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如何塑造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上课

起床吃饭如厕,然后应该是穿衣、下楼、骑车等等环节,这次有同学点播,我就先跳到后面“上课”来讲。另一个关键是我这次课前状态不佳,“上课”正好是不怎么准备可以随便讲讲的内容。这部分讲得比较散漫,只是记录,不推荐阅读。 下一次就是最后一次课,可能再跳回来讲讲骑车,但主要是自由交流了。 一、截面 上课这个活动比较复杂,一个典型的上课场景中包含无数技术环节,我们只能简…

阅读全文

胡翌霖的招生启事

追随吴国盛老师,我非常幸运地进入清华大学任教,上个月刚刚成为人文学院的助理教授。 目前我还隶属于哲学系,等吴老师筹建的科学史系正式挂牌之后,便也属于科学史系(其实我很希望仍然和哲学系保持联系)。 清华引入美国的tenure track制度,制定了准聘—长聘制度,我这个助理教授当然是属于准聘,合同三年一签,最后非升即走,压力不小。但新制度对于青椒也有些好处,除…

阅读全文

我的科学史系课程计划

吴老师的建系大计进行顺利,正式挂牌大概快了,已经开始谋划下一阶段的课程设计等问题了。我自己对开课也有许多想法,这也是我希望入职大学而不是研究所的本意。 我更乐意开设本科生课程,特别是在北大清华等本科生源最为优秀的顶级院校。本科生可塑性更强,对新知识更加开放,教起来更有成就感。而科史哲专业的研究生大多也是半路出家,论专业基础并不比一般本科生高多少,所以我一般基…

阅读全文

悼念叶秀山老师

叶秀山老师去世了,在教师节之际,写一点文字以作纪念。 叶老师与我有两层关系,首先他是吴老师的导师,也就是我的师公,另一层关系是,叶老师是我大学第一门哲学课即哲学导论课的老师。辈分上的关系并没有多少直接的感受,叶老师在我记忆中的形象主要还是哲学导论课建立起来的,听到噩耗后我满脑子浮现的都是他掐着兰花指念Da~sein的画面。 当年的哲学导论课我公然在网上论坛与…

阅读全文

“我们”的杂志,“共同”的青春——《共青苑》纪念稿

本科的时候我曾经担当北大哲学系《共青苑》杂志的主编,出的是第40期,那时候正好是《共青苑》第15年。 后来20周年的时候据说要做纪念刊,邀请我写了一点文字。今年是25周年,又要做纪念刊了,我这位老师兄又被挖出来做了采访,也请我随便写些文字。面对师弟师妹们的请求,我一般都是来者不拒的,这次也不例外。 关于我主编《共青苑》的经历,在采访时已经说过一些,也没多少可…

阅读全文

关于小班教学

我曾经主持过“科学是什么”这门课附属的小班讨论课,当时也曾谈过相关的经验和想法。不过也说得不多。最近似乎北大元培班希望全面推广小班教学,吴老师希望我再系统整理一下相关的想法,于是我在这里再写一篇。 形式 所谓小班教学,在这里主要是指作为大班教学附属的由助教主持的小班讨论课这样的形式。而且不同于一般理工科基础课程所附属的“习题课”,我们在这里谈的小班教学更多地…

阅读全文

科学通史讲稿7:中世纪与基督教科学

讲完阿拉伯和中国,我们再回到西方,谈一谈中世纪科学。 关于中世纪,我考虑是不是多讲一些花两次课来讲,因为在传统上对这一时段是较为忽视的,大家可能了解得很少,但这一阶段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要讨论现代科学为什么没有兴起于阿拉伯或中国,一方面我们要谈阿拉伯和中国缺了些什么,另一方面也必须搞清中世纪欧洲到底有些什么。 这次课我们主要讲中世纪的大学以及基督教对现代科…

阅读全文

科学通史讲稿(导论)

课程安排 2015年春季学期,周三晚18:00-19:40,生四教室已换到教八306上课。   上课要求:不需要背记,不需要计算,对学生的知识储备也没有特定要求,只要求自由阅读和独立思考。   考核要求: 课堂出勤及讨论表现:20%;(基本白送,积极提问和参与讨论有加分) 读书报告:30%;(在推荐的阅读书目中自选,也可以选择其他自己喜欢…

阅读全文

导师作为学位论文的假想敌——学术论文杂谈

在北师大度过了博士后的第一个学期,除了田老师每周的写作课外基本没有参与什么活动,存在感为零,想想确实不太像话,于是在田老师提示下,前两周参与了教研室硕士开题和博士预答辩等活动,刷了刷存在感,同时也了解了一下北师大科哲专业的风格和路数。 听着各种答辩报告,越来越觉得吴老师的教导很重要,特别是对“二手文献”之重要性的强调。很多同学(当然这不只是北师大学生的问题,…

阅读全文

谈公务员

说好的每周2时评+2书评被例行拖延症拖了一周,从今天开始正式发力。时评和书评可能篇幅很短,主要是为了保持写作状态,搁置已久的会议游记也将在这几天内搞出来。 今天是公务员国考的日子,据说今年的报考人数达到5年来最低,这或许是因为公务员待遇的下降,也可能是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有想法,或者现在的家长们越来越开通,总之这是件好事情。当然,实际的情况也许不容乐观,所谓报…

阅读全文