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政治正确(一):政治正确与上帝视角

川普从竞选到上任,一直是中国文化界热议的主题,引发了无数论战和分裂,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立场上,我倒是挺欢迎川普上台的,这不,他上任没几天就放了好几把火,好不热闹。当然,我只想看看热闹,并不想站什么队。 非要说的话,从个人角度我当然是很鄙视川普这个人的,重点倒不至于他反政治正确,而是在于他的反智倾向。但是从做美国总统而言,川普的当选未必更糟。需要注意的是,川…

阅读全文

“必也正名乎”——政治、历史与科学

最近中国的房产续期问题暴露出来,许多人这才发现原本理解的物权法中所谓“自动续期”只是误会,“自动”竟然并不包含“免费”的含义,而且究竟要续多少费也没个准数,温州说要交三成房价续费,然后又辟谣说还在研究。但问题是,如果规则早就订立了,为什么需要等到应用规则的时候,再去研究规则呢?订立规则的时候都做什么去了呢? 很显然,按照常识理解,“自动续期”应该包含“免费续…

阅读全文

比特币:国家的消逝

连着写了第三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这篇写完大致告一段落了。我的闲钱已经基本上投入完了,现在我已经告别坑爹的比特币中国交易平台,投了一个比特币在Mt.gox里摸索着高抛低买,几天后一个币变成0.98个币……有点让人心灰意冷啊……当然我会继续试手,不过也不敢有大的动作了。接下来主要就是持币观望吧…… 之前写的两篇文章还没有触及比特币的真正意义——也就是“媒介即讯息…

阅读全文

秋后算账与论鞋

前几天我在微博上转发并吐嘈了习总的“鞋论”,我爸不淡定了,马上打电话来告诫我小心说话,以免秋后算账。 一般来说80、90后的博客和微博被家长盯上是一件颇为尴尬的事情,我也不能免俗,虽然说我的文字面向任何人,即便是家长和亲戚的围观也不会对我造成真正的压力,不过若说没有干扰也是假话。 不过产生的影响倒未必是压抑,由于我的性格,家长的叮嘱有时候会产生反作用,也就是…

阅读全文

解决问题与体制改革

上篇文章提到专制体制不断要有迫在眼前的危机来克服,以仇恨和战斗为基本的姿态。当然民主体制也同样要不停解决眼前的问题,“解决问题”是治理的常规状态。 然而,不同体制下解决问题的基本范式是不同的,这并不只是一个与时俱进或因地制宜的问题——比如说中国人要解决中国特殊的问题,美国人要解决美国的问题等等,范式差别不仅仅是这种意义上的区别,更包括诸如究竟什么是真正的问题…

阅读全文

灾祸与专制

前些天北京暴雨,非常遗憾我正好回到了上海,错过了这次罕见的盛事、 暴雨成灾后少不了各种指挥得力、团结一心的歌颂,然后又出现捐款号召,我们也见怪不怪了。 捐款号召在网上当然骂声一片,但现实是它毕竟还是会起效的。且不说还有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会乐于捐款,光说那些“先进”的企事业机关单位以及中小学校布置一些捐款任务下去,不知能捞到多少呢。 在评论红十字会的时候我已经…

阅读全文

少年与政治

今天环球时报发了篇好评论,“不应鼓励中学生走上冲突一线”,其中说道: 中学生属于未成年人,他们思想尚不够成熟,但热情高,敏感度高,没什么牵挂和社会压力,因而无所畏惧,爆发力和冲击力很强。他们没有明确的政治利益诉求,也没有稳定的理念,很容易被成年人推着走,或者成为正确社会心理的表达,或者被带往错误的方向。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学生爆发力量最突出的一次就是文化大革命…

阅读全文

中国特色的左派右派

最近经常提起左派和右派,不过总是战战兢兢的,总想补上两句:我不喜欢战队,贴标签是情非得已等等,老是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干脆专写一篇文章来谈一谈我对所谓左派和右派的理解吧。 最初了解左和右的概念应该是在中学政治课上,老师解释说左派是进步、改革,右派是落后、保守。我们这些被中国的填鸭教育洗脑的孩子一开始不是特别能够理解右派的存在,因为在我们看来进步总是好的,怎么会…

阅读全文

“谣言”赞

近日来“谣言”一词又成为热点,一场全面的“反谣言”的“战争”眼看正在打响。在此时反省“谣言”之义是最需要不过的事情了。 在微博上看孙海峰转帖了邓文初几年前写的“谣言九论”,拍手大赞(可以在他博客上最早的一些文章中找到,但似乎有几论已被和谐?)。后又读了卡普费雷的《谣言:世界最古老的传媒》,也颇有所得。自己也随便说上几句吧。 邓文初注意到“谣言”在《辞海》中有…

阅读全文

民主反民本:微博上的一次争论

前些日子在微博上与一位左派学弟进行了一番争辩。我并不是很喜欢给别人扣上右派左派这样的帽子,但确实这次争论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因此我要注明该学弟的左派背景,而挑起争论的我也并不是专门针对他表达不满,而是借机表达了我对所谓毛左的论调的由来已久的反对立场。我曾在“自由vs平等——我是一个右派的社会主义者”一文中表达了我个人的立场,但主要是建设性而非反驳性的。但我也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