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作为学位论文的假想敌——学术论文杂谈

在北师大度过了博士后的第一个学期,除了田老师每周的写作课外基本没有参与什么活动,存在感为零,想想确实不太像话,于是在田老师提示下,前两周参与了教研室硕士开题和博士预答辩等活动,刷了刷存在感,同时也了解了一下北师大科哲专业的风格和路数。 听着各种答辩报告,越来越觉得吴老师的教导很重要,特别是对“二手文献”之重要性的强调。很多同学(当然这不只是北师大学生的问题,…

阅读全文

开课提纲:学术研究导引

前面说我下学期准备在北师大开两门课,一是公选课科学通史,第二门准备开一门专业课。不过北师大哲学系的专业课不能随意新开,必须只能认领预先制定的教学计划中已有的课程,而大多数课程当然都被各个老师领好了,只剩下两门半分的课程无人认领,于是我就选了这门“学术研究导引”。 这门课虽然看似鸡肋,不过我感觉还是挺有意义的,其实很多本科生乃至研究生都不会写规范的学术论文,至…

阅读全文

博士论文后记

6月1日终于完成博士论文答辩,总算放下一桩大事,该逐步重建荒芜已久的博客了。先写两句答辩后的随感吧。 我的博士论文没有添加“后记”或“致谢”,直接是在结语的最后一段以反身考察的形式嵌入了一段对吴门师友的感谢。这一方面是我论文“自我缠绕”的设计,另一方面也是我不太想太刻意地在论文最后抒发一段感情。 之所以论文需要有致谢的环节,在我看来,主要是为了表达对口语环境…

阅读全文

年轻人为什么要出书——从《声西击东》说起

最近何怀宏老师给一位大二学生的著作写书评,引起热议。何老师对《声西击东》一书所展示的哲学视野和现实关怀表示肯定,但也并非一味捧杀,而是提出了一些中肯的批评,他指出了韩乾同学一些学术概念方面的问题,也对该书的文体提出了看法:“作为学术论文,也还可以比现有的文章有更细密的分析论证和更严格的形式要求,而如果是评论,则可以更为犀利和生动有力。如果作者能够善用两种文体…

阅读全文

关于版面费

投稿到现在,虽然小文章和书评发了不少,正儿八经的论文的发表情况还是比较堪忧,关键还是我太不上心了吧,就是在几个时间点的时候比较热心地“多稿多投”投了一批稿,大部分时间基本上放任不管。 不过我有两篇论文都因为版面费的问题而在确定刊用后被退稿了,这里的情况值得我说明一番。也许你会猜到我因为高傲固执之类的缘故拒付版面费结果被退稿,但实情要复杂得多,事实上我支持“版…

阅读全文

关于延期毕业与找工作

上次写芒福德论文的时候我贴了个写作计划,按照一月一章的进度,显然我得到暑假之后才可能大致完成论文,至少要在2014年春季才能毕业,也就是说,我已经决定延期半年了。 虽然我也想争取博士三年毕业,但最终还是选择延期,这虽然是早已预见的事情,不过还是值得在博客上交待一下~ 延期的理由首先当然是为了更好地完成论文,当然之前如果再抓紧一点,三年时间应该也是足够的,不过…

阅读全文

我的写书计划

昨天聚餐时提到出书,据说某些地方出一本书抵三篇论文,有些地方啥都不抵,不过无论如何也算一项业绩吧。或许对我来说出三本书要比发十篇论文更轻松些,因此如果靠写书能赚业绩的话也算好事了。 当然,我确实是乐意写书的,倒不光是为了业绩。虽然说在我看来未网络时代的哲学文本可能就是以博客形态为主体了,正如印刷时代的学术以印刷书为主要载体那样。但是并不意味着旧的媒体就此消亡…

阅读全文

西学为体,中学为用

 之前提到要写一写“为什么学习西方”,便想到“西体中用”这个词儿。网上一搜,原来早有李泽厚先生提过了。他把“衣食住行”解释为“体”,他所谓的西体中用指的是“现代化的‘西体’‘用’在中国这块土地上”。 李泽厚先生的一些说法很好,不过我的思路与他不同。黄仁宇先生似乎也提过“西体中用”,但似乎更加笼统。 我要说的“西体中用”,并不只是“西方之体用于中国”的意思,而…

阅读全文

期刊在何处保守?——投稿小记

前些天(二月底到三月初),我一口气给9家核心期刊投出了12篇文章,其中包括个别书评和本科时期的论文。一开始先投了几篇较新、较重要的论文,但没有好好改格式,后来陆续投出较老的论文,倒是好好改过了格式,但文本上的修订也不多。就此而言,我投稿的诚意还不太足,毕竟对于投稿一事骨子里还是不太情愿。但既然要混入学术圈,就要投稿,既然要投稿,就还是认认真真地投。因此,无论…

阅读全文

从技术哲学出发解读媒介环境学(博士论文开题计划)

“媒介环境学”(media ecology[1])是20世纪后半叶在北美兴起的,它奠基于以英尼斯和麦克卢汉为代表人物的多伦多学派,1970年尼尔·波兹曼在纽约大学创建了媒介环境学博士点。直到1998年,以纽约学派为中心创建了“媒介环境学学会”。 注意到,媒介环境学不仅是一股新兴的思潮,而且试图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建制。于是,我的论文之所以以媒介环境学为研究对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