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与德性伦理

黑熊的事最近闹得火热,我也来表表态吧~ 简单来说,在道德上,我反对活熊取胆。至于归真堂上市与否,我认为是另一回事,相关的法律框架我不了解。 为什么要反对活熊取胆,常见的争论都集中在熊疼不疼的问题上,但我觉得这倒是次要的问题。如果给熊注射某种毒品,让它们不但无痛,而且取胆上瘾,难道就没问题了吗? 功利主义以及在功利主义基础上形成的主流动物伦理都倾向于以“快乐度…

阅读全文

女仆咖啡厅与“职业道德”

因为方咬韩事件的刺激连写三篇文章,也算够本了,韩寒既然也宣布停笔不谈了,我也到此为止吧。于是这篇文章是接着更早的“王道”一文写的,大家可以跳过之前的三篇文章,我们接着谈“道德”。 我们说王道就是至善之路,而至善无非就是“最好的生活”。但就传统意义上的君王而言,其王道只是提供某一种最经典的,或最一般的形式。但是实际上,人们追求的生活往往是特殊的:不仅仅是“做个…

阅读全文

“王道”——至善之路

这篇文章可以接着稍早的这篇来看:自由vs平等——我是一个右派的社会主义者 那篇文章中我表达了对“平等”的某种抵制,作为自由的条件意义上的平等,或者作为争胜的游戏得以展开所必须遵循的平等的规则,这些意义上的平等我当然支持。但仅仅为了平等而平等,把平等作为一个原则,这是我不认同的。 那么既然不拥护平等,就势必要容忍“不平等”咯。不过也未必如此,反对“平等”的一个…

阅读全文

从技术代码到德性伦理学:Table或Div?——从铁道部订票网站说起

铁道部终于推出了网上订票系统,就这一点还是值得鼓励的。当然把网上订票的预售期提前两天这一做法值得商榷,这对于农民工等缺乏上网条件的弱势群体来说不太公平。 我已经在这个网站订了三次车票了(前两次是去冬至会议的来回),每次订票都遇到过这样那样的问题,在冬至会议完全还在车票淡季的时候也碰到了数次网络故障,显然这种故障并不完全是访客太多的缘故,网站本身的设计可能也存…

阅读全文

阿伦特读书笔记

终于读完了阿伦特的《人的境况》,如释重负。。。做一个笔记吧。。 《人的境况》这本王寅丽的中译本基本来说大概还是不错的,虽然没有照着英文原著比过,不过大致上能够读通意思了,应该不至于有重大的误解。不过问题是她的翻译还是比较生涩的,她在译后记里也写了按“直译”的原则,说“直译已经成为学术著作翻译的一个共识”,因此她也尽量不改变原文语序来表达。这个“共识”我感觉是…

阅读全文

媒介与“知识”的外在化

回应网友问题:知识为什么会从“德性”变成了“力量”。有没有可能从媒介的角度来揭示这一转变的根源? 这个问题好~ 还真是可以从媒介角度来揭示的。 知识之显示的媒介,大致来说,从口语时代,到抄本,最后到印刷书。那么口语时代,显示知识的唯一或主要的途径就是言说,在演讲或争辩活动中知识得到显示。在这种情况下,可想而知,知识的显示总是关系着某些具体的个人,在交流和聆听…

阅读全文

认识你自己,凡事勿过度——王一方讲座感想

科学高速发展,人类在求知之路上飞速前进,但这种发展是否需要制动机制,是否需要对科学进行“否思”?这是王老师提出的问题。科学是否需要伦理的约束?“正确”之外是否还有“正义”的规范? 当人们讨论科学的伦理约束或社会责任时,往往是针对科学家的个人行为。当然,科学家作为一个公民,作为一个社会人,和任何职业者一样,在其工作和生活中当然要受到相应的社会的、伦理的约束。这…

阅读全文

寒假随笔之三、意志与责任

话说康德伦理学包含非常强硬的义务观念,比如说“不能撒谎”,这一条律令是一种绝对的义务,就算是一个一个凶手询问你你的爱人在哪里,你知道说不撒谎骗他走的话你的爱人就将被杀掉,你还是不能撒谎。道德义务就是那样强硬。因为无论如何,杀人是杀人犯的过错,而撒谎是你的过错,无论有没有杀人一事,撒谎总是错的。如果你的爱人恰好出现于你谎称的那个地点呢?她的被杀是不是也有你的责…

阅读全文

我为什么需要伦理学?——一本与众不同的伦理学普及读物

这是篇用于投稿的文章,尽管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自发自愿的投稿(见http://yilinhut.com/2008/09/21/2750.html),不过仍然是写得很别扭。而且由于未曾约定字数,写得明显过多,如果发表在其它媒介的话肯定也是截取片断,这就要看编辑的妙笔了。不管发表不发表,在博客上还是把原文贴出,在正式版发表之前请勿转载。 我为什么需要伦理学?——一本…

阅读全文

[西]费尔南多·萨瓦特尔:《伦理学的邀请》——★

[西]费尔南多·萨瓦特尔:《伦理学的邀请》,于施洋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9月,20元——★ 对稍早前出的《哲学的邀请》(见http://yilinhut.com/2007/11/01/1070.html),我的评价就很高,该作者更著名的这本《伦理学的邀请》也是期待已久,前些天终于上市,买下后花一个多小时就读完了.确实不错,值得推荐. 这本书封面上方印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