“不平等”咯。不过也未必如此,反对“平等”的一个…

阅读全文

自由vs平等——我是一个右派的社会主义者

上个月发了篇文章谈到两吴聚会的感想,结果招来了一个指责吴彤老师的评论者,在下面交流了若干回合。我倒不是非得给吴彤老师作辩护,毕竟我与他也只有台面上的而没有多少私下的交往,他个人是不是一定无可指摘,我并不敢拍胸脯担保。不过就事论事,只是根据指责者提供的情况来看,我还是忍不住要进行辩护:不只是为吴彤老师,也是为我心目中的研究生导师作某种辩护。 虽然在当时的辩护中…

阅读全文

政治即争执——从无烟校园谈起

北大的门口不知何时起挂起了“本校园是无烟学校”的告示,我曾经还见到保安当真地劝阻叼着烟进门的人。在毒雾弥漫的今天(11月1日)我又注意到了这个告示,顺手写一写观点吧~ 我不吸烟,也不喜欢别人在我身边吸烟。不过我并不支持“无烟校园”。特别是“无烟北大”就更糟了。因为禁烟是与自由相悖的。 吸烟有害,而且会影响他人的身心健康?这也许没错。但关键问题在于:首先,衡量…

阅读全文

阿伦特读书笔记

终于读完了阿伦特的《人的境况》,如释重负。。。做一个笔记吧。。 《人的境况》这本王寅丽的中译本基本来说大概还是不错的,虽然没有照着英文原著比过,不过大致上能够读通意思了,应该不至于有重大的误解。不过问题是她的翻译还是比较生涩的,她在译后记里也写了按“直译”的原则,说“直译已经成为学术著作翻译的一个共识”,因此她也尽量不改变原文语序来表达。这个“共识”我感觉是…

阅读全文

谈谈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最近又开始关心人大代表的事情,首先是缘于看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负责人”“独立候选人”没有法律依据的新闻采访。虽然之前听说了有谁谁谁要参选人大代表,不过并不怎么关心。但看到了这位“法制”工作的负责人的权威解释时,感到惊讶,于是关心了一下相关的事情。 这位负责人的解释让人惊讶,虽…

阅读全文

复兴史官文化——作为宗教体制的史官制度

之前写了“自然史”的论文,写得比较草率,要做的工作还很多,一方面是关于近代西方自然史兴起和史学兴起的内在关联有待于思想史的考察,另一方面历史与自然的关系也值得作进一步的哲学思考。柯师兄提示我看福柯的《词与物》,他的意思似乎那本书将支持博物学的译法,不过我粗略翻来,明显是支持我的思路的。 无论如何,重审译名是进一步思考的基础,如果始终通过博物学去理解西方的自然…

阅读全文

仁者无敌,一些联想

敏感词获得了敏感尔敏感奖,无论如何值得庆祝,可惜中国似乎还是没有一个“公民”获得敏感尔奖。 校内上许多同学又找出去年圣诞节前夕敏感词先生的“最后陈述”来分享,题目叫“我没有敌人”,当然,相关的信息很快都被和谐掉了。 我本该转帖这篇文章,不过为了我博客的安全起见,还是作罢。为了表达纪念与尊敬,我至少在这里引一句话来贴,出处就不注明了,反正任何转帖此文的网址都随…

阅读全文

关于齐步走杂谈

先说一个故事。情况是这样的:话说今天上午去学校囗观方阵训练,在一体围栏外观望,身边一位大概是来北大旅游地大叔拿起相机拍了两张照片,只见一流氓相的人物立刻从老远冲过来喊着让他删照片,那人老实招办后走了。见此情景,我随后也拿出相机拍摄,果然那位老兄马上又冲杀过来,嚷嚷着要我拿出相机删照片。我当然拒绝,于是流氓老兄冲上前来推搡之,好在我块头还算不小,他推不动,于是…

阅读全文

想起“政治天文学”

江晓原的概念。说中国古代的天文学是为政治服务的,天文异变对应着人间的异变,特别是王朝的异变。特别是日食之类的大事件,兆示着危机或失德。帝王须要赶紧检讨,祭告上天,乃至大赦天下,等等。 现代人知道天象是客观事实,甚至可以预言千万年后的日食时刻,那又怎么可能与人间的王朝时运相关联呢?而祭天只是一个空洞的仪式,它还有什么意义? 但事实上现代人并不是拒绝了空洞的仪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