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智与爱国

昨天两吴门聚会,(北)吴老师喝多了大发演讲。和他在其它场合喝醉不同,他说了许多只有在门生面前才会说的话。吴老师提到在他有生之年他一定会PUSH我们,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但不要指望吴老师活太长,要在十五年内混出名堂……(虽然吴老师说醉酒就是讲逻辑,不过其实在逻辑上还是有些问题的)最后吴老师讲到希望学生要有为天下劳苦人民谋福利的精神,要有这种忧国忧民的关切。 的确…

阅读全文

科通第二次作业点评(论哥白尼体系的革命性与保守性)

前一阵忙开会,办这会太耗精神了,现在都没缓过来……不过积压已久的科通第二次作业必须改好了。我已经看了一遍作业,挨个进行了批注,有些批注得很少,普遍性的问题还是在这里统一讲一下。 首先必须再强调一下注释规范问题。上次我只是对部分同学在回复中直接提了注释规范的问题,另一些注释不规范的同学我都没有直接批评。而是在统一的点评文章中我写了相关的提醒,可惜是放在了最后,…

阅读全文

交流为主,学术为辅——科史哲论坛小结

第2届北京科史哲研究生学术论坛在上周末终于忙完了~ 开完论坛后补觉+折腾了两天博客作为调剂,到现在才开始写总结。 我是筹办这次论坛的主要负责人,我最主要的工作是联络各校同学,号召征稿和主持审稿等。同学们在一开始积极性都不高,都是直到最后时刻开始大量来投稿,搞得我最后半个月简直快发神经病了…… 当然吴宁宁和刘平在后期帮了大忙,吴宁宁负责采办会议赠品和印制资料,…

阅读全文

科史哲会议手册引言

本届论坛得到了北京地区各院校同学和老师们的大力支持,同学们参与热情很高,在此我谨代表会务组向所有以各种方式参与我们论坛的同学和老师们表示感谢! 由于大家的热情支持,最终收到的投稿有80篇之多。但最终能够在会场报告的只能有二十多篇,而剩余的文章也不能全文刊印(只印摘要),若有辜负了各位投稿同学的热情,只能表示遗憾了…… 虽然有那么多论文,不过本次论坛仍然没有设…

阅读全文

印刷术、自然史和现代科学的诞生

引论 本文试图提示出标题中三样事物之间的某种关联——印刷术的发明、自然史的复兴和现代科学的诞生这三桩事情有何关系?它们是否有着某种深刻的关联,以至于要理解现代科学乃至“现代性”的本质,我们必须着手追究印刷术的影响? 这三桩事情中,印刷术在欧洲出现的年代最为明确:1440年代德国美因兹的古登堡发明了活字印刷术。无论中国的印刷术是否间接影响了古登堡的发明,但现代…

阅读全文

大学是公共领域吗——再谈公开成绩和公开评点作业

又到了科学通史改作业的时间了。这门课历来有公布成绩的传统,这次应该也不例外。当然,我似乎越来越心软了,对于糟糕作业的严厉吐槽,可能更多转入私下而未必实名公布吧,但是优秀的同学一定还是要公开表扬的。 去年我解释过:为什么要张贴成绩?最近读完阿伦特后,不妨对当时的说法做一些进一步的诠释了。 据说美国的大学非常讲究“隐私”,个人的学习成绩之类的信息是千万不能泄露的…

阅读全文

养马岛会议之游记

  第五届全国现象学科技哲学会议刚刚在烟台养马岛落幕。这次会议似乎安排了专人负责记录,不过吴老师仍然要我写一份会议记录,当然我自己本来也就想写一写的。更重要的是,有多位老师当面对我去年的游记表示赞许,并希望我今年再写,这让我倍感鼓舞。尽管我的记录以批评和吐嘈为主,但老师们的确心胸宽阔,能够容纳我大放厥词的行为。 今年的报告人数最多,报告仍然分为有点…

阅读全文

关于“知识改变命运”

最近看到南方周末一篇文章“穷孩子没有春天?——寒门子弟为何离一线高校越来越远”,最近几天和家人和亲戚吃饭,也经常提起类似的话题。今天提到,复旦大学明年有可能完全取消高考裸考的生源——也就是说必须通过自主招生等方式考入才行。这种举措当然会进一步加大贫困地区学生考入一线大学的难度&mdash…

阅读全文

网络需要学术,学术需要网络

前一篇文章提到学术应当主动面对网络化,另一方面,网络也需要学术。学者通过对网络媒介的主动介入,一方面将拓展学术发展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也将为网络技术的发展带入独特的元素。 在更早前关于网络的随笔中,我引到纽尔•卡斯特的历史回顾——“因特网文化”包含有四个层次:追求知识、崇尚卓越的技术精英文化;向往“自由”和玩耍的黑客文化;提倡分享和实用的“虚拟共产主义者”;以…

阅读全文

为什么要创建这样一个论坛

这个新开通的“科史哲论坛”是将在今天11月份举行的“北京地区科史哲研究生学术论坛”的一部分。 这个研究生论坛是去年创办的,去年由清华主持操办,今年则轮到我们主持。于是,总负责的重任就落到了我的头上。 作为一个宅男,我向来不擅于组织事务,更不擅交际,当然在吴老师门下特别擅长社会活动的组织能手向来比较匮乏,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来接手了。好在去年清华的朋友们已经为我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