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中的人与技术——技术也需“多样性保护区”

上礼拜去新华·知本读书会做讲座,书城杂志和澎湃翻书党都发了记录,整理得都挺好。我在这里转帖来自澎湃新闻的文稿(已授权)。澎湃的整理更好地重构了我的思路,标题党也抓住了精髓。 我原定的讲座题目是“进化中的人与技术:寄生还是共生”,其实是想重点往赛博格方向讲的,不过准备过程中发现赛博格真不太好讲,于是就淡化了副标题,所以澎湃帮我改的标题:“技术也需‘多样性保护区…

阅读全文

写字机器人:教育与技术之争

还是给界面的投稿,发表时标题改为“写字机器人来了,该砸碎还是举手投降?” 最近“写字机器人”横空出世,引起热议。因为它能模仿孩子笔记去完成抄课文、抄生字乃至手抄报等作业,有家长怒而杂碎机器,也有家长举双手欢迎,也想买来帮孩子应付“无聊作业”。 “写字机器人”是新事物,但这件事情反映出的冲突并不新,实质上就是教学内容和技术环境之间的距离,或者说,教育者的理念变…

阅读全文

老年大学不教打游戏吗?

今年春节,我和爱人照例回家陪伴父母,今年比较特别,一方面我们去年终于办完了婚礼(法律上早结了,但仪式上刚办完),让父母们卸下了心事,另一方面他们也正好接连进入退休生活了。 我爸妈名义上早退休了,但实际一直都还在经营自己的门面,去年他们终于把店面租出去,自己放手享福了。岳父退了二线,岳母也刚刚退休,都在走进退休生活。 我爸妈比较想得开,说趁跑得动先全世界旅游一…

阅读全文

从三聚氰胺到论文查重,毫无意义的检测攻防战

即兴给界面的投稿,中午刚写完,下午就发布了~ 最近翟天临事件,让“知网”及其查重技术火了一番,网友们自发帮翟天临的论文进行查重检测,发现重复比高达40%,导致翟的学霸人设崩塌。 我并不关心翟天临的人设危机,倒是想蹭个热点,谈一谈我对论文查重技术的看法。 查重技术已经流行了好些年了,我一直都持有批评和警惕的态度,但无可奈何的是,这一技术还是日益流行起来。上个学…

阅读全文

技术时代伦理学如何迎接未来【四评】

这篇还是发表在界面上(转载请与界面联系),但不是约稿,是我随手写完投给他们的,反馈是质量比前两篇差了,这可能是我这篇的写作过于散漫的关系,也可能与我这篇文章面对的问题更加纠结,观点也更加中庸的关系。不过他们还是把文章发了,但改动非常大,题目变了(科技进步真的可以剪裁人类的价值偏好吗?),贺建奎的主题也去掉了了(别问为什么,问就是中国特色),我又给生搬硬套加入…

阅读全文

优生学合理吗?——迟到的审判【三评】

19到20世纪之交,随着达尔文进化论的流行,“优生学”在欧美多个国家陆续兴起,各国采取各种强制性或鼓励性的节育政策,鼓励一部分人(健康的、高智商的)多生,同时抑制另一些人(患病者或者低端人口)的生育。 直到在纳粹那里,优生学与种族灭绝联系起来,终于声名狼藉。所以在二战之后,国际社会除了审判纳粹的罪行之外,也都纷纷取消了优生政策。随着20世纪后半叶各种平权思潮…

阅读全文

“恩赐”的消逝——二谈贺建奎事件

界面的约稿(转载请与界面联系),发表时改名为“基因技术与人类感恩和敬畏心的消逝”,内容没怎么改。 据说我妈怀我的时候,为了让我皮肤白一点,不知道从哪听来了偏方,天天吃西瓜。结果这偏方显然没啥效果,吃了几十只瓜还是把我生得又黑又壮…… 想要孩子生得聪明、美丽、健康,这是每个父母的愿望。为了孩子更好地出生,父母也愿意做许多事情,找偏方或合理饮食,“封山育林”,定…

阅读全文

“甩锅”才是贺建奎事件暴露出的最大危险

中国科学报的约稿,发表于2018-12-04 第1版 要闻,发表时题目改为“谁该为贺建奎事件担责”,内容也有一些润色,我这里贴原稿。 最近,两位基因编辑婴儿的诞生震惊了世界,也让科技伦理问题进入了公众视野。 近年来,中国科技发展迅速,在许多领域已经与国际接轨,甚至达到国际一流水平。但贺建奎事件暴露出来,我们在科技伦理领域仍然远远落后,相关监管制度完全欠缺或形…

阅读全文

AR眼镜与“缸中之脑”

我的博士生姚禹最近在讨论班做了报告,讨论了从现象学角度对普特南“缸中之脑”思想实验的重构。题目是他自己选的,我感觉可以做,但对他实际做出来的东西我很不满意。我的批评就不在这里复述了,我在这里简单记一下我对“缸中之脑”的理解。 首先普特南之所以提“缸中之脑”这个思想实验,绝对不是为了重新提出一套“外部世界怀疑论”,在怀疑论的意义上,缸中之脑并没有什么新奇之处,…

阅读全文

公平与效率的平衡——智慧城市能解决北京“难”站吗?

本文是命题约稿,发表于《中国科学报》2018年8月13日第7版,标题改为治理北京“难”站难在哪,略有修改。下面贴出原稿: 最近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都报道了北京南站成“北京难站”,重点曝光了黑车多,打车难等现象,引发了热议。坐高铁的都到了天津,送站的还在排队等出租呢。这种糟糕的服务条件当然与北京南站的硬件水平不能匹配,也与北京的国际化大都市的形象相去甚远。 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